艾佟《王的下堂后》【遇見貴公子之四】

出版日期: 2010年10月1日

他是霍氏第三代唯一的男丁,被當成帝王伺候的King,
因為傳宗接代的壓力,他親自挑了一個看起來聽話順眼的新娘,
沒想到他溫順沒主見的妻子竟主動提出離婚,
結束了這場不到一年的婚姻,他從沒想過會再和她有什麼交集,
誰知再見面時就目睹了她強悍索取贍養費的衝擊畫面,
她的大方勇敢和他印象中唯唯諾諾的柔弱形象不符,
他好奇她究竟瞞了他多少事,尤其是那個叫他爸爸的小女孩
不管她怎麼否認孩子和他的關係,他都不可能不管她們母女,
他每天準時下班,陪她們吃飯,假日帶她們去踏青遊玩,
成功擄獲小丫頭的心,也見識到她自然率性的一面,
她毫不做作的樣子性感嬌媚得讓他開始後悔和她離婚,
即使家人安排再多名門千金讓他挑選他都提不起勁,
既然他根本不想離開她,那就順從自己的心意,
在他的「選后宴」上公布他們復合的好消息……

第一章

  一個男人“左擁右抱”十幾個女人,而且她們一個個比花嬌比花豔,教人見了是又羡慕又嫉妒,再瞧他那副君臨天下的王者之姿,乍看之下,竟有一種他在“選妃”的感覺。

  可惜,眼前這群女人不是待選的妃子,他不便直接一句“Shut up”叫她們保持千金小姐應有的形象,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飯店的咖啡廳,人來人往的,這樣毫無節制的聒噪不休,難道不怕嚇壞人嗎?

  這群女人到底是誰?

  “小擎,上一次的婚姻讓你受了一肚子的窩囊氣,害你到現在還忘不掉,我們都可以理解,可是你年紀也不小了,霍家的未來全部寄託在你身上,你應該重新考慮終身大事了。”

  “對啊,你再不結婚,人家會以為你還在留戀那個不識相的女人。”

  “我們都知道你早把那個女人忘得一乾二淨,可是外人不知道,相信你也不願意人家說你對那個女人念念不忘吧


  “這次我們可以擴大選妃的物件,所有入選的名媛淑女都是上上之選,保證讓你挑到一個比那女人還出色還漂亮的老婆。”

  “不放心的話,你可以事先審核過濾,奶奶已經讓對方把相片準備好了,看不上眼的剔除,瞧對眼的就留下來,我們會包下飯店的宴會廳,安排你和她們一起吃飯聊天。”

  “如果一次不夠,可以安排第二次、第三次……直到你挑到滿意的物件。”

  “對對對,這一次我們不急,慢慢來,上一次的失誤絕對不會再發生了。”

  “沒錯,這次我們會嚴格把關審核,絕對不會再讓那種‘平民級’外加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頭混入其中。”

  從她們的言詞,不難猜出她們是跟他擁有相同姓氏的霍家千金。

  說到這群姓霍的女人,他應該先自我介紹一下,他是霍天擎——“元新集團”的接班人,霍家第三代唯一的男丁,從小生活在女人堆當中,被她們當成帝王小心翼翼的伺候,朋友因而戲稱他為“King”。

  其實King還有另外一層含意,這表示他在房地產界無人匹敵的地位,因為他對房地產獨到的投資眼光,讓原本只是朋友之間的昵稱變成大夥兒對他的稱呼。

  可想而知,他這位人人眼中驕貴無比的王者多有女人緣,求學時期,甚至還有女人脫光衣服偷偷爬到床上等他,想誘惑他,不過諷刺的是,他卻被自己的皇后離棄了。別說他覺得顏面無光,就是家人也無法相信霍家會遭遇如此難堪的事情,她們只能說那個女人八成得了不治之症,自知在霍家混不下去,還是早早識相走人。

  他也曾經有過這種想法,懷疑她莫非真有什麼難以啟齒的疾病,否則哪有人捨得放棄到手的地位財富?

  至今,他還是無法接受喬媺晶離婚的理由——她無法勝任霍家少夫人的角色。

  沒錯,這是事實,霍家的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燈,如果不想被她們的口水淹死,至少要懂得撐傘提防一下,偏偏她是一顆毫無反擊能力的軟柿子,很難在霍家生存下來,可是她太輕易放棄了,這有違人性貪圖富貴的基本天性。

  終於不到一年就提出離婚,連一毛錢的贍養費都沒有爭取,還有……她留給他的疑問太多了,害他到現在還會忍不住想起她。

  “小擎,說說看,你對這件事情有什麼想法?”

