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丁霓《備胎元配》【神算奇緣之二】

出版日期: 2010年9月8日

所謂虎落平陽被犬欺, 就是他現在的最佳寫照──
他堂堂一個大少爺,腿受傷搿撤摘摳,說不定會變成廢人,當然會心情鬱悶到不行蜑蜻蜠蜰,
於是藉機多發了一點脾氣,多罵了一些不該罵的話語戧戫截戩,這樣有很嚴重嗎?
沒想到他那多年來備受寵愛的唯一小妾,竟然覺得受不了艵蒞蓍蓁,
壞心的把他送到長年被他打入冷宮的元配身邊?!會不會太過分?
而那正妻果然是和他犯沖,不但完全不來討他的歡心,還三不五時刺激他,
更過分的是,她她她……竟敢要求他凡事都得自己來,
對他提出的每一項命令都敢回嘴──「夫君,恕妾身難以從命!」
氣得他只能以「絕食」抗議!
卻沒想到他都已餓到全身發軟,她卻依然對他不理不睬,
逼得他只好自立自強,加倍努力做復健,
而從未從他身上得過半點好處的元配,竟開始每天不間斷的替他按摩,
讓他深刻感受到她那真摯且只為他著想的心,也讓他真正愛上了她,
只是他早已承諾,除了小妾外,不會讓別人替他生兒育女,這該怎麼辦才好……

楔子

  「一拜天地──」一道中氣十足、渾厚有力的男性嗓在廳堂中響起,因為力道夠,迴盪了許久,直至年方十二歲的小新郎倌被強迫朝天地一拜,這道餘音才完全的停止。

  沒錯,今天的新郎倌才剛滿十二歲,嘴上的鬍碴都還沒冒出來,而他身邊比他高半顆頭的新娘也才不過十三歲半。

  兩個都還是半大不小的大孩子會在這個年紀成親,是因小新郎倌壓根無法接受他的奶奶為他訂下的婚事,昨天竟來個逃家避婚!

  他的奶奶派出所有人力於今早將他逮回家,為了避免他再次逃跑,索性讓他立刻拜堂成親,讓生米煮成熟飯!

  由於婚宴是臨時決定的,因此無法對外宴客,可畢竟是大戶人家,不能讓婚禮太過簡單,老夫人便要府裡的僕役和奴婢們扮成婚宴嘉賓,好好的吃喝一頓以示慶賀,同時為這場婚宴做見證。

  也因此,一群僕役和奴婢們此刻全都聚集在廳堂外觀禮,有人羨慕新娘能飛上枝頭做鳳凰,八字好到從一個丫頭搖身變成少奶奶;有人則是替新郎惋惜,這麼好的家世背景,竟得娶個其貌不揚的丫頭。

  「二拜高堂──」司儀洪亮的聲音再度響起。

  拜堂的兩人背轉過身面向坐在堂上的老夫人,小新郎倌反抗的想甩開那隻幫他轉身的大掌,偏偏那隻大掌奉命不讓他得逞,兩人扭扯了好一會兒。

  最後,尚未成氣候的小新郎倌終於不敵大掌力道,被迫與新娘一起對著老夫人彎身一拜。

  一等小新郎倌拜下,司儀連忙又高喊,「夫妻交拜──」

  明知自己的反抗是產生不了任何的作用,但小新郎倌實在是吞不下這口氣,加上對上他那在一旁觀禮同父異母哥哥那得逞的、嘲笑的眼色及神情,他就忍不住繼續做出無謂的反抗!

  在被轉身面向比他高的新娘時,他突地用力扯了手中那條與新娘同時拉住的紅布條!

  正要轉身面向小新郎倌的新娘被他這麼一扯,一個重心不穩,往前踉蹌了幾步;早知道會有這個後果的小新郎倌則是往旁邊一閃,閃過朝他跌來的新娘,讓新娘直接撲倒在地,當場跌了個狗吃屎。

  「啊!」新娘痛喊一聲。

  廳堂裡外觀禮的人,有人為新娘跌倒可能很痛而倒抽一口氣,有人則因新娘那滑稽的跌倒姿勢而竊笑不已。

  老夫人立刻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無奈的看了她的寶貝孫子一眼──這小子怎麼就是不懂她對他的用心呢!

