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寄秋《香妃好毒》[重生一門技術活之一]


出版日期:2014-07-25


因為發現王妃和人有私情,她被迫喝下一碗毒湯,
本以為這下會魂歸地府,卻不料——
一睜眼居然回到剛嫁入王府、意外落水的時候,
王爺還像是換了個人似的溫柔照料她,叫她愛妃?!
重生前,即使她再怎麽愛他,他眼中只有王妃,
所以老實說,這情況真是讓她心中驚嚇多於喜悅,
但這也是她的好機會,有助於她贏得他的心,
這回,她同樣細心打理他的食衣住行,卻不再讓王妃搶功;
想法子讓他和弟弟和好,不讓他有所遺憾;
並且販賣香品賺錢,好讓他在戰時能籌措糧草,
以免像前世一樣,因有心人插手而獲罪,
可沒想到這樣防備還不夠周全,敵人又生一計,誣陷他通敵… …


第一章
  這……這不可能……不可能是王妃
  一定是看錯了,一定是她夜深了還待在外頭,受了風寒,燒得頭重腳輕,兩眼昏花看錯了,把哪個側妃錯當成知書達禮、婉約端莊的王妃,該找個大夫治治眼花的病了。
  可是,那一身碧色繡荷花比甲、百花曳地裙,還有珍貴的月白繡柳錦衣,是何等的眼熟呀!不久前她還見那笑靨如花的女子穿在身上,玉指輕撫過衣裳,讚了一句——「三妹,繡得真好,真是巧奪天工,二姐沒白對你好,給姐姐我增彩不少。」
  二姐……那件繡荷比甲和百花曳地裙出自她手,外罩錦衣的青柳垂湖亦是她的巧思。因為二姐說旁人縫製的衣衫穿不習慣,總是彆扭得很,還是自家姐妹的手藝合心意,於是她連著三天三夜不眠不休,趕著在上元節前夕完成,夜裡燭火不足還傷了眼,連著好些時日看物不清不楚、模模糊糊一片白光。可為了二姐,她心甘情願,誰教她只能依附二姐而活,這是她卑微的命運。
  但是今夜為何讓她看到令人痛心的一幕,高高在上又受盡寵愛的二姐,怎麼能做出那樣的事,背著王爺與人有私情,二姐對得起一心疼惜,給予她榮華富貴的夫婿嗎?
  忽然房內的人往窗外看來,週盈瑞心一驚,轉身慌忙離去。
  三月清風拂過,竹葉沙沙作響,她慌不擇路地從竹林穿梭而過,微喘、面色蒼白而驚惶,手上繡著淺紅海棠的帕子因纖纖蔥指的緊捉不放而皺得不成樣子,有如廢布。
  她慌著,不敢大聲喘氣,編貝玉齒緊咬著沁血的下唇,秋水瞳眸因驚懼而蓄滿盈盈淚光,她走得飛快,好似有人在後頭追趕著,不住回頭的張望,心跳始終沒法平復。
  忽地,飄忽的黑影自周盈瑞眼前竄過。
  「啊!」她驚恐低呼,雪白柔荑撫按著左胸,面上血色驟失。
  「小姐、小姐,你怎麼了,是奴婢,你受了驚嗎?」說話者壓低聲音,好似怕人聽見。
  「小、小青?」捂著胸,她驚魂未定。
  月光 ​​下,影影綽綽,似有許多人。
  「是奴婢。小姐,你有沒有事?奴婢想著夜風微涼,怕小姐你在園子裡散步受了寒氣,回屋取了件披風,誰知回來就瞧不見小姐了。」她嚇死了,以為小姐失足跌落足以淹死人的荷塘。
  王府別院,坐落湖光山色之中,有一處荷塘是引溫泉水,池水冬日不結冰,一年四季可見各色荷蓮開滿水波蕩漾的池面。
  傳言,曾有宮妃來此而不慎落水而亡,屍身未曾浮起,而後此池的荷花開得特別嬌豔,以朱紅色的血蓮最受人矚目,花開九十九蓮瓣,片片鮮紅似染上人血。
  「我……我沒事,只是走岔了路……」一說完,她苦笑,心口的澀意有如食了黃連。
  別人走錯路無妨,循著原路返回即可,無風亦無雨,風平浪靜,前路雖暗淡卻有引路燈籠。
  而她走岔了路卻是再無回頭路,前路看似明亮平坦,可是她已明白了,這條路怕是走不下去了。
  是盡頭了吧!
