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尋 《盛夏的旅行》【畢業前夕的愛語之四】

【內容簡介】

五年來,她從不擔心內心的孤獨寂寞無人懂,
因為他不管她是否冷淡以對,都執意用陽光笑臉接近;
她也不擔心會受困於家庭破碎的陰影,對仇人滿心恨意,
因為他會每天帶給她一瓶無糖烏龍茶消火氣,
再說趣事逗她發笑,讓她習慣有他的陪伴,忘卻煩憂;
她更不擔心兩人共養的仙人掌會死亡,
因為他會幫迷糊的她澆水,讓這友誼見證能永恆留存,
呵,這樣的堅貞友情有誰會不滿意?
其實她不滿足,因為她想做的不只是朋友,
可誰讓他們先說好不談愛,她只得把愛意埋藏在心底,
怎知,他根本也不想停在「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情況,
在臨行前和她約定——等他回來後就交往吧。
她是很想等他學成歸來,然後幸福地和他談戀愛,
但意外得知他和仇人的關係後,她不得不忍著心痛遠離……

第一章

    一部黑色賓士車穿梭在台北街頭,開車的司機在等紅燈時,下意識從後照鏡裏看了小姐和太太幾眼。

  從沒見過感情這麼好的母女倆,小姐都十四歲了,還成天膩在太太身邊,從早到晚,好像有說也說不完的悄悄話。

  太太也很特別,見過許多豪門貴婦都沒像她那樣簡樸素雅、不愛出門招搖的,成日關在家裏照顧女兒公婆,家事操持得處處周到,而且太太是他見過,少數不化妝也美麗的女人,她給人家的感覺像是珍珠,光芒雖不太耀眼,卻全身散發著溫潤光彩,讓周遭人有種舒服的溫暖。

  此時太太把小姐摟在懷裏,臉頰貼著她的額頭,不知道聽到什麼,臉龐泛出淡淡笑意。

  太太很年輕,聽說十八歲就嫁給先生,年輕小姐嫁進豪門,而先生又是家裏的獨苗,壓力肯定是很大的,何況兩人結婚多年,只生下小姐一個獨生女,天天面對公婆無聲的譴責,若非性格豁達、脾氣溫順,怎熬得過來?

  剛結婚那幾年,太太的日子過得很辛苦,他每天送先生到公司後回到大宅,經常看見太太受指責,獨自坐在院子裏偷掉淚。

  幸好日久見人心,太太對老夫人、老爺的依從孝順都讓兩老看在眼底,兩老慢慢解除心結,尤其小姐又是愛撒嬌的開朗性子,是全家的開心果,有她當潤滑劑,這個家的氣氛才活絡起來。

  見綠燈了,微微一笑,司機把視線調回大馬路上。

  劉若依靠在母親懷裏,ㄋㄞ著聲說:「媽咪,我敢打包票,可卿阿姨一定會愛死了外婆做的鹵味。」

  她們剛從外公、外婆家回來。每年媽咪生日,會回外婆家小住半個月,因爲是暑假,她就陪著媽咪一起回娘家,對這事兒,爺爺奶奶很不開心,但這是Dad娶媽咪時給外婆家的承諾,再不開心,還是得依。

  今年她們提早幾天回來,因爲她上國中了,補習班、學校的功課都重,若請假太多天,她怕跟不上,外公外婆體貼,讓她們母女倆背起大包小包提早回台北,臨行,她撒嬌說:「等我考完學測,一定回外婆家狠狠住兩個月。」

  「誰不喜歡,你外婆的鹵味是全世界最好吃的。」幼庭想起自己的母親,笑眯雙眼。有母親疼的孩子最好命呢。

  低頭望著女兒。時間過得真快呵,才眨眼工夫,若依就從一個圓圓胖胖的小嬰兒變成十四歲的美少女,很快,她就要長大、談戀愛、工作、有屬於自己的家庭,到那個時候,自己是不是也會像母親一樣,年年盼著女兒生日,讓女兒的公婆放她兩個星期假日回娘家一趟?