  小新郎倌用抗議的眼色看了奶奶一眼,他原以為奶奶是最疼他的人,奶奶總說這個家以後就得靠他了,因為他那同父異母的哥哥年紀輕輕就不長進,不像他,總會乖乖的聽從她的教導。

  奶奶說她會讓他娶這其貌不揚的丫頭,是經過一名隱世高人所指點的,那位高人說這丫頭是天上掉下來的寶,正好與他的八字相合,是個可以旺夫蔭家,保他永遠康泰、保他們慕家家道永興的寶貝。

  可他才不信有什麼隱世高人,那人分明只是個江湖術士,但奶奶卻寧可去相信一個江湖術士的話,也不願意顧及他的感受,所以奶奶肯定不是真的疼他!

  奶奶明知他喜歡江府千金,她的個兒小小的、圓圓的,漂亮得像個陶瓷娃娃,奶奶曾答應他將來會去江府提親,而奶奶若是真的疼他,就不會要他娶這個年紀比他大,又長得不怎麼樣的丫頭了!

  如今他已成親,那個江府畢竟是個大戶人家,怎麼可能讓女兒為妾?所以他肯定是無法得到她的!

  「老夫人,流血了!流了好多血,新娘子的額頭流血了!」服侍新娘拜堂的丫鬟驚喊著。

  流血了?!老夫人看向新娘,的確是有道不小的血注從新娘額頭上直往下淌,流過眼睛,再順著下巴滴在紅色的喜服上!

  「好痛……嗚……」新娘當下哭了起來。

  整個場面隨著新娘的哭聲就要亂了,老夫人的聲音立刻在這時響起,也控制下即將混亂的局面──

  「快!快拜堂!拜完堂再送新娘進房去敷藥。」老夫人可不容許這場婚禮有任何變數──這場婚禮可是關係著慕家的家道,以及她的寶貝孫子能否平安健康到終老的關鍵啊!

  「是。」丫鬟回應著,連忙撿起掉落的喜帕蓋回新娘頭上,同時讓新娘站好與新郎行交拜禮。

  這會兒小新郎倌沒再多做反抗,乖乖的與新娘交拜行禮,因為他被新娘流血的模樣給稍稍嚇到了!

  「送入洞房──」司儀又喊,也結束了這場儀式。

  儀式一結束,幾名丫鬟立刻擁著血流滿面的新娘進房去擦藥,一時忽略了要連他們家的少爺一起送入洞房。

  而慕家老夫人也沒趕著要將孫子送入洞房,她走向孫子,拉起他的手說道:「跟奶奶過來,奶奶有話跟你說。」

  小新郎倌瞪了奶奶一眼,眼色是反抗的,可手卻沒抽回──再怎麼說,奶奶都是長輩,他不能不顧倫理。

  老夫人將孫子拉進她的房裡,語重心長的說:「奶奶的寶貝啊!你父親過世得早,奶奶的年紀又太大了,加上你那個哥哥的心思不正,奶奶擔心他會讓這個家家道中落,而你是這個家的希望,你知道嗎?」

  「我才不是奶奶的寶貝!」小新郎倌說出了心裡的感受。

  老夫人知道孫子為何會這樣說,趕緊加以解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奶奶若不依著高人指示做,會不安心哪!」

  「明明是江湖術士!」小新郎倌噘高嘴反駁。

  「是高人,絕對是高人!」老夫人很肯定道,也想起了那天的情景,「那位老先生穿著一身灰袍,滿頭滿臉的灰髮、灰長鬚,他雖像個乞丐般躺在供桌下跟奶奶索取拜拜的雞和酒吃,可他那模樣卻是一點也不像個乞丐,反倒像個落拓不羈的隱世高人,更重要的是,他一語就道出了奶奶的心事。」

  「奶奶對神明說的話都讓他偷聽了,他當然能一語道出奶奶的心事。」奶奶是個精明的人,怎會連這個都沒注意到,害他得跟那個其貌不揚的丫頭成親,讓他無法娶到江府千金!

  「奶奶對神明說的話是放在心裡頭說的,並未說出口,可那位老先生卻是一開口便將奶奶的心事全說中了,奶奶記得他當時是這麼說的,『老夫人,家道要旺,光靠寶貝孫子是不夠的!』。」

  「怎麼不夠?就算將來大哥不幫忙,我也可以一個人振興家道!」小新郎倌的年紀輕,但志氣卻是不小。

  老夫人欣慰的看著孫子,疼寵的握住他的手,「奶奶知道你能,可那老先生說了,人有旦夕禍福,就算是皇帝,若無忠臣良將、賢妻孝子、同心手足,也不可能一輩子順遂的。」

  終於有句話讓小新郎倌認同了,於是他無言的默認。

  老夫人接著又說:「不凡,我向那位老先生要了個請示,當我問起不群時,老先生只是搖搖頭;可問起你時,老先生給了指示!」

  這話引起了慕不凡的好奇,「奶奶,是什麼指示?」

  老夫人接著說:「那位老先生說,有塊旺夫蔭家的寶在昨日未時落到咱們家裡,說這塊寶可以補你命中的不足!於是從土地公廟回家後,奶奶立刻找來總管詢問,問他昨日未時是否有什麼事發生過?總管說有個小姑娘扶著她重病的娘來敲門,請我們救救她的娘,她願意一生為奴為婢。」