  「小姐,奴婢扶你,你小心走……小姐,你的手好冰,手心全是汗水,你怎麼了……」小姐的手好像在發抖,是著涼了?還是被她嚇著了?小青不解又憂心地攙扶身子輕顫不已的主子。
  臉色白如紙,她慌亂地捉緊忠心小婢的手。「扶……扶我回房,什麼都不要問,快回去。」
  「是的,小姐。」小姐說不問就不問,她聽話。
  「……還有,都入府三年了,你還改不了口嗎?不能喊我小姐。」寧王府裡的規矩嚴得會要人命,只要一句話回答得不得體,或者一個眼神有失恭敬,動輒摑掌、杖斃。可為了夏姨娘,她得撐住,行為舉止不能有一絲差錯,活得再卑賤也要咬牙活下去。
  「小姐……是的,週側妃。」小青喊得彆扭。
  週側妃……是呀!寧王側妃,是個妾。二姐陪嫁的媵妾,在她的要求下姐妹共事一夫。
  二姐應該也是喜歡王爺的吧!
  可是,在無盡的呵護下,她為什麼還做得出那種事,難道王爺的深情厚愛在她眼中不值一哂?
  回到流雲小築,面容清妍、眉眼稚嫩的周盈瑞面上猶帶不安的驚色,芳齡十八的她看來如初入府時的稚嫩,白裡透紅的肌膚宛若初生幼女,乍看之下以為只有十五、六歲,少了少婦的嫵媚嬌豔。
  她有著孩子般天真無邪的純真面龐,可是她的心已經老了,與童真的面容恰恰相反。
  尤其在今晚過後,原本不輕鬆的心更為沈重。
  「小青,備水,我要淨身。」
  「是的,週側妃。」
  兩個服侍的丫頭一左一右抬進一大桶熱水,兌了冷水,待水溫適中後,光滑如玉的柔膩身軀滑入冒著熱氣的熱水里,水面上輕灑一片又一片的月季花瓣,片片鮮豔若血。恍惚間,她看見自己的身體流出如月季花瓣般鮮紅的血。
  莫名地,她為之一顫,明明泡在微燙的水里,全身被清香四溢的熱水包圍著,可無來由地從腳底涼了起來,寒意穿過背脊直透頭頂,渾身上下無處不發寒,手腳冰麻無感。
  她,被發覺了嗎?
  她恐懼著,卻也為了他而心痛,悲傷。
  他們是人人稱羨的神仙眷屬,實際上竟是虛情假意,她曾經多麼的羨慕兩人的鶼鰈情深,以為情到深處便是如此,即使四目相望也是有情的,願化流螢默默守護這份深情。
  沒想到情是假的,她更愛的是「權勢」。
  「小青,幫我把發絞乾,點一支安神香助眠……」白玉足踝透著淡淡皂香,柔美而瑩潤。她一襲素白衣裙,蓮步款款,如細柳裊嫋,微帶著水氣的濕髮如上等絲綢,黑得宛若夜色。
  「你還需要助眠嗎?不如喝點百合蓮子湯甜甜口,夜深了也該歇息了。」長睡不起。
  忽然響起的女子嗓音嚇著了獨自沉思的周盈瑞和小青,叭嗒,一條半濕的長巾落地。
  「二……二姐」
  身著華裳的女子貌美如花、眼眉如畫、豔色逼人,丹朱櫻唇似沾了露水,盈盈潤澤。好一位美人,艷麗絕倫,看似慵懶無力的眼角一挑,剎那風情萬種,銷魂蝕骨,叫人不飲醺然。
  「妹妹喊錯了吧?在寧王府裡,本王妃的地位是你這輩子再怎麼仰望也不可及的。」憑她也配和她稱姐道妹,不過是螻蟻之輩,她輕輕一抬指就能將其揉成粉末。
  稚嫩的臉龐上浮起一抹絕望的灰白,她身一曲行禮,不敢違逆,「是的,王妃,婢妾逾禮了……王妃深夜到婢妾屋裡不知有何事,你的身子可好些。」
  她藏在袖子裡的蔥白纖指顫抖不 ​​已,必須很用力的握緊,指甲刺入肉裡,才不致讓表情暴露出她的恐懼。
  眼尾余光瞥見被摀住嘴,面露詫異的丫鬟小青,她一臉不解和困惑,以及一絲絲似有所覺的恐慌。
  珍珠和翡翠,她另外兩個一等丫鬟則眼帶喜色的站在王妃身後,她有些……懂了。原來她們是二姐的人,從來就不是忠於她的姐妹。
