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媛《欺元宵》【月圓人倒楣?! 公審篇之一】--END

【月圓人倒楣?!公審篇1】韓媛-欺元宵

【內容簡介】
這一生是大富大貴的少奶奶命,家財萬貫且兒孫滿堂
唯獨個性直條條不會拐彎,被賣了還會幫忙數鈔票──
嘖!先不說這擺明瞭無解的命格是好還是不好
她感受到的是許多人滿滿的關愛,以及無所不在的保護
加上好惡分明,貪心的要求毫無瑕疵的感情
一有任何風吹草動,牽引出的暴動絕對不容小覷
為了避免麻煩和受到傷害,她小心翼翼的尋覓著……
可惡!這個隨興自在的男人究竟是哪兒冒出來的?
總是戴著無害的面具,讓人看不透他真正的內心世界
滿嘴胡言亂語的逗弄她,卻從來不曾有衝動行事的欲望
害得她招架不住他猛烈的攻勢,對他有了感覺和在意
情不自禁的卸載心防,相信他就是命中註定的伴侶
無奈她終究逃不過命運的安排,沉痛的發現他心懷不軌
不想再被他當作利用的籌碼,也不想繼續笨笨的付出
她只得狠心與他一刀兩斷,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他……


出版日期:2012-02-02

***
p.s.最近太忙,沒時間看,可能有亂碼,不便之處,敬請原諒~!:time:

楔子

有一座新成立的夜市在近幾年間逐漸出名。

它位於平安街,是一條十分長的街道,範圍遼闊,攤位林立,有著各式各樣的小吃,總是在夜晚即將來

臨時熱熱鬧鬧的開始做生意,眾人稱這座夜市為好平安夜市。

元宵節前一日的午後,在花燈展示會場附近的好平安夜市各攤位本來應該開始陸續準備,迎接即將到來

的熱鬧夜晚,但是……

「哎呀!這個命……」

「嗯?」

這一群攤販卻不務正業的聚在一塊,圍著一個小小的攤子,數十雙眼睛睜得好大,聚精會神的瞪著坐在

椅子上,身著唐人裝,唇上留有兩撇小鬍子的男人。

「嗯……這個命啊……」男人捏了捏小鬍子,眯起雙眼,若有所思的瞧著正被他看手相,坐在自己腿上

的可愛小女娃。

「如何?」一旁的人們等不及的焦急開口。

「嗯……哎呀!這個命……」看了看小女娃的掌紋,再瞧了瞧方才她抽出來放在桌上的簽詩,最後盯著

她白皙圓滾滾的可愛小臉蛋,男人皺起眉頭。

「這個命到底如何?」一顆心懸到喉嚨的眾人再度開口。

若有所思的掐指算了算,有兩撇小鬍子的男人了然的點點頭。

「他奶奶的熊!你到底說是不說?小薇這個命到底如何?別只會在那裡哎呀哎呀的叫,叫春是不是?」

脾氣欠佳,耐心欠佳,心情正好又欠佳的臭豆腐攤商老張終於爆發了,發出可怕的怒吼。

要不是小小可愛又美麗的乾女兒寶貝坐在男人的身上,說不定他還會上前勒住男人的脖子,狠狠的甩個

幾下。

「唉!脾氣別這麼大,耐心是一種美德。」有兩撇小鬍子的男人對著小女娃笑眯了眼,眸中盡是疼愛,

當他抬起頭,看向老張時,表情又轉為不滿。

「那你也快說,我們在這裡急死了,你在那裡慢吞吞,不是想讓我們窮緊張嗎?」老張是出了名的火爆

脾氣,嗓門很大。

「我說你真的是,皇上不急,真要急死你這個太監。」搖搖頭,歎了口氣,想他可是人稱命理界大師級

的第一把交椅,如再世佛神,每說必中,無一不神准,正港出名的種口鐵公雞李鐵拐,想找他算命、解

惑、看相的人可以從街頭排到街尾,沒奉上個百來萬,絕對得不到他開金口機會的超級宗師,這會兒竟

然被人大罵在叫春?