  太多的巧合讓慕不凡不知該從何處反駁,他抬眼看了一眼奶奶,委屈的說:「奶奶,我很喜歡江府千金,她漂亮得就像個陶瓷娃娃似的,不像那個什麼寶的,醜死了,像個僵屍!」

  「人家沒那麼醜,應該只是營養不良的關係。再說,女大十八變,更何況看人是不能只看外表的。」

  「我不管!我就是喜歡像陶瓷娃娃那般漂亮的女人。」想到那個什麼寶的模樣,又想到要跟她同床共枕,慕不凡就忍不住使性子!

  「不凡,有了江山,怎會愁沒有美人呢?像陶瓷娃娃的姑娘很多,日後你想要幾個就有幾個,就怕到時候你還會嫌女人多,麻煩也多,最後陪在你身邊的還是只有知心契合的那一個,容貌也不再重要了,就像爺爺和奶奶一樣。」

  「我才不要一堆女人呢!爹不過才有我娘和大娘兩個,就常被搞得不得安寧;爹突然過世,沒留下任何遺言,所幸還有奶奶在,否則我和我娘鐵定會被趕出去的,所以我就只要一個像陶瓷娃娃的姑娘就好。」

  她這孫子就是這麼寶貝,年紀雖小,就已懂得以前人的經驗為借鏡的道理,教她如何能不疼,如何能不把希望全放在他的身上呢?「不凡,你能這樣想是最好的,妻妾不和可是會導致家道不順,甚至有人會因妻妾爭產而導致破產。」

  「奶奶,我是不會讓那種事發生的。」頓了一下又問:「奶奶,真的只要有江山,就不愁沒有美人嗎?」

  「應該是。」

  「奶奶,那有沒有可能我有了江山後,江府千金還願意嫁我為妾呢?」

  「當然有可能。」

  一聽到有可能,不高興了一整天的慕不凡終於笑開了,「那我一定要努力振興家業,擁有一片屬於慕府的江山。」

  看到孫子這麼有志氣,老夫人也跟著笑了。

  「奶奶,那……我可以不要跟那個寶一起睡嗎?她真的是醜死了,不要說一起睡了,我連看都不想看到她。」慕不凡斂笑,激動的問。

  看寶貝孫子這麼的激動,加上為了避免寶貝孫子再次逃家,老夫人不得不做出自私的決定。「不凡,你若真這麼不喜歡她,那奶奶就安排她到茶茶谷去吧!她跟我說她家是種茶的,說她懂得種茶;反正你已跟她成親,她就是咱們家的人了,不管人在哪裡,她都可以為咱們家、為你添福。」

  慕不凡一聽,高興的回道:「讓她去茶茶谷好,就讓她永遠待在茶茶谷裡吧!謝謝奶奶。」

  走出奶奶房間後,他遇上了慕不群,慕不群受到他母親的影響,對慕不凡這個弟弟懷有甚多敵意──若不是多了個慕不凡,這個家所有的一切都會是他的!

  「不凡,你新娘子的額頭可能會留下疤痕,她的傷口可是從這裡一直到這裡呢!她已經夠醜了,這下更是慘不忍睹。」慕不群邊說著,手指邊誇張的從額頭往眉角斜畫過去!

  慕不凡實在無法想像蒼白如僵屍般的臉上若再添上一道疤痕,會是什麼難看的模樣,他連忙回道:「奶奶說要送她去茶茶谷,她會一輩子都待在茶茶谷裡,就算她滿臉都是疤痕,我也看不到!」

  奶奶要送慕不凡的新娘去茶茶谷,這又是什麼道理?慕不群實在搞不懂他奶奶是在打算什麼──莫名其妙讓慕不凡娶個其貌不揚、年紀又大的丫頭,娶了之後又莫名其妙的把人送去茶茶谷,這到底是在搞什麼鬼?