  “是啊,有什麼想法可以說出來,譬如你想在山明水秀的地方選後,我們可以計畫來一場高爾夫球之旅,或是登山之旅。”

  “我有同感,雖然飯店的宴會廳比較優雅正式,可是待在戶外,互動的機會比較多,對彼此的認識也比較深。”

  “還是說你有更好的主意?”

  “奶奶說了,你想怎麼辦就怎麼辦,總而言之,這一次一定要找到一個真正可以匹配你的Queen。”

  “沒錯,元新集團未來總裁夫人不但要有臉蛋身材,還要有家世背景,像喬媺晶那樣的失誤絕對不會再發生。”

  她們是在問他的想法嗎?在他聽來,她們都安排好了,A方案不好,改用B方案,B方案不行,改用C方案,C方案再不行……

  不管她們準備幾個方案,他只有一個想法——最好不要結婚,這個世上絕對沒有一個女人可以忍受她們那一張張比刀劍還恐怖的嘴巴。

  兩道如墨般的劍眉忍不住往中間聚攏,他實在受不了她們比麻雀聒噪的聲音。“夠了,你們都別說了,我離婚四年不到,不想這麼快又陷進去了。”

  “你都三十三了,再晚個幾年結婚,等到孩子出生,你都四十了。”

  “我們霍家的香火全仰仗你,你的終身大事不可以再拖下去了。”

  “奶奶已經年過八十,沒有太多歲月可以慢慢等。”

  “就是啊,奶奶說沒有看到你娶妻生子,她會死不瞑目,難道你希望奶奶死不瞑目嗎?”

  “奶奶說什麼事都可以依你,唯獨這件事情,你一定要順著她的意思。”

  “奶奶總是說對不起霍家,如果當初為霍家多生幾個孩子,說不定今天霍家第三代就不會只有你一個男丁。”

  奶奶為霍家生了五個孩子,這還不夠多嗎?這只能怪他父親和叔叔,他們也連生了五個孩子,可是除了他,全是女娃兒,而三位姑姑的孩子們也沒有男孩子,奶奶就是想討個外孫從母姓的機會都沒有,只能自責當初為什麼不多生幾個。

  “小擎,大姊求你,只要你願意結婚,什麼物件都沒有關係。”

  “是啊,奶奶也說了,她不在意孫媳婦的家世背景,最重要的是你喜歡。”

  “沒錯,只要你有物件,我們可以不辦選後宴。”

  他舉起雙手喊停,看來如果不讓她們帶個滿意的結果回家,今天他是別想抽身了。“OK,你們把相片準備好送來給我,看過以後,我再來決定吃飯的時間。”

  瞪著攤在吧臺上的相片,霍天擎揉著抽痛的太陽穴。這些女人有必要這麼著急嗎?不到三天,相片就收齊交到他手上,難不成怕他反悔?

  他確實討厭那種場合,可是說到做到是他的處事原則,就如同昔日的君王金口玉言,說出口的話絕不反悔。

  早來,晚來,終究要來,速戰速決也沒什麼不好,問題是……

  “今天是什麼大日子?平時三更不到,絕不可能得到你的召喚,今天竟然中午十二點接到你的電話,真是稀奇!”婁晙一手搭上霍天擎的肩膀,屁股同時往隔壁的高腳椅一坐,就在這時候,他眼角不經意瞥見攤在吧臺上的相片,雙眼頓時張得像銅鈴似的。“咦?這是幹麼?”

  霍天擎冷冷的抽動唇角。“這些是要送進宮,等著君王挑選的使女。”

  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婁晙調皮的對他擠眉弄眼。“我都不知道你這麼幽默!”