  幼庭笑著搖搖頭。想那些做什麼?等以後再想吧。

  細細審視女兒的五官,濃濃的眉、大大的眼睛、微翹的紅嘴唇,在在散發著青春無敵的魔力,加上有一身白皙皮膚,老被人稱贊是白雪公主,而她才十四歲就長到一百六十五公分,以至於婆婆常對若依說:「再長下去,就要越過你Dad啦。」

  每次聽到這個話,公公就會笑著接道:「長高些好,咱們家若依長大後要是當名模,肯定紅翻天。

  若依確實像丈夫的部分多些,天生的電眼、酒窩,還有她一展眉就神采飛揚的表情……她是注定生下來就得到所有人呵寵的女孩。

  「對啊,上次請我小鈞吃鹵雞翅,他到現在還念念不忘呢。」想到同學的饞樣,劉若依忍不住想笑。

  看著女兒甜甜的笑臉,幼庭問:「若依,你很喜歡可卿阿姨嗎?」

  「當然嘍,喜歡得『不』得了。」她加強口氣。

  像可卿阿姨那麼溫柔的女生,誰不喜歡,可惜她模仿不來,就像Dad常說的,「我們家若依什麼都好,就是個性太剛強,以後怕是要吃虧的。」

  這時,媽咪就會笑著回應說:「也不想想,女兒個性像誰?她便是吃虧,也是她爸爸害的。」

  然後,爸就會一手抱她、一手摟住媽咪,問:「若依,我們兩個剛強的父女合力保護軟弱的媽咪,別讓她被別人欺負,你說好不好?」

  這是他們家,最甜蜜溫暖的家!

  她想在這個家裏長大、老去,一輩子都不離開Dad和媽咪。

  「那你覺得,我們把可卿阿姨介紹給你小舅,讓她當若依的舅媽怎樣?」

  可卿阿姨二十六歲了,聽說她家和外公、外婆是鄰居,小時候她和媽咪感情不錯,可惜幾年前家裏經濟出現狀況,她和父母、下面好幾個弟弟、妹妹,都搬離原來的家,從此和媽咪斷了聯系。

  幾年不見,但在三個多月前,媽咪和可卿阿姨偶然在路上碰見,可卿阿姨一眼就認出媽咪,兩人就一起喝咖啡,互道這幾年的經曆,媽咪這才曉得她過得並不順利,她的爸媽搬到鄉下種田,而她高中來到台北半工半讀,之後因爲工作不順利,繳不起房租,就被房東趕出來。

  媽咪知悉此事,打電話徵得Dad和爺爺、奶奶同意,把可卿阿姨給帶回家。

  可卿阿姨人很好,就像她名字一樣,又親切、又善良,會幫忙做家事,會給爺爺、奶奶說笑話,她和Dad也都喜歡她,有可卿阿姨在,所有人都變得很開心,連奶奶都很少挑剔媽咪的錯處了。

  之後媽咪和Dad商量,在公司給可卿阿姨安排一個職位,她表現得不錯,上司很賞識她,可是在她和媽咪回外婆家之前,可卿阿姨說有了工作,不好意思繼續打擾他們,打算搬出去租房子住。