  百思不得其解,慕不群告訴自己,不管他奶奶要搞什麼鬼,只要成親的人不是他就好。

  「就算你的新娘子會一輩子都待在茶茶谷,但你已成親就是事實,江府的千金是不可能嫁給你為妾的,再過幾年,我就要請媒人去江府提親,到時她就是我的了。」慕不群這番話不是刻意在挑釁,而是他也喜歡漂亮得如陶瓷娃娃般的江詩瑤。

  慕不凡豈容江詩瑤成為別人的老婆,他立刻回嘴,「她絕對不會是你的!我會很努力的振興家業,讓她成為我的!」

  慕不群一聽,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振興什麼家業啊!我們慕府已經夠有錢,生意也很穩定,我跟你說,江詩瑤是不會為妾的,她會嫁給我這個慕府的大少爺,你等著瞧好了,哈、哈、哈……」

  慕不凡受不了慕不群那囂張且得意的笑聲,但已成親的他完全沒有反擊的餘地,他不想被嘲笑,只能握拳離去,然後──默默的努力。

TOP

第一章
  
  十二年後
  
  黎明初曉寞寡寣實,晨霧未退,濃濃的籠罩在這片幽深山谷。
  
  谷底是一片整齊的翠林種稯窨窩,翠綠的葉片上沾著霧裡的水氣,映照著欲穿透晨霧的朝陽榴榞構榭,折射出一片氤氳璀璨。
  
  這片山谷就是茶茶谷,因整座山谷植滿茶樹而得名嘕嗹嘐嘛,放眼望去,一片整齊的綠林由谷底延伸至半山腰。
  
  在靠近山壁那頭有座宅院嘍嘓團圖,這座宅院不只是一般農舍,它的面積相當大,一邊是住宅,另一邊則是烘製茶葉的工房。
  
  這座山谷、宅院全都屬於同一人家,就是洛陽慕府。
  
  洛陽慕府在洛陽可是數一數二的富商巨賈,慕府的產業分布於洛陽方圓百里之內,以布莊和茶葉起家。
  
  在洛陽城裡,誰都知道慕府兩位少爺在慕老夫人過世後分了家,當時最賺錢的布莊、染坊及慕府府宅硬是被大少爺慕不群占據;茶莊、茶園則留給二少爺慕不凡,他還被趕出了慕府府宅。
  
  慕老夫人過世後幾年,慕不群幾乎要敗盡家產,但慕不凡卻將茶莊經營得有聲有色,比慕老夫人在世時更昌隆,甚至向慕不群買回了慕府府宅。
  
  前兩年,慕不凡還與江府合作跨足客棧業,江老爺看出慕不凡與眾不同的經商才能,在半年前將女兒江詩瑤嫁給了慕不凡為妾。
  
  說是為妾,可江老爺很清楚,自己女兒的地位在慕府就等於是正宗夫人,只差沒有正室名分,而日後也只有他的女兒會為慕不凡生育下一代,所以他女兒有無正室身份已不重要。
  
  慕府的兩兄弟可說是兩個極端——他們一個將家產幾乎敗盡,一個則是讓家業蓬勃發展。
  
  敗盡家產的那個本就是遊手好閒、不務正業,喜歡吃喝嫖賭,會敗盡家產也是理所當然;至於讓家業蓬勃發展的這一個,他當然是夠認真、夠努力,也有著生意人該有的精明手腕,但不能否認,他的機運似乎也太過順遂了
  
  畢竟並非每個人用心做生意,就能如慕家二少爺那般的飛黃騰達,慕府裡幾個忠心的、知情的下屬——如府邸總管焦伯、總賬房孟伯,以及隨侍在慕不凡身邊的管事伍叔,忍不住將他們二少爺的飛黃騰達,多少歸功於那個被丟在茶茶谷,有著旺夫蔭家的命的正宗二少奶奶。
  
  他們那位正宗二少奶奶果然是塊寶——茶莊要經營得有聲有色,他們二少爺的努力經營,以及改變經營方式確實是功不可沒,但若沒有二少奶奶種出優良好茶,那麼二少爺再厲害,也無法讓慕府的茶莊成名。
  