  平時銀鈴般的笑聲在此時相當刺耳,美色迫人的寧王妃揚起小指。「本王妃不怪你,誰讓你是出身低微的庶女,自幼未受嫡母教養,和商家出身的夏姨娘一樣低賤。」
  一提到生母,她心裡的懼意轉為替生母難過的痛意。身不由己的母女倆從未有過一日的舒心,只能仰他人鼻息。「王妃說得是,婢妾是區區螢火,難以與日月爭輝。」
  「憑你?」她輕哼,含嬌雙瞳一閃殺意。「本王妃的光華也是你能仰望的?月桂、月吟,還不把本王妃賞賜的百合蓮子湯送給周側妃,一滴都不許剩下,知道嗎?」
  「是的。」
  月桂、月吟、月梢、月季是寧王妃出嫁前嫡母所送的四個一等大丫鬟,寧王妃並非嫡母所生,乃是記名的庶女,因所嫁的寧王地位非凡,是當今皇上的四皇子,為了抬高她的身分才記在嫡母名下,成為名義上的嫡女。
  而在多年的磨合下,月桂、月吟已是王妃視為左右手的心腹,而月梢亦是可用的幫手,私底下替王妃處理了不少見不得人的骯髒事,她較年長,已許給王府的管事,年後完婚。
  至於月季,向來寡言少語,該她做的事從不推諉,為人伶俐但不多事,謹守本分,常讓人忽略她的存在。
  「你……你想幹什麼?」望著逐漸逼近眼前的甜湯,她面無血色的倒抽了口氣,水眸圓瞠。
  美貌過人的寧王妃捂唇輕笑,笑意森冷。「你看見了吧!你認為我會心胸寬大的留下你?」斬草不除根,死的人就是她。
  「我……二姐……我們都是周府女兒,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我不會出賣你……」她說了就有人信嗎,在王爺眼中,誰也及不上溫情脈脈的王妃。
  若非親眼所見,她也不相信今晚以前溫柔可親的二姐居然對王爺生有二心,繾綣柔情給了別人,辜負王爺的愛。
  不過,會不會是她錯了呢!也許二姐並非如她雙眼目睹那般負心,而是另有苦衷,是逼不得已的?
  ……不,若是如此,二姐又怎會想毒死她?
  眼見百合蓮子湯越來越近,澄澈甜湯透映出她咬著唇,死白的面容,心底那一抹為其開脫的想法漸漸消失,取而代之是悲憤的痛心。
  她們是親姐妹呀!雖非一母所出卻也相處了十數年,這些年來她戰戰兢兢的活著,盡量不彰顯自己,藏起原有的本性,她總是迎和著別人生活還不夠嗎?為何還要逼她舉步維艱,再也過不下去呢!
  她不懂,真的不懂,二姐幾時變得這麼心思歹毒?
  或者,是她一直沒看清二姐,二姐不是她想像中的良善敦厚。
  「我只相信死人開不了口,妹妹,你單純得讓人想笑。」美麗容貌忽地一沉,冷漠而無情。「月桂、月梢,還不動手,再不把百合蓮子湯蓮子湯灌入周側妃嘴裡,本王妃就賞給你們。」
  賞給她們……想到加了料的百合蓮子湯,心有遲疑的月桂、月梢打了個冷顫,原本還有的良知全被掐斷了。
  誰能不自私,死別人總比死自個兒好,月桂、月梢,一個拿著瓷白繪喜鵲登梅湯碗,一個從後將試圖逃跑的周盈瑞扣住,合力將嘴撬開,硬灌。
  一旁的小青看得目瞪口呆,縱然她看不懂王妃突然蠻橫的舉動,卻也感覺到一絲不對勁,她掙扎著想掙開身後膀圓腰粗的婆子,卻沒辦法……
  「……不,二姐……你怎麼能……這樣對我,我們是姐妹……」澀澀的液體灌入口裡,她眼底的兩行清淚順頰而下,竟有股淒絕的美。
  那是臨死前的絕美,伴隨著苦澀和不甘。
  她不能這般死去,不能,她還有在周府被人拿捏的苦命娘親夏姨娘,以及放不下的……他呀!王爺、王爺、王爺……你會為我的死而難過嗎?