  霍天擎、婁晙、邵軾齊和莫霽雲是在哈佛讀書認識的至交好友,因為同為富家公子,再加上俊美出色的外貌,被同學們封為“貴公子美男團”,不過他們總是笑著說,四人之中唯有一人可以稱為真正的貴公子,那就是莫霽雲——出生在中東阿拉伯海上的石油王國葉來,擁有親王血統的王子。

  “你來挑吧。”他無意為了這種小事驚動好友,可是既然要選另一半,免不了將她們跟他的那位“下堂後”比較


  客觀評論,這些候選人都比他的前妻美豔動人,可是看過去就忘了,沒有一個記得住……他有一目十行的記性,偏偏女人的長相就是沒辦法留在他的腦海,看了就忘了,難怪挑了大半天沒個結論。

  “你瘋了嗎?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我,難道不怕我幫你挑到刁蠻千金之類的麻煩人物嗎?”

  “無所謂,你先挑出十個順眼的交差。”

  婁晙恍然大悟。“原來你只是想交差啊!”

  “我不急,她們急,只好先給個交代,不過如果可以在選後宴上遇到滿意的物件,我倒也不介意,這麼一來皆大歡喜,我解決終身大事,她們也不必再擔心霍家的香火斷在我手上。”

  “你對終身大事太過隨便了。”

  “這會隨便嗎?她們可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

  “亮晶晶,你不要太過份了!”

  驀地,一聲怒吼劃過悠閒慵懶的酒吧。

  亮晶晶?你看我,我看你,霍天擎和婁晙同時饒富興味的勾唇一笑,然後雙腳輕輕一滑,連人帶椅的轉身看熱鬧。怎麼會有人取名“亮晶晶”呢?

  “顧大雄,不要這麼激動,氣壞了身子,吃虧的可是你哦!”

  顧大雄?霍天擎和婁晙同時摀住嘴巴,以免爆笑出聲。這個男人的名字也是一絕,他父母大概很喜歡哆啦A夢吧


  “你以為我是冤大頭,會傻乎乎的讓你敲竹槓嗎?”

  這位顧大雄先生看起來好像想撲過去扭斷亮晶晶小姐的脖子,不過,這位亮晶晶小姐還是老神在在的模樣。

  “你是沒腦子的年輕小夥子嗎?難道你以為遺棄妻女不用付任何代價?”

  霍天擎微蹙著眉,這個聲音越聽越熟悉,好像是……他兩眼瞪得又亮又直,真的是她嗎?

  “那個小丫頭不是我的孩子!”

  “我懶得跟你爭論婉兒的親生父親是誰,既然你想要跟外面的女人雙宿雙飛,你當然得把孩子的養育費吐出來。


  “如果我不願意呢?”

  亮晶晶小姐優雅的抬起手,檢查修剪漂亮的指甲,不疾不徐的道:“我忘了告訴你嗎?我手上有許多有趣的東西,相信你的老闆會很感興趣。”

  霍天擎再瞠大雙眼,瞧仔細一點,沒錯,這個女人確實是喬媺晶——他不曾放在眼裏的“皇后”,直到那一天她毫無預警的提出離婚,她成了他的“下堂後”,卻從此教他“念念不忘”。

  然而她的樣子雖然和喬媺晶相同,個性卻截然不同……單看她散發出來的氣勢,他就可以認定她絕非記憶中那個唯唯諾諾的喬媺晶,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你這個女人竟然威脅我!”顧大雄先生氣得已經越過桌面,拳頭甚至舉起來了,可是對面的人完全沒把他放在眼裏,坐得又直又挺。

  “你可不要含血噴人,你假藉工作之名天天加班,最後加班加到屬下的床上,還把人家的肚子弄大了,現在想遺棄妻女,你的老闆當然有義務負起責任啊。”喬媺晶笑盈盈的推開他的拳頭。“說不定你的老闆還嫌我們的要求太少了,贍養費從一百萬增為兩百萬,每個月的生活費從一萬五提升到兩萬五,意下如何?”

  “……好,算你狠,跟律師約好時間之後,傳簡訊給我。”顧大雄倏然站起身,轉身便要離開。

  “等一下,顧大雄,不要忘了付酒錢。”喬媺晶指著帳單。

  顧大雄咬牙切齒的抓起帳單離開。

  “王八蛋,你真以為全世界的女人都這麼好欺負嗎?太小看女人可是要付出代價的!”輕哼了一聲,她像是來這裏喝下午茶似的拿起前面的調酒淺啄,反正錢都付了,當然不能浪費這杯調酒。

  “我想應該是眼花了,那個女人只是長得很像喬媺晶。”婁晙顯然也受到不小的驚嚇。

  “不是,她確實是喬媺晶。”霍天擎已經從先前幾番波動的情緒中冷靜下來。

  “我記得她很害羞,總是靜靜的不愛說話,這會不會差太多了?”