  茶莊要經營得有聲有色,就得要有好茶,慕府原本出產的茶是不差,可在這幾年,慕府茶莊的茶的味道變得愈來愈好——不但愈多樣化,還生產出一味新茶,名為凝露茶。
  
  這凝露茶一出產,讓慕府在兩年一次的賞茶大會擠下莊記茶莊,奪下了茶王封號,躍居茶莊龍頭的位置。
  
  而慕府的名聲也在一夕間在洛陽方圓百里外的地方傳開,與位於南方的莊記茶莊並駕齊驅,有了南莊、北慕之稱。
  
  因此,只要是喜歡喝茶的人,沒有不知道慕府的,來到洛陽的外地人,也大都會上慕府的茶莊帶上幾斤茶。
  
  這兩年一次的賞茶大會就在京城舉行,這個賞茶大會受到了皇宮的重視,只要是茶葉龍頭,皇宮便會與之簽約,供應皇宮兩年的茶,直到下屆茶王產生為止。
  
  坊間的商號當然會希望能與皇宮扯上關係,除了會有穩定的生意可做,名氣亦會廣為流傳,引來大批新的生意。
  
  而慕府能生產出好茶,其中一個原因便是茶茶谷——茶茶谷的陽光無法直射,這讓當地土壤肥沃、露水豐富,因此孕育出綠嫩芬芳的茶葉。
  
  除了天然條件外,另一個慕府生產好茶的原因就是有個懂茶樹、懂茶葉的專人在照料著——這人得熟知茶樹,知道這茶樹該在何時栽種、該在何時施肥、該在何時採收;更要知曉茶樹是否生病、該要如何醫治;當然茶葉要如何烘製、該如何保存、得如何沖泡等各項專業知識,才能不辜負這天然的好環境。
  
  有了懂茶樹、懂茶葉的專人,加上有著最適合茶樹生長的山谷,這就是慕府能生產出上等好茶的原因。
  
  當然,光靠茶茶谷的茶葉是不足以應付市場需求的,慕府也需要向其他茶農收購茶葉,銷售給一般大眾,然而這些經由慕府所烘製出產的茶葉,儘管茶葉本身或許不怎麼樣,但一由慕府茶園經手,就能將茶的氣味提升,讓茶的質量跟著提升,一樣比其他茶行的茶來得香郁可口。
  
  慕府原本就有懂茶樹、懂茶葉的專人在照料茶茶谷,可這些人卻都不及他們的二少奶奶來得厲害,這凝露茶也是他們二少奶奶所培育出來的,凝露茶之所以叫凝露茶,就是依她的名字而命名的。
  
  岳凝兒總是在霧氣未散前就起床,她的生活很規律,她也很喜歡現在的生活模式,她好喜歡茶,也對其他事無慾無求,只希望能把她父親教給她的養茶方式,再加上她自己的想法,有地方能讓她盡情發揮。
  
  老夫人在過世前常來這裡找她,有時還會住個幾天,她們就像是朋友一樣的聊天、聊茶、喝茶、試茶,老夫人准許她依自己的想法來養茶、製茶,她們兩個說是婆孫媳,更像是忘年之交。
  
  岳凝兒走進廚房,對著已經在煮飯的幾名廚娘打招呼,「大家早。」
  
  她雖是二少奶奶,這座茶茶谷也全由她一人管理,但她一點少奶奶的架子都沒有,還當這裡的員工是家人,因此茶茶谷裡的每個人都敬愛她。
  
  自從由她管理後,茶茶谷裡從沒人辭職過,只有因工作量增加而晉用新員工。
  
  「早啊二少奶奶。」大家異口同聲回道。
  
  「二少奶奶,我留了個鍋子給你呢!」掌鍋的廚娘這麼說。
  
  「二少奶奶,我們等著喝煎過的茶呢!你會想到把茶煎過再泡,還真是不簡單。」整理菜的廚娘接著說。
  
  「我希望今天能把火候掌控好,昨天的太焦了,前天的又太生,」岳凝兒邊將茶葉和紙筆擺在桌上,以方便隨時做記錄。
  
  眼見二少奶奶一個人在忙,負責雜物及柴火的廚娘忍不住抱怨。「二少奶奶,小春到現在還不見人影,肯定又在賴床了,那丫頭還不如長毛,人家長毛都知道要隨時跟在主人身邊。」
  
  長毛聽到自己的名字,搖了一下尾巴作為回應,繼續趴在岳凝兒腳邊。
  
  「二少奶奶,你對小春太好了,扣她幾天工資給長毛買根大骨頭,看那丫頭還敢不敢再賴床!」說話的廚娘正是小春的親娘。
  
  小春的娘認為自己女兒是運氣好才能服侍岳凝兒,卻老是不珍惜這個好運氣,老是賴床讓岳凝兒自己忙——是因岳凝兒的人太好,不予計較,若是換成別家的少奶奶,她女兒早就得回家吃自己了!
  