  週盈瑞的眼中有著濃烈的不捨,不是為了她自己,而是為心中那位令她動心的偉岸男子。
  「姐妹?」寧王妃冷笑,不屑之色溢於言表。「要不是你有可用之處,可以幫我做我不能出面做的事,你以為我會好心地帶你入王府,讓你分走我的夫婿。」
  果真天真得可笑,到死還不曉得自己只是一把好用的刀,傻乎乎地擋在前面,掃盡一切不利於她這個王妃的阻礙。
  「二姐,你……」一口血從口角溢出,她面色由白轉青,腹痛如絞,眼神多了難以置信。
  「讓你死得更明白些,王爺有一正妃兩側妃、四名妾室的規例,不是你也會是別人,我先把你弄進來佔了一個側妃的位置,後進的側妃就不是我的對手,我會讓你去鬥倒她,坐收漁翁之利,王妃之位誰也覬覦不了。
  「凡是嫁入皇家的女人皆出身不凡,即使是側妃,也必定有背景或靠山的官家千金,她們都是我不能輕忽的敵人,我不會讓其中一人借勢踩在頭上!」而被她點名嫁人王府的庶妹是她絕佳的兵刃,既聽話又順從,她有意無意地挑撥兩句,不用自個兒出頭就有傻子挺身去擋,她樂得作壁上觀,還能搏得賢名。
  「王、王爺他喜……喜歡你,你為什麼還要……你不可以踐、踐踏他的真心……」若是王爺得知真心相待的王妃從背後捅他一刀,他是何其傷痛呀!
  到了人生的最後一刻,週盈瑞心裡念著的還是少用正眼看她的人,她對他的愛意這輩子再也沒機會說出口了。
  「哈!真心?這才是天大的笑話吧!他若是一心一意地待我又怎會進你的房,還想讓你生他的孩子,哼!他作夢,不是從我肚皮生出來的,他休想有別的子嗣。」她要她的王妃之位牢不可破,她生不出來誰也別想生。
  「孩子……」撫著平坦小腹,週盈瑞流露出渴望。
  「看在你快死的分上,老實告訴你一件事,在你入府的第三個月,有一回你小日子連來七、八日,我讓太醫跟你說你身虛體弱,有宮寒之症,得長期服藥方能改善,實則在你的補藥裡加了一味,你這輩子都不可能有孕在身。」
  「什麼你……」她居然做出這麼惡毒的事。
  「不過那次可惜的是來的是癸水而非滑胎,要不然就更有趣了,我真想瞧瞧你痛不欲生的神情。」她在笑著,那麼的愉快而……邪惡,彷彿看到別人痛苦給了她無上樂趣。
  不斷溢出的鮮血染紅了月牙白衣衫,她眼底滿是紅絲,以及止不住的淚花。
  「你……你會有報應的,我做……做鬼也不放過你,二……二姐……不,週盈雲,你得意不了太久……」
  啪!一聲巴掌聲清晰的在屋內迴盪。
  「珍珠、翡翠,還不伺候你們主子上路,遲了王爺可要問罪。」報應?她敢做還怕老天收她不成。
  珍珠、翡翠手腳俐落的將軟癱在地的周盈瑞抬上床,拭去她嘴角血漬換上乾淨寢衣,動作俐落得好像常乾這種事,一點也不含糊,面上看不出半絲愧色和不安。
  「妹妹不用擔心,小青很快就會去陪你,即使她從頭到尾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永絕後患,她不會留下禍根。
  「王……王爺會追問我的死因……」二姐不可能瞞天過海,她再不濟也是王府側妃,宗人府會著人查探。
  「急病暴斃還需要理由嗎?小青照顧不力,唯恐受罰,以身殉主以全忠心,妹妹一路好走了……」
  不、不可以!放開她!小青是無辜的,一無所知,留下她一條命,她不會告密。
  小青、小青,是小姐對不起你,你快逃,逃得遠遠的,不要再回來了,小姐沒用,護不住你……
  夏姨娘……女兒還沒喊你一聲親娘,對不起,你不要哭……
  好熱、好痛、好難受,為什麼她全身像在火爐上烤一般,又熱又燙地想跳入冰池裡,讓冷水洗去火燎的灼痛。