  “人在受到某種打擊之後,性格會大變。”這是唯一的解釋。

  婁晙戲謔的斜睨著他。“我記得提出離婚的人是她。”

  他回瞪一眼,這是他人生最大、而且是唯一的敗筆,這傢夥幹麼老愛提起?

  視若無睹他難看的臉色,婁晙繼續笑著調侃。“說到你們離婚,你受到的打擊應該遠遠超過她吧!”

  “我很喜歡單身。”

  “那就不要急著強迫自己滿足霍家那些女人的要求。”婁晙回頭看著吧臺上的相片,實在不同意好友把這麼重要的事情當成“交易”來處理。

  “現在也急不得了。”霍天擎若有所思的望著喬媺晶。

  “你在想什麼?”

  “我也不知道,接下來請你暫時回避一下。”他輕推了一下好友的高腳椅,讓好友面向吧台,接著他站起身向她走過去。既然遇到了,怎麼可以不打一聲招呼呢?

  這時,喬媺晶也拿起皮包站起身,當她轉身準備走向酒吧的出口時,她看見他,腦子頓時一片空白。離婚的夫妻重逢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問題在於——這會兒想再戴上面具好像有點困難……等一下,她幹麼戴上面具?她已經沒有在他面前裝模作樣的必要了。

  唇角輕快上揚,她大方的走到他面前。“好久不見了。”

  “是啊,快四年了,看你的氣色很好,應該過得不錯吧!”今天的她一襲波希米亞雪紡碎花長洋裝,全身洋溢著自由奔放的氣息,完全找不到他記憶中那始終一身雪白拘謹的模樣。

  “我還過得去,你呢?還是沒日沒夜的從早忙到晚嗎?”

  沒錯,他總是沒日沒夜的從早忙到晚,可是以前不曾聽她提過,他還以為她對他的忙碌完全沒有感覺。

  “我還有事,不打擾你了。”她向他微微點個頭,轉身走出酒吧。

  “她不但變了,而且徹頭徹尾的變了一個人!”婁晙撫著下巴再次轉身背對吧台。“如果不是因為打擊太大,性格一百八十度大改變,那就是我們從頭到尾都搞錯了。你認為她屬於哪一種?”

  “這已經不重要了。”

  “如果你們之間沒有關係了,確實不重要,可是一旦有什麼事情把你們牽扯在一起,情況可就不一樣嘍!”婁晙突然有一種預感,這對早就分道揚鑣的夫妻有好戲可瞧了!

  是啊,可是此時此刻,他關心的不是她的轉變,而是他先前聽到的爭吵……他總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而這種感覺真是糟透了!

  取出鑰匙打開銅制大門,霍天擎走進將近四年不曾踏入的華廈,觸目所及依舊是熟悉的白色,只是一塵不染,沒有往常的溫暖。

  這是離婚之前居住的地方,離婚時,他將這裏留給喬媺晶,可是她拒絕了。他想,提出離婚的人是她,膽怯的她自然不好意思索討贍養費,不過夫妻一場,他總覺得自己有義務照顧她,於是告訴她,他會保留鑰匙等她收下這間華廈。

  在她收下這間華廈之前,看管這裏的責任當然還是由他一肩扛起,因此他請了專人照顧打掃,務必讓這裏時時刻刻保持最佳屋況,等待她接收。

  剛離婚時,他每個禮拜就會抽時間過來轉轉,可是待在這裏,總會有一種揮之不去的失落感,幾個禮拜之後,他不來了,就是後來莫霽雲在這裏住了三個月,他也不曾踏進這裏一步。

  說起來很可笑,他想過無數次,當她改變心意決定收下這間華廈時,他是不是也應該趁機給她一筆錢?據霍家女人向他透露的訊息,他們離婚之後,喬家就跟她斷絕關係,因此她獨自在外面租房子,由此可知,她的經濟狀況肯定不好,他這個前夫當然不能坐視不管。

  誰料,他們竟然以另一種方式重逢,發生得如此突然,還留下了一連串的疑問。

  當初,他怎麼會眼光獨到的在喬家眾千金之中選中她這位假千金?