  「不敢了、不敢了,千萬不要扣我工資!」小春匆匆來到廚房,正好聽到母親說的話,趕緊對著岳凝兒解釋起來,「二少奶奶、二少奶奶,對不起,我又起晚了,因為我作了一個好夢,捨不得起床。」
  
  岳凝兒沒有責備她,反而好奇的問:「作了什麼好夢?」
  
  小春先是對著岳凝兒一笑,然後才繼續說:「二少奶奶,我夢見二少爺願意跟你在一起了耶!可二少爺是坐在輪椅上的,他的腿好像還是沒有好,在夢中,二少爺坐在輪椅上,你就推著輪椅沿著茶園走著,你們兩人可是有說有笑呢!哦!長毛也跟在身邊呢!」小春會夢見慕不凡坐在輪椅上,是因為慕不凡的腿在三個多月前出門巡視茶莊兼收帳款時,遇到搶匪受了傷。
  
  慕不凡和伍叔都是練過武功的人,要保護自己和帳款安全離開是沒問題的,可那趟行程中,江詩瑤也跟去了——多了個人要保護,還是個嬌弱的女人,想要順利逃離就難多了。
  
  再加上那些搶匪眼見江詩瑤長得漂亮,便起了色心,慕不凡當然不會讓自己的女人受辱、受傷,只好與搶匪硬碰硬的打起來,最後是打跑了搶匪,可他和伍叔以及幾名家丁全都受了傷,還有兩名家丁不幸身亡。
  
  聽說伍叔已可下床了,但慕不凡的腿還是不能走,據府裡傳來的訊息,大夫說慕不凡若是再站不起來,腿可能會廢了。
  
  聽到這樣的消息,儘管岳凝兒和慕不凡並沒有夫妻之實,兩人甚至連面都未曾正式見過,但她的心裡還是會替慕不凡擔憂、著急。
  
  沒錯,這十二年來,岳凝兒連面都不曾與慕不凡見過——慕不凡很忙,一年才過來巡視茶園一次,而巡視時直接告知不需要她陪伴。
  
  至於伍叔,則是每兩個月過來茶園了解一下情況,此時她會將茶園所有的狀況以書信方式寫下,交由伍叔呈交給慕不凡。
  
  慕不凡來巡視茶園時不要她陪伴,他也因此不知哪個才是她,因為她的長相普通,更因為她的服裝與其他採茶女完全無異,可她就無法忽略他了——曾幾何時,那個個子比她矮的小男孩已長成偉岸挺拔、俊朗無瑕、精明能幹的男人了想到這男人就是她的夫君,儘管她對他無慾無求,完全沒有任何想望,卻還是會臉紅心跳。
  
  「小春,作好夢是不能說出來的,你這麼一說,就不會成真了!」掌鍋的廚娘忍不住怪罪起小春來,怪她怎會連這個道理都不懂?!
  
  茶茶谷上上下下全都希望岳凝兒有那麼一天能受到慕不凡的注意與疼寵,能成為名副其實的二少奶奶。
  
  「你這丫頭真是的,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我是怎麼生的,把你生得這麼笨?!」小春的娘親也跟著罵道。
  
  「是啊!我真是笨,我怎麼會說出來呢?!」小春也感到欲哭無淚,但她不是因為自己被罵,而是擔心她的好夢不能成真,那她家二少奶奶就不能與二少爺真正在一起了。

  「只是個夢,大家不要罵小春,也不要當真了,我很喜歡現在的生活,我希望自己可以這樣過一輩子。」岳凝兒開口替小春緩頰,同時也表明了她的想法,希望大家以後不要再替她多想了。
  
  「二少奶奶。」一名男製茶工來到廚房門口喊著,「伍管事派人來通報,說二少爺的馬車就要到了,要你準備去接馬車。」
  
  「二少爺要來嗎?你有沒有聽錯?二少爺要過來前向來都會事先通報,也不需要我去接馬車啊?!」岳凝兒不解的問。
  
  「我剛聽到時也以為是自己聽錯了,於是又去確認了一遍,那帶話的人很清楚的告知,二少爺的馬車真的就要到了,也交代一定要你去接馬車。」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去。」岳凝兒立刻步出廚房。
  
  長毛立刻緊跟著岳凝兒離開廚房,小春自然也跟上去。
  
  當岳凝兒來到庭院時,馬車剛好到,而且不只一輛。
  
  伍叔從前面那輛馬車下來,來到她跟前對她問候了一聲,「二少奶奶,府裡的二少奶奶送二少爺過來。」
  
  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江詩瑤把慕不凡送過來?岳凝兒聽不懂,正要問清楚時,江詩瑤已從後面那輛馬車自行掀簾下車,而她的出現立即吸引了從未見過她的人的視線——包括岳凝兒。
  
  岳凝兒在心裡驚嘆,真是美,難怪慕不凡、慕不群兩兄弟及洛陽城內許多大戶人家的子弟都為之傾倒。
  
  江詩瑤的視線則是在岳凝兒與小春的身上流連著,判斷著誰才是岳凝兒?
  