  這消息讓她有點難過,但媽咪勸她,天下無不散的筵席,可卿阿姨老是待在他們家也不是辦法,不過媽咪也有勸可卿阿姨別急著搬,等她們從娘家回來可以再一起幫忙找房子。

  「當舅媽?好啊好啊,我喜歡。」劉若依聽了不停拍手。

  「就這麼決定了?」

  「嗯,就這麼決定。」她重重點頭。

  「若依,告訴媽咪,你喜歡可卿阿姨哪裏?」看見女兒那麼高興,幼庭也跟著笑開。

  「我喜歡她在,這樣奶奶不會隨便對媽咪發脾氣。」

  她雖然被全家寵著,卻沒寵出一副自我中心的魯鈍性子,她的觀察力敏銳,再加上碎嘴的管家,多少明白,奶奶並不喜歡媽咪。

  幼庭揉了揉女兒的頭發。怎麼能怪婆婆發脾氣呢,生下若依之後,她始終沒再替這個家庭增添新生命,可奇邦是獨子啊。

  「原來你喜歡可卿阿姨當媽咪的擋箭牌?」說到底,女兒終究是心疼自己的。

  「是啊,天底下沒有比我們家媽咪更好的人了。」

  「諂媚!」幼庭捏捏女兒的鼻子,笑道:「再想想看,除了當媽咪的擋箭牌之外,可卿阿姨還有什麼優點?要多想一點哦,我得說動你舅舅的木頭腦袋,才能鼓吹他追求可卿阿姨。」

  「舅舅是醫生呢,哪是木頭腦袋?」醫學院的錄取分數高到嚇死人,老師每次都橫眉豎目地威脅他們若不從現在開始努力,別想考上醫學院。

  「你舅舅當上整形醫師後,對漂亮的女生都不感興趣了……」

  「對啊,滿街的人工美女,漂亮女生不稀奇,能找到醜的才了不起,我同學都問我,我的酒窩是花多少錢做的?」

  劉若依說完,幼庭大笑,母女倆抱在一起,又吱吱喳喳說個不停,好似有講不完的話題。

  聽著小姐清脆的笑聲,司機忍不住回頭望去,再次感歎沒見過感情這麼好的母女。只是小姐口中那個可卿阿姨……想著,他的眉毛不禁打結……

  幼庭輕手輕腳打開門,家裏很安靜,她知道公公婆婆去參加老人會辦的旅遊,星期一才回來,丈夫那個懶家夥,現在肯定還賴在床上。

  也是,奇邦的工作很辛苦,每個星期也就這麼一天能睡到自然醒,由著他吧。走進屋前,她對女兒比了個噤聲動作。

  見狀,劉若依微微一笑,心底明白,他們家有個愛睡懶覺的Dad,也學媽咪把食指擺在唇中間,小心翼翼地把外婆給的東西搬回廚房,幫媽咪收進冰箱。

  擺好東西,她們提著行李準備各自回房。

  走到父母房前時,劉若依調皮地咬咬下唇,說:「我要給Dad一個早安吻,看見我提早回來,Dad肯定超高興。」

  早安吻啊?幼庭同意。那個愛女成癡的老公多天沒見到女兒,知道女兒回家,肯定會高興到從床上跳起來。

  「好吧,一起進來。」

  幼庭反身,旋轉門把、打開房間門。

  直到若幹年後,每每想起,她都滿心後悔,後悔自己不該同意若依的早安吻要求,不該在這個時間點打開房門,不該提早回來,甚至不該……爲了給奇邦驚喜,聯合司機隱瞞自己要回家的消息。

  因爲門開了之後,一個教人震驚到無法言語的場面同時在母女倆眼前展現—她和奇邦的床上,有兩具身體交纏著!

  天!那是她忠實愛家的丈夫?是口口聲聲說「老婆是我今生最愛」的老公?是那個經常握住她的手,滿臉感激說「姊姊,你是我的貴人,我會一輩子記住這份恩惠!」的……可卿妹妹?

  張著嘴,喉間卻發不出半點聲音,幼庭看著他們激烈而熱情地在彼此身上汲取所需,突生的絕望狠狠地砸爛她的心……

  猛然回身,發現女兒臉上滿布淚痕,她吞下哽咽,一把將女兒抱進懷裏,遮住女兒的視線。

  聽見動靜,床上兩人停下歡愛動作,看向聲音來源,當發現門口站的人是幼庭母女倆時,頓時錯愕不已。

  羞慚浮上,奇邦飛快下床,套起散在地上的衣褲,滿腦子混亂,試著想理出幾分頭緒,沒想到回頭卻望見嚇到滿臉慘白,只能以棉被包裹住赤裸身子的可卿,心一軟,走到床邊,輕輕摟了摟她。