  霍家和喬家是世交,兩家奶奶早就有意聯姻,可是霍家只有他一個男丁,喬家卻有很多千金,他又是唯我獨尊的人,只好藉喬奶奶的生日宴讓兩家孫兒女聯誼。

  因為奶奶私下跟他協商,希望可以藉這次的聯誼敲定他未來的另一半。他總覺得找結婚物件很麻煩,而且聯姻在霍家這種家族實屬正常,他同意了,反正選擇權在他手上,這是他唯一的堅持。

  喬家眾千金之中,唯有她引起他的注意,倒不是她有一張晶瑩剔透的臉蛋,而是她跟喬家其他女人不一樣,她極力的隱藏自己,恨不得可以變成隱形人。

  看著有點陌生又熟悉的環境,他的思緒不禁陷入他們初次見面的場景……

  “我是霍天擎,你呢?”

  她被他嚇到了,完全沒有預料到他站在自己面前。“……喬媺晶。”

  “你不習慣這種場合。”

  “我不善言詞,不適合這種場合。”

  “你知道這個生日宴的目的嗎?”

  “目的……什麼目的?”她真的不知道,她得到的指示是——今晚是大奶奶的生日宴,可是除了自家人,霍家人也會出席,她這個偏房的孫女兒最好識相一點,別丟了喬家的臉,換言之,不要讓外人注意到她……

  慘了,這會兒好像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是啊,這位天之驕子,今晚的中心人物正在跟她說話,她怎可能讓自己變得無比渺小?

  “霍家和喬家今晚會結為親家。”

  “今天晚上誰要訂婚?”爸媽怎麼沒有知會她一聲?

  “我是今晚的男主角,而你是我選中的女主角。”如果一定要從這群女人當中選一個,他寧可選她,她低調不隨波逐流的態度是在場眾人中他唯一看得順眼的。

  “嗄?”

  他認為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知道今晚的目的,可是這一刻,他相信她真的在狀況之外。雖然不清楚何以唯有她被蒙在鼓裏,這一點卻令他很滿意,因為她顯然不是雙方長輩期待他挑選的對象。

  “我說得再明白一點,今晚是我和你訂下終身大事的日子。”

  “……對不起,我聽不明白。”

  “你就當自己是被送進宮的秀女之一,而我選你當我的皇后。”

  她張著嘴,可是驚愕得連口氣都吐不出來。

  因為她,今晚他的心情整個翻轉過來,接下來他帶著她翩然起舞,更進一步的認識她,同時向在場的人宣告他的選擇。

  此刻,他相信在場其他人都很錯愕,不過他決定的事,沒有人可以反駁,就是她也不例外,然而不能否認的,她給了他一絲不確定,不知道她會不會拒絕這門婚事?

  當她完全瞭解這個生日宴的主要目的後,她遲疑一下便答應了,不過同時提出一個要求。

  “我們可以給彼此三個月的時間考慮嗎?”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先交往三個月嗎?”

  “可以這麼說,我想你說不定需要後悔的機會。”

  “後悔是留給不肯承認失敗的人,我是一個絕對不會後悔的男人。”

  可是一個月後他們便訂婚了,因為家人強力遊說,企圖改變他們的決定,反而讓他們更不願意回頭,訂婚一個月後,他們結婚了。

  他們的婚姻生活只能用“平凡”兩個字來形容,她是個好妻子,只是唯唯諾諾的令人厭煩,原本兩人每天的對話就不超過十句,再加上他是一個以工作為重的男人,漸漸的,他們的互動更是淡薄,終於導致步上離婚的下場。

  過往的點點滴滴飄然遠去,霍天擎走到客廳旁邊的露臺,以前這裏種滿了她細心栽植的花花草草,如今空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眺望遠處的山巒,他大口大口的深呼吸,試著平息那種煩躁的感覺。

  真是奇怪,今天怎麼老是想到她?還不知不覺叫司機把車子開來這裏……難道是因為中午在“晶曜臺北酒店”酒吧聽到那段對話嗎?

  那段對話確實令他困擾,今天一整個下午,他想了一遍又一遍,越想,就越察覺到其中的問題。

  四年之內,她不但再婚了,而且有了孩子,並且打算結束第二段婚姻……她的婚姻怎麼會如此坎坷?更教他不懂的是,她可以為了一百萬的贍養費和一個月一萬五的生活費,跟一個男人在那麼高雅的酒吧爭吵,卻不要這間價值五六千萬以上的華廈,這不是不符合常理嗎?