  眼前這兩個女人的服裝是一樣的,長相也都很普通,兩人的年紀似乎也差不多,約莫都在十八、九歲左右,兩人唯一的差別就是皮膚的膚質與顏色,其中一個的皮膚白皙潔亮,膚質甚至比她還好。
  
  她曾聽慕不凡說過,岳凝兒已有二十五了,臉上還有道很長的疤痕,可這兩個女人的臉上並沒有疤痕。
  
  「伍叔,她沒來接二少爺嗎?」江詩瑤不想稱呼岳凝兒為姐姐——由於慕不凡的疼寵,加上女人的嫉妒心,讓她自認自己才是慕不凡唯一的女人,慕府的二少奶奶就只有她一個!
  
  伍叔知道江詩瑤口中的她指的是岳凝兒,便指著岳凝兒,「二少奶奶就在這裡呢。」
  
  順著伍叔的手看向岳凝兒,江詩瑤實在無法相信這人就是岳凝兒——她看上去一點都不像是二十五歲的女人,是因為皮膚好的關係嗎?
  
  唉~不管那麼多了,就算岳凝兒的年紀真的只有十八、九歲,也不足以和她爭寵,她得先把話說清楚才要緊。
  
  於是江詩瑤開口便說:「不凡的腿受傷三個多月,到現在還沒辦法走路,甚至連站起來都有問題;我們把洛陽城裡的醫生全都看遍了,還透過關係從宮裡請來御醫,結果還是醫不好。」頓了一下,看了岳凝兒一眼,不客氣的接著說:「老夫人會讓不凡娶你,就是因為你是個什麼旺夫蔭家的寶!我現在把不凡送過來讓你照顧,希望你這塊寶能讓不凡的腿好起來,若不凡的腿還是好不起來,那你就根本不是什麼寶,不凡也就可以把你給休了!」
  
  聽罷,岳凝兒總算是了解江詩瑤此行的目的了。
  
  身為慕不凡的妻子,要她照顧慕不凡她當然不會推辭,但她不是大夫,要靠她讓慕不凡的腿好起來,這她就有意見了。
  
  至於江詩瑤那句——若不凡的腿還是好不起來,那你就根本不是什麼寶,不凡也就可以把你給休了的話,岳凝兒聽了並不覺得生氣,也並不以為意,只因她平常就不是個愛計較、會生氣的人。
  
  「妹妹,」江詩瑤不喊她一聲姐姐,但基於禮數,岳凝兒還是喊她一聲妹妹,「照顧夫君是理所當然,可我不是大夫,要我讓夫君的腿好起來怕是不可能,加上茶茶谷又在山裡頭,大夫要過來一趟一定會很費時,我擔心夫君在這裡反而會讓他的腿傷變得更嚴重,這事我們再商量。」
  