  這種時候他選擇安慰的人竟是可卿,而不是被背叛的自己或女兒?幼庭凄然苦笑銜入嘴角。好、還真是好呵……

  凝重的氣氛在周遭擴散,她僵立著,靜靜凝睇著丈夫,奇邦也回看她,他感到抱歉,可是已經發生的事,他無力改變。

  幼庭不斷自問:他真是那個愛家、愛妻、愛女的好丈夫?他真是那個在她受盡委屈時,會牢牢握住她的手,說「謝謝你爲我所受的,我們有一輩子的時間,我會慢慢彌補你。」的體貼老公?他真是不時當著公婆的面說「這輩子我有幼庭和若依就夠幸福了。」的優質丈夫?

  那樣溫暖的誓言還在耳邊,她不懂,怎麼會在瞬間……逆變?

  失望、無助、茫然,她的視線緊緊追逐丈夫,多希望他能飛快跑到自己面前,抱著她、安慰她,說他只是一時失誤,說很多次對不起,然後她會爲了這個家庭、爲了若依說服自己,人非聖賢、誰能無過。

  可是他沒有,沒有跑到自己面前、沒有抱她、安慰她、沒有說對不起,他選擇坐在床邊溫柔地擁著可卿,默默給予支持,在這最難堪的一刻,他選擇支持的對象竟然是可卿?

  鏗鏘,心碎一地。

  她用十五年光陰、傾全力維護的婚姻也碎了滿地,她瞬間有一絲恍惚……恍惚間,她十五年青春盡心編織出的不過是一場騙局,心底百轉千回,一個是她專心信賴的丈夫,一個是她喜歡、疼惜的小妹妹,兩個都是她付出真心真意、全心對待的人,竟是這般對待自己?仰頭向天,她無語……

  空氣極其壓抑、沉重,劉若依死命咬住下唇,雙手在身側緊握成拳頭,滿心的恨意化成火焰,恨不得燒毀床上那對淫蕩男女。

  他們狠狠傷了她的媽咪,也徹底破壞她對Dad的崇拜,怎麼可以啊,那是她好愛好愛的Dad,每次有人問她喜歡怎樣的男生,她總是毫不猶豫回答—像我Dad那樣的。

  可是……沒有了,短短幾秒,崇拜變成輕蔑,敬愛變爲憎恨,她看不起Dad,看不起對婚姻不忠的男人。

  Dad怎麼能夠辜負她的敬愛,怎麼可以把她的崇敬丟在地上踐踩?他怎麼能夠和那個壞女人做肮髒事,讓他們約好要一起保護的媽咪受傷害?

  輕輕握住女兒的拳頭,幼庭心碎,對女兒感到抱歉。

  她不斷回想自己做錯了什麼,不斷回想如果在哪個契機點改變,她們今天就可以不必面對這些。她不斷、不斷自責著,想像著接下來呢,接下來她努力十幾年的家庭,還能不能繼續保持完整?

  劉若依感受到母親在顫抖,努力擡高下巴、吞入哽咽。她不夠勇敢,但她必須勇敢,她不能像個孩子,讓媽咪把自己護衛在身後,因爲媽咪除了她……什麼都沒有了。

  輕輕拉開母親的手,輕輕抱了抱她,轉過身,橫眼怒視床上的「可卿阿姨」,以及選擇坐在她身邊的Dad。

  很好,這算壁壘分明了嗎?劉若依冷淡一笑。

  她銳利的目光逼得可卿不敢直視,只得垂下頭,默默落淚。

  見狀劉若依在心底冷笑。受害者沒哭,加害者卻哭得梨花帶淚?先哭先贏嗎?這是在爭取誰的同情呢?