  還有,依照那個男人的說法,那個孩子很有可能是他的孩子,如果是他的孩子,他更不懂了,那她當初為什麼要離婚呢?

  “大河!”他不需要回頭確認,相信他的保鑣總是盡責的跟在身後。

  總是悄然無聲,保持五步距離的大河立刻趨近。“老闆有什麼吩咐?”

  “你去調查清楚少夫人現在住在什麼地方。”

  大河微怔了一下,細心的確認一遍。“少夫人嗎?”

  “對,三天內給我消息。”

  “是,老闆。”

  無論她離婚的理由為何,這都過去了,現在的重點是——如果是他的孩子,他必須要回孩子,一個有責任感的男人絕對不可以讓自己的孩子流落在外。

  大手牽小手,喬媺晶帶著顧婉兒走出捷運站,一邊聆聽小丫頭今天在幼稚園發生的事情,一邊回想她和霍天擎的意外重逢。

  自從那天在酒吧巧遇,她的心就好像被提到半空中,一直處在不安的狀態下。這是因為心虛嗎?離婚就表示結束,這是她的認知,他們始終是兩個世界的人,再一次相遇的機會應該接近零,可是,怎麼會遇上了呢?

  她真不該選在晶曜臺北酒店跟顧大雄談判,當時心想,她和晶曜飯店集團的總裁邵軾齊好歹是舊識,萬一出了狀況,她可以討到援兵,而且在那麼高雅的地方,她的安全比較有保障,根本沒算計到霍天擎是那裏的常客。

  可是遇上了就遇上了,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她幹麼如此耿耿於懷呢?

  是啊,明知如此,心裏就是不踏實,總覺得這是不好的徵兆,她有麻煩了!

  “媽媽,我們買車輪餅。”顧婉兒突然扯住她的手,停下腳步。

  捷運站周邊最熱鬧的莫過於吃食,各種餐廳都想在這個人潮集散地插上一腳,小攤販當然也不例外,總是教路過的人忍不住嘴饞。

  喬媺晶收回紊亂的思緒,低頭看著充滿渴望的小丫頭。“不可以,你的牙齒都蛀光光了。”

  “我沒有吃巧克力了,我要吃車輪餅。”

  “不可以,車輪餅包的紅豆餡也是甜食,侵蝕力不見得小於巧克力。”

  “我要吃蘿蔔絲。”

  這個小丫頭的反應怎麼這麼快呢?喬媺晶歎了聲氣,乖乖加入陫隊的隊伍買車輪餅,結果是——小的愛吃,大的也忍不住貪嘴。

  兩個人一路吃回家,眼看居住的社區到了,就在她們滿口車輪餅時,她同時看見他——十分鐘之前還在擾亂她思緒的男人——霍天擎。

  她差一點被嘴裏的車輪餅給噎到。他怎麼會在這裏?他是來找她的嗎?天啊!她此刻的樣子想必蠢斃了!

  原本背靠著車子的身軀挺直,霍天擎邁開腳步來到她面前。“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解釋?”

  解釋?她還忙著咽下嘴裏的食物,腦子完全連接不上他的軌道。

  他低下頭,目光落在半縮在喬媺晶身後的顧婉兒身上。這個胖嘟嘟的小丫頭完全看不見他的影子,真的是他的孩子嗎?

  見狀,她恍然大悟,趕緊道:“你誤會了,她不是你的孩子。”

  “是嗎?”

  “她真的不是你的孩子。”

  他伸手摸了摸顧婉兒的頭。“她多大了?”

  “她……三歲多了,那又怎樣?”

  “媽媽,他是爸爸嗎?”顧婉兒充滿好奇的目光直勾勾的盯住霍天擎。

  這會兒可教她傻眼了,小丫頭怎麼會突然迸出“爸爸”這兩個字呢?

  霍天擎向她挑了挑眉,彷佛在問她:現在你怎麼說?

  “這個……小孩子不懂……不是這樣……”天啊!她到底在說什麼呢?