  王爺、王爺……別難過,妾身不能再伺候你了,往後的日子多保重,妾身只希望以後王爺能看見一些以前忽略的東西,明白人心最難測……
  「什麼死不死的,不許胡說,安心養病。」低沉的男聲溫潤中帶著一絲憐惜,奇異的讓她舒服了些。
  唔!好舒服,是誰的手掌好大,覆蓋在她額頭上,溫柔地撩去覆額落髮,給了她無比舒暢的安慰……
  咦!等等,養病
  她不是死了嗎?一縷芳魂飄向無邊無際的幽冥,她猶記得闔上眼之際,見到一條煙紫色腰帶勒住小青頸項,將小青高高吊在房樑上,小青掙扎著踢掉腳上的繡花鞋……最終再也不動。
  不——不要死,是我害了你……
  一口氣喘得急,面色漲紅的周盈瑞像是被無數白骨追趕,她驚慌失措地猛然睜開黑玉般瞳眸。
  「怎麼了,瞧你驚出一身冷汗,夢魘了是吧!喝點安神湯鎮鎮心神,別慌,我在呢!」沉穩的嗓音能安撫人心。
  一隻粗黝大手拿著精緻薄胚瓷碗,湊到鼻前的藥味深濃而難聞,不自覺喝了一口的周盈瑞想到死前的那碗百合蓮子湯,讓她驟然瞪大眼,不知哪來的氣力一把推開瓷碗,她不想再被害一次,人都死了還要毒害她不成。
  但是她沒有聽到瓷碗落地的碎裂聲,只有近乎無奈的輕笑聲,近在耳畔,十分地熟悉。
  「是……王爺?」難道是上天對她的補償,讓她能在有王爺陪伴的幻覺中死去……不,一定是聽錯了,是鬼差來拘她了。
  「有本王在,誰敢拘你的魂魄。」沒有他的允許,誰也休想動他的愛妃,神鬼也不能。
  咦!是閻羅王嗎?否則她沒說出口他怎知她心中所思?
  週盈瑞眼前一片模糊,她很吃力地想看清楚周圍,可是只隱約瞧見桌上有一盞燭火,淡淡的燭油氣味飄散在四周。
  她有些不解,也有些困惑,明明已經是死了的人,為何還能感覺到些微的疼痛,甚至感覺被人抱在懷裡呵護的安心。
  是她陷入迷離幻境嗎?還是在作夢?沒聽過人一死還會入夢,或者是死前上天的一絲憐憫,成全了她想都不敢想的心願。
  「看來你真的是病糊塗了,連自個兒喃喃自語都不曉得,讓本王看得好心疼。」應該退熱了還一臉迷糊,這一病小臉瘦了一大圈,好似更稚嫩了,讓人狠不下心斥責。
  「喃喃自語……等等,我生病了?」不是魂歸陰司了嗎?她仍能感受得到月桂壓著她雙肩的力道,尖銳的指甲深深地扎入肉裡,但身體上的痛比不上得知真相的心痛……
  「來,把藥喝了,你都病了三天,再不好起來本王都要溫太醫給你陪葬了。」連個小小風寒都治不好還當什麼太醫。
  視線漸漸清明,看著放在嘴邊的濃稠湯藥,周盈瑞心驚的再度推開。
  「不,我不喝,我不會再讓人害我……」
  「你說本王會害你?」低低的聲音包含一絲不悅。
  本王……她倏地一驚,錯愕不已地抬起螓首。
  「你……你是王爺,我……我沒有死……」
  「誰說你死了,本王先砍了他腦袋。」寧王陸定淵表情凶惡,單手扶著懷中女子,眼神凌厲駭人。
  「我沒死……」她低聲輕喃,有幾分驚愕和迷惑。
  她怎麼可能還活著,二姐不會容許她活著礙事。
  房內嬌吟粗喘交織,二姐騎在全身赤裸的男子腰上,渾然忘我的前後搖擺細腰,而身下的男子不是寧王的面孔,而是……
  驟地,她不敢再回想種種不堪的景像,湖泊一般澄淨的水眸慢慢蓄滿淚水,眨也不眨的望著近在面前的俊顏。
  她沒死嗎?
  還是上天再一次的捉弄,給了她冀盼再將她狠狠推入谷底,讓她在絕望的深淵爬不起來。
  「小傻瓜,哭什麼,不過是著了點涼,喝幾帖藥就會好了,瞧你可憐兮兮的哭得像小花貓。」大概驚著了吧!又是高燒,又是叫人聽不真切的囈語連連。
  「你……你真的是王爺?」周盈瑞有些不安,心裡惶惶然,成為寧王側妃快三年了,他從未對她有過半句溫言軟語,更遑論是……寵愛?