「你說誰是太監?我可是生龍活虎,每晚和我老婆爽歪歪,樂得整夜不眠……」

「好了,別吵了。」一名年輕女人紅著臉,忍不住拍了拍老張。她是老張兩年前娶進門的妻子。「小李

,你就別再吊我們的胃口了,大家都是小薇的乾爸和乾媽,對孩子未來的命運著急也是無可厚非,快點

告訴我們答案吧!」

「哼!還是小嫂子比較好,對人客氣有禮,讓人聽了心底直爽,哪像老張……」發現圍在身邊的眾人又

不滿的眯起眼,瞪著他,李鐵拐連忙用力咳了一聲,肯定的笑說:「嗯,這命好啊!大富大貴的少奶奶

命,兒孫滿堂樂樂跑,金銀財寶處處撿,僕役沒個數百,也有數十,家財萬貫,榮華富貴,可說是躺著

吃三輩子都花不盡。」

眾人終於鬆口氣,懸在心中的大石也跟著落下。

坐在李鐵拐腿上的小女娃可是好平安夜市裡眾攤販心中的寶,不只可愛活潑,人見人愛,更重要的是,

大家看她從小長大至今,無一不把她疼入骨子裡。

她是好平安夜市裡專門賣元宵的元家夫婦的孩子,名為元薇菁,今年十歲,後面還有兩個妹妹,同樣也

是眾人心中的寶貝。

好平安夜市裡的攤販們幾乎都是住在附近,大家從小一塊成長,是同甘共苦、相依相伴的好鄰居、好家

人,彼此熟絡,感情深厚,連擺攤子都是眾人一塊決定、一塊努力、一塊行動。

剛開始時,只是因為生活單調無樂趣,不知是誰提議擺擺攤子,賣賣零嘴,打發時間,可就是因為大家

都覺得有趣,一塊跟進,久而久之,好平安夜市成為眾所皆知的夜市集會地。

「不過……」李鐵拐突然又蹦出這兩個字。

「不過?不過什麼?」眾人剛放下的心又提得高高的。

「哎呀……」

「我拜託你別又叫春了,一次把話說完。」老張又開始噴火了。

鄙視的睨了老張一記,李鐵拐決計大人不記他這個小人過,「不過她這個性啊……說一不二,就事論事

,腦袋直條條,個性也直條條不會拐彎,就算人見人愛,可也是會把人惹怒到斷氣,偏偏又容易相信人

,被騙了還不自知,可謂被賣了還會幫人數鈔票,這……無解,無解啊!」

霎時,四周一片安靜。

大夥面面相覷,無語問蒼天,額頭還冒出好幾條黑線。

這……這到底算得上是好命還是不好?

第一章

熱鬧的夜市人滿為患。

龍名襲身穿輕便的休閒服,手上拿著幾袋逛街時隨意買下的燒烤,雙眼漫不經心的打量著兩旁的攤販,

露出和善的笑容。

及肩的直發麻利的束在腦後,修長的身材在人群中很是顯眼,再加上他有一張近乎女人的清秀臉龐,清

晰又顯明的成為眾人的注意目標。

「唉!真是浪費這一塊價值連城的土地。」位於精華地段的土地被拿來擺擺小攤,無法發揮價值性,可

惜啊!