  奇邦起身,低聲一句,「不怕,有我在。」

  一句話,催出幼庭滿嘴酸澀。她原以爲這是自己專屬享用的句子,原來,只要他願意,他就可以是任何女人的支柱。

  下一刻,奇邦走到妻子女兒面前,輕聲道:「走,我們出去外面談。」

  幼庭直視他,緩緩搖頭。這是她的房間,可竟是她被要求「出去」,哭笑不得就是用來形容這樣的場景吧。

  劉若依輕輕回握母親的手、松開,大步向前,穿著拖鞋踩上床被。

  怕髒?不怕,這張床已被弄得夠髒了,她的拖鞋底比床上那個女人的心乾淨一千倍。

  到了可卿面前,她狠瞪著。永遠永遠,她不會再喚這人一聲可卿阿姨。

  她眼底的恨是修羅地獄裏的火焰,燒灼了可卿也燒痛了奇邦,可卿下意識縮了縮肩膀,一個才十四歲的小女生,那目光竟凜冽得讓她無法招架。

  「若依,你要做什麼?」

  急切間,奇邦奔回可卿身邊,那副心急心疼的模樣,看得幼庭心寒不已。那是愛情,她不會錯認,可如果他們之間有的是愛情,那她和奇邦之間還剩下什麼?

  看著急急趕過來的Dad,劉若依冷冽一笑,視線從他臉上往下掃,直到他放在那女人肩膀上的手,定了三秒。

  曾經,那隻手牽著她,一筆一劃寫下劉若依三個字;曾經,那隻手輕拍著她的肩,告訴她,沒考第一名也不要緊;曾經,那隻手一把將她抱在胸前,甜甜的、溺愛地說:「我的小若依,爸爸要疼你、愛你一輩子。」

  可是現在……眼光從那隻厚實的大手掌往上,她追逐著小三的目光。

  「若依……」可卿下意識低聲輕喚。

  「不許用你的髒嘴喊我的名字!」

  話出口的同時,劉若依揚起右手,傾盡全力,一巴掌狠狠往她臉上甩去。

  —重重的一聲,同時敲上了在場所有人的耳膜。這一掌,她打的不是那可恨女人的臉,而是她與Dad的父女情。

  五根指痕瞬間印上可卿的臉,淚水卻在幼庭頰邊無聲滴落。女兒的恨她也有,只是她無法這般不瞻前顧後。

  上前,她想把若依帶離,沒想到奇邦動作更快,他一把抓住若依的手腕將她拉開,力氣之大,令若依一個踉蹌,險些沒站穩。

  「若依,你在做什麼?」他對女兒怒吼。

  瞪視Dad,她瞪到兩眼發痛、手也痛,可她沒哭,反而擡高下巴,笑得張揚。

  「看不出來嗎?我在教訓一個不知廉恥、沒有良心、忘恩負義、以怨報德的爛女人。」

  對父親說完,劉若依恨恨轉頭望向可卿,一句一句厲聲質詢。

  「請你摸摸自己的良心,在你沒有地方可以住的時候,是誰助了你一臂之力?你沒有錢的時候,是誰在你的包包裏偷塞錢?在你沒有工作的時候,是誰爲你求來工作?

  「幾百次啊,幾百次你握著媽咪的手,告訴她,如果有來生你要做牛做馬回報她的恩情,原來你就是用這種方法回報?你不斷說尊敬媽咪、愛護媽咪,原來尊敬和愛護的最好方式,就是和Dad上床!」

  話不經醞釀就脫口而出,因爲怒火已燒爛她的心肝腸肺腎,她不顧後果,就是要這個壞女人伏誅。

  「若依,夠了。」奇邦惱羞成怒,把女兒拽到一邊,不許她靠近可卿一步。

  「不夠!」她大吼,甩開父親再次沖上前,用力扯住可卿的頭發往外拉,痛得可卿低頭,哀聲呼救。

  「若依,給我放手,不要做這種沒有家教的事。」

  奇邦氣急敗壞,也跟著沖向前,扭住她的手腕,加重力氣想讓她吃痛放手。

  喀啦,一陣巨痛,右手受傷了,但她打死不松手,她要的是讓對方承受多於自己十倍的痛,所以她狠下心腸,把全身力氣施加在對方的頭發上,狠狠扯過,下一刻,五指間纏繞著一把斷發,那女人的呼痛聲,讓她嗅到一絲報複的快樂。