  因為太過突兀了,一反她所知的常態,她反而沒法相信眼前柔情似水的男子是向來冷硬、獨斷獨行的王爺。
  那是王妃才有的濃情蜜愛,她永遠只能是在遠處看著兩人恩愛難分的影子,走不進其中。
  「小東西還沒清醒嗎?在本王的府裡,除了本王誰有天大的膽子敢抱著本王愛妃,除非想找死。」他一向冷厲的黑瞳中閃著水漾柔情,深深凝望巴掌大的小臉蛋,似是在看失而復得的寶物。
  愛妃……她心口發澀,宛如吞下一斤黃連,他口中的愛妃從來不是她,而是王妃。
  「二姐……呃!王妃她不在嗎?她……之前還在婢妾屋裡,王爺瞧見她了沒?」
  周盈瑞不確定陸定淵知不知道王妃有意加害她的事,也不知道她是被救了逃過一劫,或是另有緣故,因此問得很小心翼翼,不敢有絲毫劫後余生的異樣,唯恐又生變故。
  她沒察覺屋內的布置有何不同,只覺氣氛突然有些僵凝,半月形的格子窗照進一抹月光,看得出是夜晚了,似乎蟲鳴蛙叫聲也靜謐了,只余夜半花香。
  沒人察覺,陸定淵聽到王妃二字時,目光中略帶深沉冷意。「我沒讓她來,她在虹月院抄經。」
  「抄經?」她訝然。
  以二姐的性情怎麼可能抄寫佛經。太後六十大壽時的壽禮,那卷心經是她一筆一劃抄寫在薄如蟬翼的流光錦上,以寧王妃的名義送人宮裡的,深得太後喜愛。
  那一回二姐得錦繡才女美名,在貴女圈子裡深獲好評,不少皇親貴戚紛紛下帖子相邀,聰慧賢良之名大為廣傳。
  而二姐一次也沒提到她,甚至在各府夫人的交游中也未曾帶她出席,只隱晦地提起她是庶女出身低,不好丟人現眼,為了不讓她受羞辱,所以還是別出府比較好,全是為她設想。
  但是……庶女?二姐不也是姨娘所生的,就算寄名在嫡母名下為嫡女,但仍改變不了出身,同是庶女身分,她有何見不得人?
  只是她不想爭,由著二姐折騰,只要夏姨娘在周府過得好,不受正妻刁難,她什麼都肯忍受。
  「嗯!她在新婚期間衝撞了母妃,自覺為人媳卻不賢,因此自罰抄經以懲己過。」陸定淵口氣平淡,似乎並無半絲維護,不覺得王妃自罰己身一事有何不對,理當如此,他不做阻攔。
  「喔!新婚期間……」周盈瑞對陸定淵異與往常的轉變,無法適應,她一直想著為什麼王爺的言行舉止變得好離奇,久久才聽出詭異之處。
  「什麼新婚期間,不是已經……」過了好些年了,早已是老夫老妻。
  「小姐,你醒了呀!太好了,奴婢煮了清心降火的蓮藕粥,你快趁熱喝一點填填胃,補補元氣……」
  「你……小青」她也沒死——
  這是怎麼回事,明明死透的主僕居然都沒事,活得好好的,她不會真的只是作了一場荒誕的怪夢,夢到自己被毒死?
  「大驚小怪什麼,喳喳呼呼地沒個規矩,驚擾了本王的愛妃,本王第一個拿你治罪。」陸定淵不悅地沉下臉。
  「王爺恕罪,奴婢是太高興了,一時昏了頭才窮嚷嚷,小姐昏迷了好些天,奴婢好擔心。」小青連忙磕頭認錯,手裡的蓮藕粥還高高捧起,生怕濺出一滴。
  「起來吧!先吃粥再喝藥,把湯藥放在爐上溫著,待會本王再喂瑞兒喝。」她臉都瘦得不見肉了。
  「是的,王爺。」一臉歡喜的小青忍笑起身,將燙手的粥放在靠近床頭邊的瘦腰三足梨花木幾。
  周盈瑞心底有說不出的驚悚,她偷覷一眼笑得好不開心的小青,她的頸脖並無勒頸的紅痕,小青的歡喜亦不是假的,好像不曾經歷過生離死別,而且那面容……
  那是剛進府的小青,十四歲的身子還沒長開,五官和臉型還有點稚氣,笑起來天真而傻氣。但是十七歲的小青身形高瘦,本來圓圓的月亮臉也變得瘦長,人也因王府的規矩多而少了笑容,變得縮首縮尾的,她都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聽見小青的喳呼聲了。
  一切都顯得不對勁,叫人難以理解,就像那只官窯青花玉轉心瓶,那只花瓶為何還在?她記得二姐在轉身時不慎碰落了它。
  不過,真的是不小心嗎?