看著眼前的景象,龍名襲的眸底閃過掠奪的危險光芒。

突然,一道猛烈的撞擊令他退了一步,不禁蹙起眉頭,低下頭。

「抱歉,撞到你了,不過通道一次只能容納一個人,你站在前頭卻不前進,很容易影響後頭人的行動。

」撞到他的女人手上拿著大大的空箱子,面色不悅的說。

看到女人的臉孔,他忍不住眯了眯眼,臉上掠過一抹驚訝,然後揚起笑容,像是沒有聽到她的指責,逕

自笑說:「你的眼睛真大,清亮有神。」

她的一雙眼睛又大又無瑕,仿佛能因此看出她的真性情,毫不虛偽做作又十足認真,專注的直視著人時

,大眼眨也沒眨一下……單單被這麼一雙澄澈的眸子瞧著,龍名襲發現自己很喜歡她眼中散發出來的光

芒。

與他直視的眸子因為他所說的話而微微眯起,不過依然面不改色,顯示她已經對他說的話感到習以為常

了。

「謝謝。」皺了皺眉頭,她睨了他一眼,隨即邁步離開。

她的舉動令人驚訝,因為她對於他的讚美毫無所覺,不但沒有笑容,面無表情,更重要的是,她的冷漠

態度引起他的在意。

雖然他龍名襲稱不上是超級美男,但至少魅力遺過得去,見到他不會臉紅的人,少說也會在與他對話中

自動對他釋出善意,露出微笑。

「等……等一下。」只用二分之一秒的時間對她冷淡的行徑發傻,下一瞬間,他回過種來,連忙拉住打

算離開的女人。

「還有事?」女人再次回頭。

這一次,她的眸子閃動淡淡的疑惑,不變的是她直坦的與他對視,目光認真專注,讓人很難將自己的視

線從她的臉上移開。

「對不起,小姐,請問……我看你的打扮,似乎是在這裡工作,你能好心些,給我一點建議,推薦幾個

好吃的攤位嗎?」龍名襲對她露出無害的微笑。

他突然發現自己不想輕易的放她離開,因為……他已經很久沒有看過這種無垢清透的眸子。

人家說,眼睛是靈魂之窗,能看穿一個人內心的靈魂,他有些羡慕她的澄淨無塵。

「往前面走大約二十個攤位,那裡的湯圓很有名。還有,臭豆腐在另外一邊,在臭豆腐的附近有一間專

門賣藥燉排骨的,也很受歡迎,你只要……」

「湯圓?有嗎?我剛才就是從那裡過來,好像沒有注意到你說的攤位。」龍名襲睜眼說瞎話,笑咪咪的

面容顯得十分無辜,其實一肚子壞水。

女人緩緩的蹙起眉頭,「那是你沒有看清楚,你可以回頭,然後……」

「這樣吧!不如你好心點,帶我過去。」他和善的笑說。

她露出困擾的表情,連考慮都沒有,搖頭拒絕,「我很忙,東西不夠賣,得到另一邊去拿……」

「地點很遠嗎?」

「在前頭。」

「我可以先陪你過去,幫你拿東西,我看你的箱子頗大,要拿的東西應該不少。」

「我不……」

「就當作互相幫忙,身為男人,幫美麗的女人搬重物本來就是應該的,然後你再陪我到你方才介紹的攤

位,好嗎?」他說話的速度極快,不讓人有插話的時間。

女人一改嚴肅的神情,盯著他。

「剛才我的提議,不知小姐意下如何?」完全無視她困擾的面容,他仍然親切可人的沖著她微笑。

「你知道一般人對於你現在的行為舉動稱為什麼嗎?」

他笑著搖頭,故作疑惑。

「搭訕,而且是不懷好意的那一種。」

「我?有嗎?」龍名襲驚訝的低叫,依舊是露出親和卻不算太正經的微笑。

「很抱歉,我無法接受你的提議。往前面走,如果再找不到湯圓店,可以問問附近的攤販。」就算他的

模樣稱得上好看,女人就是對他免疫,不為所動。

「其實相逢就是有緣,想想這世上有這麼多人,我們可以在這麼多人之中相遇,肯定是因為緣分的關係

,老天爺看到我們的緣分,所以才讓我們在茫茫人海中見到彼此,我們又何苦逆天而行?我是龍名襲,

今年三十二歲,將對不是你想像的那種不懷好意的搭訕者。」

女人逕自向前走,連理睬他的心思都沒有,他卻依然跟在她的身旁滔滔不絕,而且跟得非常快樂。

他也不知自己是怎麼一回事,明明人家的冷屁股凍得他的小心肝發疼,可他就是不想錯過與她認識的機

會。

女人懶得理他,更不相信他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對她做出什麼無禮的舉動,再怎麼說,這裡可是她的地盤