  見可卿尖叫,兩手按住頭,淚水不停往下墜,奇邦惱羞成怒,直覺揚高手心,向女兒揮去。

  —他沒節制力道,這巴掌不只打歪了女兒的臉、打破她的唇,指甲劃過處更在她臉上留下一條近十公分的傷痕,血絲迅速從嘴角、臉龐滲了出來。

  幼庭震驚地望住奇邦。從來沒有過呵……若依再不乖、再不聽話,他連碰都沒有碰過她一下,現在他竟爲了個外人打傷女兒……不,或許此刻,她和若依才是外人。

  第一次,她明白,心死是怎樣的感受。

  幼庭與奇邦視線相觸,看著他把可卿納入懷中,那護衛心疼的模樣,把她所有的感覺一寸寸、一分分撕扯開,鮮血  地流出,那已不只是痛,還有更多絕望。

  還以爲,奇邦很愛她;還以爲,自己懂他,如同他懂自己;還以爲,他們會心手相攜,成爲美滿婚姻的最佳典範,原來……她的以爲不過是假象,原來真正的愛情會讓人不顧一切,便是疼愛多年的女兒也不吝惜下手……

  慘澹一笑,她已明白奇邦的選擇。

  劉若依並沒因爲一個巴掌就屈服,她看一眼巨痛的手腕,相信自己臉上那個會更加精彩,父親的暴力沒有壓下她的暴戾,因爲她和她父親都有剛硬的性情。

  「我這樣就叫做沒家教?那您的標準在哪裏?難道找姊夫上床才是天底下最有家教的事?難道背著妻子和小三上床是最有家教的事?難道以後我被丈夫這樣對待時,是因爲我不夠有家教……」她咄咄逼人。

  她心底清楚,倘若手上有一把刀,她會毫不猶豫地朝對方砍去。

  幼庭看著女兒的強硬,苦苦地蹙起雙眉。傻女兒呵,她何嘗不氣、不傷心,她何嘗不想沖上前去,把那個女人狠狠抓起來,怒聲相詢?只是撕破了臉,她和奇邦之間的裂痕會不會成了溝壑,再也跨越不了?

  她明白,奇邦已經做出選擇,可她也得選擇,她明白女兒需要父親、需要一個完整家庭,便是心會因此被絞成碎屑也義無反顧,是的,爲了女兒,她必須吞忍。

  無助地閉了閉眼睛,她咽下心酸委屈,勉強自己出聲,「若依,我們先出去,讓你Dad和可卿阿姨整理好後再談。」

  「有什麼好談的?你這個死女人馬上滾出我家!」

  怒火燒掉劉若依所有理智,她眼底透出森然恨意,死死地盯住對方。

  可卿不敢看她一眼,只能把頭向奇邦胸口埋去。

  這動作更加刺激了劉若依,她咬牙切齒,恨得不顧手痛,硬抓起地上的行李袋向那女人怒砸而去。同時間,她父親一把將對方護在胸前,那一下,沒打到壞女人,卻打上她父親的背。

  奇邦怒目瞪向女兒,她毫不猶豫地瞪回去。她不怕,她從來就不是弱者,她,要保護母親!努力將淚水往腹間擠,她半滴都不準它們往下淌,堅強地與父親對峙著,四目相抗,誰也不肯退讓。

  「若依,乖,我們先出去。」幼庭歎氣,上前拉住女兒的手,分明心碎、分明心力交瘁,她還是強撐著,給女兒一個安慰笑臉。

  沒錯,她永遠不會忘記,除了妻子這個身分,她還是若依的母親,她可以沒有愛情婚姻,卻不可以讓女兒一傷再傷。

  幼庭給了奇邦和可卿足夠的時間整理,她自己則帶女兒到附近的診所看醫生。

  劉若依臉上不只有傷,還有觸目驚心傷口,右手腕更脫臼了,醫生給她打過針、綁上固定繃帶,臉頰也貼了一大塊紗布。

  離開診所前,護士小姐低聲問:「要不要我幫你們報警?」


  報警能挽回一個男人的心?