  「不必商量,此事我已決定了!」江詩瑤回道,那趾高氣昂的模樣彷彿她是唯一的二少奶奶,又彷彿跟她說話的這個二少奶奶只是個下人。
  
  「伍叔,讓人把二少爺的東西搬進廂房!」江詩瑤跳過岳凝兒,直接對著伍叔吩咐。
  
  「是。」伍叔回道。
  
  茶茶谷伍叔算熟,他開始派人將慕不凡的衣物,及那輛請木匠特地打造的輪椅、拐杖全都搬進這裡最好的,以往老夫人來時住的那間廂房裡。
  
  最後下馬車的是慕不凡,他從馬車裡被抬了出來,人是熟睡著的,接著被直接抬進廂房裡。
  
  岳凝兒看著從她面前經過的慕不凡,發現他似乎消瘦了許多,臉上的鬍渣加上一頭因過長而打結的髮,讓他顯得很頹廢、狼狽。
  
  慕不凡被抬進廂房後,江詩瑤也跟了進去,但很快她就走出房間,爾後直接上馬車離去,連聲告別都沒跟岳凝兒說。
  
  「這是什麼跟什麼啊?正牌的二少奶奶就在這裡耶!她居然連聲姐姐都不喊!」小春看不過去的嘟囔著,頓了一下,小春又說:「二少奶奶,我的夢好像成真了耶!」
  
  岳凝兒看了她一眼,「小春,二少爺的腿……我很擔心會廢了,我得先去問清楚狀況。」語畢,她朝伍叔走過去。
  
  而伍叔也在這時朝岳凝兒走來——他必須讓岳凝兒了解慕不凡現在的狀況。
  
  「伍叔……」
  
  「二少奶奶……」
  
  兩人同時開口,卻也同時頓住,岳凝兒想了一會兒才說:「伍叔,你先說。」
  
  「二少奶奶,我必須讓你了解二少爺的狀況。」
  
  「我也正想了解一下二少爺的情況。」
  
  伍叔先是嘆了一口氣後才說:「二少奶奶,二少爺的狀況很糟,大夫們全都束手無策,都說二少爺若是再站不起來,那他的腿就要廢了!」
  
  搖了一下頭,再嘆了一口氣,伍叔才又說:「二少爺的情緒很不穩定,總是亂發脾氣、亂摔東西,還不肯讓人靠近他,二少爺總是把自己關在房裡,有時還不吃不喝,連府裡的二少奶奶都無法安撫他的情緒。」
  
  「當一個人連站都站不起來,時間又一天一天的過去,他一定會感到擔憂不安、一定會覺得心煩氣躁。」岳凝兒能了解慕不凡為何會有這樣的情緒反應。
  
  伍叔敬佩的看了岳凝兒一眼,「府裡的二少奶奶若是能像你這樣想就好了,但府裡的二少奶奶是個嬌生慣養的千金之軀,二少爺平常又疼寵她、順著她。以致她根本無法忍受現在的二少爺老是對她發脾氣,因此開始跟二少爺吵架,而二少爺也不再讓著她,所以鬧得府裡雞飛狗跳、不得安寧!」
  
  聽到這裡,岳凝兒不禁輕嘆一口氣。
  
  伍叔接著又說:「府裡的二少奶奶說她已受不了了,說她得安靜一陣子,否則二少爺沒瘋,她會先瘋的,加上二少爺已不必再看大夫,同時也希望你能旺夫,才會讓二少爺喝了安眠的藥,把二少爺送到這裡。」
  
  「伍叔,你的意思是,二少爺並不知道自己會被送到這裡來嗎?」岳凝兒訝異的問。
  
  伍叔老實回道:「府裡的二少奶奶認為二少爺是絕對不肯來到茶茶谷,可她說她會這麼做也是不得已的,二少奶奶,你該不會把二少爺給送回府裡吧?」
  
  眼見岳凝兒陷入沉思,伍叔不安的問,他很擔心慕不凡會像顆球似的被人丟來丟去,那可是有損一個大男人的尊嚴,更何況慕不凡還是個高高在上的主子。
  
  岳凝兒回道:「我不會把二少爺送回府裡,就算他吵著要離開,我也不會讓他回去的,除非妹妹親自來把人給接回去,這樣才能保住二少爺的尊嚴。」
  
  伍叔一聽,更加敬佩起岳凝兒了。
  
  從他過去與岳凝兒的接觸,他就有發現——岳凝兒是個細心、貼心且有智慧的女人,就是因為這樣,她才能讓慕府的茶的質量變得愈來愈好。
  
  岳凝兒接著又說:「我剛剛是在想……小春,你帶幾個工人去二少爺房裡,把那些摔得破、摔得壞的東西全搬出來。」
  
  「是。」
  
  「伍叔,照理說,你該跟著二少爺一起留在茶茶谷,可我卻認為你應該回到府裡,暫時不要跟在二少爺身邊。」岳凝兒面色凝重的說。
  
  伍叔的職責就是要保護慕不凡,兼處理他的貼身事務,但現在岳凝兒卻要他不要跟在慕不凡身邊,所以他非問不可,「二少奶奶,我不懂你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
  
  岳凝兒老實說:「伍叔,我想讓二少爺身邊沒有半個他習慣依賴的人,以便逼他只能靠著自己的力量而站起來。」
  
  「這樣好嗎?」伍叔很擔憂。
  
  知道伍叔是在擔憂什麼,岳凝兒誠實回道:「我們總得試一試,總不能讓他過著跟以前一樣的生活,那他就可能永遠都站不起來了。」頓了一下,岳凝兒又解釋著,「伍叔,萬一真不行,我會讓人過去通知你趕來,你放心,我不會因為我和二少爺只有夫妻之名就虐待他,再怎麼說,他都是我的夫君,是老夫人的寶貝孫子。」
  
  被岳凝兒看穿心事,加上岳凝兒的話語中透著真心,伍叔信服的說:「那一切就但憑二少奶奶做主。」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thanks

TOP

thx

TOP

THX~

TOP

cheers回復 3# dada

TOP

謝謝

TOP

thx

TOP

谢谢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