,要是這莫名其妙的男人敢做出什麼不良行為……哼哼!可有得他瞧的了。

而且她真的很忙,因為原料不夠,老爸叫她快點去街尾拿芝麻和花生,如果不快點,到時東西賣光了,

來不及準備,讓客人等太久可就不好了。

她的腳步有點快,而且在人來人往的人潮中,她仗著身材纖細嬌小,不斷的鑽來鑽去,龍名襲發現自己

跟得好吃力。

天知道他到底為什麼這麼犯賤,非要跟著這個陌生的女人不可!

「小姐,你等等我啊!你走太快了。」他對著她的背影可憐的呼喚著。

女人懶得理他,逕自向前沖。

終於,從街頭走到街尾,又跟專賣芝麻和花生的於婆拿了準備好的材料後,她正要踏出於婆家時,看見

龍名襲站在門口,氣喘吁吁又可憐兮兮的望著她。

「小姐好腳力……嘿嘿,我也不差,雖然差點跟丟你,不過總算找到人了。」

瞧他的臉色有些發白,整個人喘得像是快要休克,明明累得要死,還要故作瀟灑,女人只是挑了挑眉頭

,面無表情的睜大雙眼。

「我幫你拿吧!一個女孩子家拿這麼重的東西,可是會受傷的。而且我們剛才也說好了,對吧?」他的

氣息還沒有恢復平穩,趕緊走向前,也不等她回答,逕自搶過她手上裝了兩大袋東西的箱子,然後笑咪

咪的問:「接下來該往哪裡走?」

她忍不住攬起眉頭。從頭到尾都是他在說,他在認定,他在提主意,她並沒有給他任何答覆,雖然他依

然故我的行事,但不否認的,那張笑臉實在讓人很難真正的對他表達難以親近的不滿。

「走吧!我猜你急著要忙。」他釋出善意的提醒。

東西已經落入他的手中,雖然他有點無禮,但是讓人感覺不到危險,而且他的笑容沒有不軌之意……女

人用力的歎了口氣,實在沒有多餘的時間和他耗,便朝著來時的方嚮往回走。

「跟我來吧!」

成功了!龍名襲乖乖的跟在她的身邊,有些得意的笑問:「今天夜市的人很多,平時就是這麼熱鬧嗎?