  幼庭苦笑。奇邦的心怕是早已不在自己身上,如果她不是個母親,她根本不願意留下、不願意傷害僅存的自尊心,但她是,所以只能把女兒放在所有考量之前,若依是那樣崇拜奇邦呵……

  一路上,母女兩人誰也不肯開口,她們只緊握住彼此的手,默默地給予對方勇氣。

  回到家,奇邦和可卿已坐在客廳裏等待談判。

  幼庭看一眼兩人緊靠的身影,心已然千瘡百孔。這樣的婚姻得用多少的忍耐才堅持得下去?

  同樣地,奇邦看見女兒臉上、手上的紗布,心疼不已,自覺對女兒失控了。快步走到妻子女兒面前,他眼底有無數的罪惡感。

  「若依……」

  她把臉撇過九十度,臉上滿是倨傲。

  幼庭深吸氣,輕拍女兒的肩膀,柔聲說:「若依乖,你回房間休息一下,等會兒媽咪倒開水上去給你吃藥。」

  見女兒不放心地握緊她的手,她輕搖頭。她必須爲女兒把傷害降到最低,而接下來的談判,無疑是最傷人心的事情。

  「不要擔心,媽咪保證會好好的,你乖乖上樓好嗎?」

  她點頭,順從地走上樓。

  幼庭看著女兒身影消失,才轉身對奇邦說:「放心,沒有縫針,醫生擔心她臉上留疤,特別做了處理,不過她的手腕脫臼,已經打過針、領了藥,醫生說需要好幾天才能痊癒。」

  「我很抱歉,我不知道……」回複理智的他對自己的行爲很歉疚。

  「我明白,是若依失了節制,沒辦法,她的性子像你。」

  看著丈夫的臉,恍惚間,她回到十五年前,那時他們初見、熱戀,兩個年輕到還不適合結婚的孩子擅自決定了婚約。

  是因爲當年心性不定,如今反悔?還是因爲十五年來,在職場上的成功讓他有了不同眼界,而她仍然一如當年,單純、無知、缺乏進步?

  如果是,他爲什麼不告訴她,她願意進步、改變,更願意盡全力維護愛情和婚姻,從結婚那天起,她就沒有想過分離的啊……

  奇邦打破沉默,拉起幼庭的手肘,輕聲道:「我們談談好嗎?」

  「好。」她不看可卿一眼,繞過她走到沙發前,坐下。

  可卿猶豫地望向奇邦,他握起她的手,帶著她走到妻子對面的位置坐下。

  幼庭瞄一眼兩人相交握的手,一片茫然空洞。他既然對她無真心,何必把愛掛在嘴邊,讓她空想了十幾年,讓她爲愛忍受周遭所有不平?

  「幼庭,我們並不想傷害你……」

  「省略華麗的開場白吧,不管你想不想、願不願意,事實上都已造成傷害,若依臉上的傷雖然幾天後就會痊癒,但她心口那把刀是你親手插上去的,也許幾年、幾十年,它都還會在那裏。」幼庭冷淡地拒絕無聊說詞,空言幻語。十五年來,她聽得夠多了,沒有愛就沒有愛,有心無心都無所謂,她在意的是接下來呢?