  “我們還是進屋子再說吧。”他側過身子,示意她帶路。

  沒錯,這裏確實不適合談論這件事情,進了屋子,坐下來慢慢溝通,他就會明白小丫頭跟他們兩個一點血緣關係都沒有。

  可是當他們進了她租賃的公寓,她反而覺得情況正逐漸失去控制。這是當然的,霍天擎原本就是那種存在感非常強烈的男人,他天生具有一種強勢的壓迫感……正因為如此,過去在他面前,她很自然的就會心生警覺,因此更會留意自己的形象是否符合“溫馴柔弱”。

  雖然這裏不歡迎他,但來者是客,她基於禮貌還是為他煮了一壺咖啡,同時安排小丫頭進書房玩積木,免得這個小妮子又迸出什麼驚人之語,將事情搞得更複雜。

  “婉兒真的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她是我好友的女兒。”

  他優雅的拿起咖啡品嘗,這是他喜歡的味道,有一點甜味,帶著牛奶的香味,這足以說明一件事——她不曾忘記前夫的習慣。“那你倒是說說看,為什麼你是她媽媽,而我是她爸爸?”

  “婉兒是我幹女兒,我對她的付出不輸給她的親生母親,她喚我一聲媽媽很正常,而她之所以把你當成爸爸,那是因為……因為她看過我們的結婚照,我是媽媽,你當然是爸爸嘍。”慶倖她的腦子轉得夠快,沒被小丫頭的“爸爸”嚇得六神無主。

  放下手上的咖啡,他起身瞧瞧這裏,摸摸那裏,看似隨意打量,卻讓屋子的主人如坐針氈。

  這個男人幹麼不說話?難道他以為自己是法官,還要慎重的審查資料,決定她這個罪犯應該受到的刑罰嗎?冷靜!她又不是人家一捏就會吱吱叫的玩偶,為什麼要隨著他的一言一行情緒翻騰呢?

  霍天擎拿起她擺在電視櫃上的相片,那是她和顧婉兒的合照,她們看起來的樣子真像一對母女。“那她的親生母親呢?”

  “她正好去上海出差。”

  “那還真是巧。”他回頭瞥了她一眼,那一眼彷佛在告訴她:你應該找個更有說服力的藉口。

  他的眼神真是令人不爽!“如果你早來一天,你就會遇到她了。”

  “這又是一個巧合,真是不可思議。”

  她忍不住從沙發上跳了起來。“你是什麼意思?難道你以為我在編故事嗎?”

  “你何必這麼生氣?我沒有這個意思,只是太巧合了,不是嗎?”他無奈的聳聳肩。“沒辦法了,這會兒只能等當事人回來之後再確認。”

  “你說什麼?”

  “現在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個人的片面之詞,在沒有人證的情況下,以我的立場當然要抱持懷疑的態度,畢竟這關係的是我至親的骨肉。”

  “如果婉兒是你的孩子,我幹麼否認?”

  不理會喬媺晶,霍天擎走進書房,婉兒在鋪上軟墊的地板上玩積木,他在她前面蹲下來。“婉兒可以告訴我,媽媽是誰嗎?”

  顧婉兒看著緊跟在後的喬媺晶,大聲的說:“媽媽是喬媺晶。”

  “這下子可真是傷腦筋,她一口咬定你是媽媽。”他不自覺的唇角上揚。

  她很不服氣的挨著他蹲下來。“婉兒,媽咪是誰呢?”

  “媽咪是趙意琳。”

  她微微側著頭瞅他,得意的向他挑眉。“現在你應該搞清楚狀況了吧!”

  他摸了摸顧婉兒的頭。“婉兒有一個媽媽,一個媽咪嗎?”

  “媽咪說婉兒很幸福,比別人多一個媽媽。”

  “婉兒看過爸爸嗎?”

  顧婉兒用力點了點頭。“媽咪給婉兒看過相片,媽咪說爸爸好帥。”

  “婉兒喜歡爸爸嗎?”

  略微一頓,小丫頭羞答答的一下子看他,一下子低頭。“喜歡,超級喜歡!”

  “我也好喜歡婉兒,婉兒乖乖在這裏玩積木,我和媽媽去客廳討論事情。”他拉著喬媺晶起身回到客廳。“我們又陷入僵局了,現在只能等你的證人回來了。”

  抽回被他抓住的手,她決定放棄跟他爭論了,這個男人根本沒辦法溝通!“好吧,婉兒的媽咪到上海出差一個月,等她回來,我會通知你。”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本書完】

TOP

thx~!!!!

TOP

thanks

TOP

Emmazhou5960 發表於 2011-1-30 22:03


嚴禁只用表情符號作回覆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s! =]

TOP

谢谢分享

TOP

谢谢分享

TOP

youp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