「嗯,好平安夜市平時就很熱鬧,只是今天人更多,因為明天是假日。」她邊快步走邊解釋。

「原來如此,那生意很好羅?」他佯裝好奇。

「當然,這裡的攤販都是本著良心在做生意,不但注重衛生,食物的品管也很嚴格,畢竟是吃進客人肚

子裡的東西,要是沒有注意這些細節,讓人生病可就糟了。」一談到夜市裡的事,她顯得愉快許多。

「你在這裡工作很久了嗎?」龍名襲若有所思,以漫不經心的口吻發問。

「很久。」從她有印象開始,就在這裡滿街跑,不但是在這裡出生、成長,還有許許多多美好有趣的回

憶。

「這片土地很值錢啊!」他感歎的說。

「那又如何?」走在擁擠的人群中,眼前的景象,大大小小熱鬧的畫面,嬉嬉鬧鬧的客人絡繹不絕,令

女人忍不住打從心底發出真正的微笑。

「只是用做擺小攤子,只有老舊的公寓,顯得有點可惜了,它應該被重新規劃改造,拿來做更好的利用

用途。」

「更好的利用用途?」她心中湧現莫名的不滿。

「是啊……啊!小心點。」他正想再做解釋,一旁的路人差點撞上她,儘管兩手抱著重物,硬是用身子

隔開她與對方的距離,然後不等她反應,便與她交換位置,輕笑的說:「你還是站在我身前比較安全,

剛才那個人端著熱湯,要是撞上你。不小心把熱湯打翻了,你可是會受傷的……嗯,這個夜市真有人氣

,來來往往的人群真是不少。」

左右通道全都是人,相對的,有時也會增加危險性。

他的舉動令她忍不住多瞧了他幾眼。

在這人滿為患的夜市中,很少人會這麼注意自己以外的安全,尤其是她的裝扮看起來就是在這裡工作的

人員,一般人除了自顧自的走自己的路以外,誰會因此而特別禮讓?

「你還沒有解釋。」收斂看他的目光,女人提醒。

「解釋?」龍名襲一時之間摸不著頭緒。

「你剛才說的,更好的利用用途。」

「喔!那個啊!附近都已經重新規劃成商業區,高樓大廈林立,人口成長,念予的速度也發展得很快,

這片土地就這麼點大,如果想讓它更充分的發展和進步,重新開發與規劃建設是需要的……」

「但是所有的地方都被重新規劃後,過去的歷史痕跡就全被破壞掉了,老舊有老舊的好處,至少親切親

和,守望相助的感情仍然被維持,不像高樓大廈裡的居住者,大家都很冷漠……」

「也許老舊有老舊的好處,不過呢……我想你一定忘了一件事。」

「嗯?」

「在老舊的公寓之前,這裡也只是一片荒蕪、雜草叢生的土地而已,也許在那時大家住的是木屋、是平

房,所謂的親和、守望相助,不也是這麼經歷過來的?你能說現在這些公寓不是在數十年前重新開發過

的嗎?」

「嗯……」女人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訝。是啊!他說的沒有錯,如果真要這麼講的話,這條街過去確實也

曾經做過這麼大的轉變,雖然不是以重新發展規劃的層面來談,但結論也是相去不遠。

難得的,她第一次在聽到有人提到關於平安街重新規劃發展的問題時不感到刺耳和不滿。

「怎麼?難道我說錯了?」龍名襲看著她。

女人停下腳步,心中的微微認同在看到他那張無辜的笑顏時消失無蹤。

不對,她不該贊成他的說詞,這樣不就等於她也覺得他說的話是正確的?