  望著她臉上的悲憤,奇邦啞口。

  可卿見他不語,插話說:「幼庭姊,對不起,我真的很愛姊夫,過去三個月來我不斷克制自己的心、不斷壓抑不該存在的愛情,我不允許自己對不起你,但是……什麼法子我都用過了,我沒辦法控制心……」

  所以呢?她的愛情重要,所以別人的婚姻不重要,她的心不能克制,所以別人的家庭就該被犧牲?以這種論調延伸下去,不就是那句過分到讓人痛恨的—「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她是她見過最可怕的女人。冷淡了眉眼,幼庭再度拒絕,「對不起,我沒有太多時間心力探討你們的愛情,我還有一個女兒,才剛十四歲,她很哀傷、很悲憤,她才是我真正需要花心思的對象。」

  奇邦看著妻子溫潤卻布滿哀愁的臉龐,他明白,自己傷她傷得徹底。

  他曾自私地想過,讓可卿搬到外面,那麼他可以同時擁有愛情與家庭,而今他明白,事實終有浮上台面的一天,無論如何,幼庭和若依終會受到傷害,他的自私無法成立,他終究要在兩方當中做出選擇。

  他明白,這個選擇會讓自己一輩子背負罪惡、一生後悔,但是一個十分鍾前方才知道的消息,讓他無法舍棄可卿。

  「幼庭,我們離婚吧。」

  她輕咬了咬下唇。沒錯,這才是她想要的,不要開場白、不要激情辯論,她只要他一個結論。

  只是……分明早已猜出這個結論,心還是酸楚不已,苦澀頓時泛過心間。十幾年夫妻生活,換得他一個連掙紮都不曾的結論,是她這個妻子做得太失敗,還是她從來不曾認識他的愛情?

  咽下滿腹凄涼,他攤出底牌,現在輪到她了。

  「對不起,我不會離婚的,我的孩子需要一個父親、一個正常成長的家庭,我從走入禮堂那天,就確定婚姻是一輩子的事。」她轉而望向可卿。「如果你真的愛奇邦愛到無怨無悔,又如果你真的在乎過我給你的恩惠,那就請你離開這個家,成全我們的婚姻、我們的家庭。」

  她極力控制了,在回家的路上練習過的,她以爲自己可以很理智,可以把感情抽出,可以把這件事當成談判桌上的交易,沒想到……話說著,淚水無聲卻滑落裙間。

  自問,如果當初她知道愛情會化成一堆灰燼,她還有沒有勇氣闖進一個不歡迎自己的家庭?如果當初,她知道愛情的終點比自己想像得更近,她還會不會義無反顧,拋下學業跟著這個男人?

  不會的吧,她會好好念書,她會有事業、有能力,不會是一個只認識柴米油鹽的粗鄙女子,她也會有全然不同的人生,沒有一個會向自己提出離婚的丈夫。

  「幼庭,不要這樣子,我對可卿—」

  她截下他的話,「是真愛?那又如何,當年你也說過愛我,愛到想要一輩子牽絆著。相信我,你的愛會淡掉的,也許十五年不到,就淡得連痕跡都找不到,與其要一份隨時會消失的愛情,不如維持住這個家,維持住女兒對你的信賴。」

  下意識間,她偏激而刻薄地否認自己曾經深信的愛情。

  聞言,奇邦的濃眉擰成一條線,走到幼庭面前雙膝跪下,緊閉雙眼,咬牙說:「對不起,可卿肚裏的孩子也需要一個父親、一個正常成長的家庭。」

  孩子……他們之間已經有了孩子?今天根本不是單一意外,說什麼「過去三個月來我不斷克制自己的心、不斷壓抑不該存在的愛情……」,是假的!說什麼「我並不想傷害你」,也是假的!

  通通是假的,她真心真意經營的婚姻,是假的,他給的承諾,是假的,他喊她愛妻,也是假的……問題是,她竟然爲了這些假戲卯足了全勁?

  奇邦幾句話,把幼庭從人間打入十八層地獄。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谢谢
腹有诗书气自华

TOP

回復 2# 芋頭豆花


    謝謝分享

TOP

thank you

TOP

thanks a  lot
Nicole

TOP

thank you for sharing!!!

TOP

謝謝

TOP

謝謝

TOP

3q

TOP

回復 2# 芋頭豆花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