「至少不是每個人的想法和你說的一樣,這裡的住戶,這個夜市,仍然有存茌的必要性,在眾多的新發

展區域中留下一條所謂的老街,不也是另一種讓人回味懷念的紀念?至少這裡的人安於現狀……我聽你

的口氣,似乎想打這裡的主意?」

「我?我沒有啊!只是隨便聊聊,因為我想和你多說話,可是你看起來好像不太想搭理我。」面對她冷

漠的神情與防備的態度,他顯得有些可憐兮兮。

他的模樣真的很可憐,好像受了委屈……從她的身上。

不過她對陌生人的態度原本就是如此,只是……瞧著他的神情,她發現自己對他的善意態度有些內疚。

「老實說,一般正常的人對於不認識的陌生人不可能表現得很熱絡。」她還是就事論事的說。

「一般正常人?」他好奇的問。

她指向自己。

「不認識的陌生人?」

她指向他。

「我和你……」

「完全陌生,為什麼我要對你熱絡?」她睜大眼,認真的看著他,因為理論上確實如此,所以雖然有些

內疚,但她仍然照實回答。

「對嘛!所以我才說我想找話題和你聊,可是……可是你又懷疑我的心態。」他又露出可憐兮兮的無辜

神色。

「人與人之間,原本就該存在些許的懷疑心態,因為真的不熟識。」這個男人一臉委屈,好像她很過分

……總覺得有哪個環節不對勁,但她一時又說不出是哪裡不對。

「雖然可以抱持著懷疑,可不是每個面對你的人都是人心險惡的大壞蛋,拿我來說,我就不是。」

「為什麼?為什麼我能相信你不是?」看他那正經的神情,她發現自己對與他談話感到滿有趣的。

「因為我想認識你。」

「我和你根本不熟,我有什麼理由能讓你想認識?」她察覺自己有點想找他的碴,尤其是他佯裝無辜、

故作可憐的態度令她想要發笑。

「因為我喜歡眼中充滿靈魂的女人。」他輕笑的說。

「什麼?」她沒有聽到,皺起眉頭。

「想認識一個人並不一定需要理由,如果在看到的第一眼覺得舒服、感到順眼,就可以構成行動的動機

。又或者……就是喜歡交朋友。」他說得理所當然。

「你說的理由仍然無法說服人。」她不給情面的否定,唇瓣卻不住的微揚。

「嗯……真要一個特別的理由嗎?好吧!咳,聽好了。」龍名襲一臉認真,「因為你的雙眼很吸引我,

讓我瞧了好喜歡。」

「你是認真的?」她再次揚起嘴角,滿臉質疑。

「當然,我看到你的瞬間,第一眼印象就是你的雙眼讓人瞧得著了迷。」他不吝於讚美她。

「就為了這個微不足道的理由?你這句話我從小聽到大,並不覺得應該因為一個陌生人稱讚自己的雙眼

美麗而假裝跟他很熟的樣子,又或者應該高興自己受到某個陌生男人的青睞。」是他的態度行為有問題

,不是她,她的口氣很直接、很不客氣,不過神情看來並沒有任何嘲諷的意味。

「可是你不能因為大家都這樣說,就把我認定為和大家一樣,至少我是真誠的想與你結識。」他朝她眨

眨眼,一副不正經的模樣。

「我和你才遇到不到十分鐘。」

「十分鐘可以決定一個人的命運,也可以決定一間公司的生與死,也有可能完成一件在百年後仍然讓人

津津樂道的事蹟。不是常聽人說一見鍾情?所謂的一見鍾情根本不需要十分鐘,那只是一瞬間。」他說

得頭頭是道。

「一見鍾情?你相信這種事?」女人忍不住皺起眉頭,看他像看鬼一樣。

龍名襲用力搖頭,「不相信,但是我發現自己很喜歡和你說話,你的個性……很直接,不做作,也很有

趣,讓人在談話的過程中感覺喜歡。」

「感覺喜歡?」雖然她懂他的意思,但是他有些不正經又直截了當的態度讓人難免有些尷尬。

雖然不是沒有人在認識她後對她表達喜歡之意,但是……莫名的,她發現自己並不討厭他,至少他不像

某些自以為是、自認魅力無窮的傢伙,擺出高傲的態度封她說著欣賞喜歡的話。

她的表情很微妙,像是對他毫不猶豫的態度感到驚訝,不敢相信他能如此坦白的說出這種令人感到無措

的話語,龍名襲忍不住偷笑。

他一臉無辜的盯著她,「這麼說……你會困擾……不好意思?尷尬?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怎麼有個男人

敢這麼大膽,對一個才認識不久的女人說出這種話?」

都有!

她正想抬起頭,認真的回答他,卻在瞧見他裝模作樣,對她眨眼的和善無辜神情時,莫名的笑了出來。

她發現自己認真的看待他的解釋,雖然正常人聽到這種事必定是認真的看待,可是他的表情啊……擺明

就是想逗她,而且她不覺得討厭,只是覺得……感覺很微妙,像是發現他是個有趣的人,又像是個不正

經、愛開玩笑的傢伙。

笑是一種極具感染力的強大力量,原本陌生的男女,可以因為笑容而拉近甲距離,也可以讓原本仇視的

敵人軟化對對方的敵意。

「那……」

「元薇菁!」一道大聲呼喚打斷龍名襲的話。

她迅速轉頭,看著不遠處正對她揮手的婦人。「媽?」

「你跑到哪裡去了?你爸已經趕不及賣,一堆人排隊要買湯圓,你怎麼這麼慢?」婦人的年紀看起來不

大,身材和元薇菁一樣瘦瘦小小的。

「我這就來了。」元薇菁大聲的說。

待婦人的身影消失,龍名襲疑惑的看著元薇菁,「湯圓?」

「我家就是。」

「什麼?」

「龍名襲。」他才介紹過自己的名字一次,她馬上就記住了。

「嗯?」

「我的名字是元薇菁,剛才你不是問我賣湯圓的攤位在哪裡?就是我家。」

「啊!原來如此。」所以她才會介紹湯圓好吃,因為是她家在賣的嘛!不捧自家的場,要捧誰?

這個男人不算討厭,他說的話雖然有那麼一些令人聽了牙癢癢的,但是相反的,又令她覺得幽默……至

少她不會對他感到有敵意了。心中如是想,元薇菁也逐漸不再對他有敵意。

「不是要吃湯圓?看在你幫我把這些東西搬過來的份上,走吧!我請你吃一碗我爸做的湯圓,包准你吃

過之後會愛上它。」她露出和善的微笑。

「那……我和你是朋友了嗎?你……願意接受我的要求了?」他可沒忘記最重要的事。

「既然你都表現出誠意了,如果我還懷疑你,豈不是太矯揉遙作?」她伸出手,接過他手上的箱子,逕

自走在前頭。

看著她那毫不留戀的離開的背影,龍名襲緩緩的挑起眉頭,若有所思。

「快點啊!慢了就自己付錢喔!」她停下來,回頭說道,然後繼續往前走。

他扯了扯嘴角,眸中閃過有趣的光芒,「來了,等我一下,元薇菁。」趕緊緊加快步伐,跟上她的腳步





龍名襲離開好平安夜市,走向距離約一百公尺、另一條街的十字路口。

一名西裝筆挺的男人看見他,快速打開車門,「老闆。」

「走了,回去吧!」龍名襲噙著微笑,坐進車子後座,同時將手上的幾袋燒烤交給司機兼助理秘書。「

給你的宵夜。」

「謝謝老闆。」他狗腿的鞠躬,隨即坐在駕駛座上。

車子緩緩的行駛,龍名襲閉著眼睛,想到方才的情形,臉上的笑意更深。

「老闆,你看得如何?」司機兼助理秘書看著後視鏡,好奇的問。

「那塊地,我要了。」

「果然,我就知道老闆也看出來這裡的土地未來的價值很不得了,可是我聽說想買這裡的地,成功的機

率很小,先前不少建商開出利多也無法打動這裡的人們。」畢竟他們都是兩代以上的老鄰居,要把他們

分開不是簡單的事。

「呵,會有機會的。」只要是他想要的,沒什麼無法擺平。

那副吊兒郎當的神態,除了讓人看了覺得狂妄自大外,其中隱含的自信也無法忽視。

「那麼接下來呢?老闆,你打算怎麼做?」

「怎麼做?當然是各個擊破。」面對一群人打仗不簡單,但一個一個私下擺平便輕而易舉。

突然,那雙清亮有神的眸子閃過他的腦海。

元薇菁,一個很有趣女人,她毫無心機、自然面對他的態度,還有那張純真不做作的笑顏……也許在得

到這塊土地前,他和她將倉時常碰面。

黑色車子在街道上賓士,昏黃柔和的街燈為漆黑的大地點燃溫柔的光影,在深夜中,安寧盡責的燃放明

光……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TOP

内容看看
佯寶濛濛

TOP

Thank you

TOP

thank you

TOP

回復 2# koko


    謝謝=]

TOP

回復 2# koko

thank you for sharing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thx

TOP

终于看完这个系列了~

TOP

thx

TOP

謝謝分享

TOP

回復 1# koko

Thanks for sharing!

TOP

谢谢分享

TOP

Thx

TOP

thanks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thx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