  在驚見二姐隱藏在溫婉下的真實性情後,她不敢確定了,仔細地一想,其實有不少破綻,那只青花瓶高高擺在博古架上,二姐的袖子再長也拂不到瓶身,怎麼可能衣袖一拂就掉了。
  那只官窯青花玉轉心瓶是夏姨娘的陪嫁物之一,當初二姐見了相當喜歡,語帶暗示地希望姨娘轉贈,但是姨娘聽若未聞地給了親生女兒,當了她的陪嫁品。
  二姐確實以嫡女身分高嫁寧王府,可是身為正室的嫡母簡氏有親生的一子一女,在妝奩上不可能太豐富,一百二十台的嫁妝有一大半是空的,撐撐場面,給王爺面子罷了,私下的壓箱銀子也不多,大約五千兩左右。
  反觀她自己卻是大不相同,她的生母是人人鄙視、瞧不起的商戶女兒,可是商人什麼都沒有,就是銀子最多,當年夏姨娘的陪嫁多為古玩字畫、玉石花瓶,父兄塞給她的銀票和莊子多到可以養活周府一府人十來年。
  為人母者罕有不疼自個兒閨女的,夏姨娘也不例外,她把大半的私房全給了唯一的女兒,不求她富貴一生,只盼著她衣食無缺,平安度日不必依靠男人的寵愛。
  因此同日出閣的她雖然只有七十八台嫁妝,但每一台都滿得插不進手,其中還有十幾台是母舅家的添妝,看似不起眼卻樣樣值錢得很,轉手一賣便是好幾千兩進帳。
  更別提壓箱底的紅木小匣,裡面整整有七萬兩的銀票和三間鋪子,兩座莊子的地契,這是二姐所不知道的,她以為庶妹只有台面上好看,事實上跟她一樣窮。
  「我……我是怎麼了,腦子裡渾渾噩噩的,想不起發生了什麼事。」周盈瑞一如往常的謹慎,不露跡像。
  「小姐,你忘記你被端敬公主推入池塘,差點救不回來的事嗎?」小青心直口快的一吐而出。
  她被端敬公主推落池塘,幾時的事?「公主推……我?」
  端敬公主陸明貞與寧王陸定淵是四妃之首的謹妃所出,兩人是嫡親兄妹,情分自是非一般的深厚。
  只不過當今皇上有皇子十數名,但公主卻僅僅一名,因此早早得了封號的端敬
  公主相當受寵,寵得比皇子更甚,因此人雖不壞但心性上難免驕縱,橫行霸道慣了。
  在周盈雲有意的挑撥下,陸明貞和周盈瑞向來不合,不時鬧得不愉快,若是在有心人的安排下,陸明貞動手推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天下是她陸家的,只要看不順眼,她沒什麼不敢做。
  「誰准你在主子跟前胡言亂語,還不退下。」陸定淵喝斥,不許下人在主子麵前挑撥是非。
  「是,王爺。」小青委屈地扁嘴,一張發駿的月亮臉明明白白地寫著:明明是公主所為還不准人說實話,她家小姐差一點就被害死人了,王爺太偏心了,只護著公主。她訕訕地退出,滿腹的不滿。
  「王爺,公主為什麼要推我?!」她看清楚了,這裡不是岩山別院,而是王府的芳塵院,側妃院落。
  她不是中了毒嗎?怎麼會變成落水受寒。
  「那是意外,皇妹說不知是誰伸腳絆了她一下,她才不小心撞向你。」他知道,一向心高氣傲的皇妹不屑說謊。
  哪來那麼多的不小心,若非她運氣好,公主一句「不小心」一條人命便輕飄飄的葬送。
  週盈瑞內心苦笑,卻也沒打算追究,只轉開話題,「王爺說新婚期間,姐姐此時抄經怕是不妥當?」
  「成婚已過了月餘並無不妥,讓她靜靜心也好。 」
  心不靜、家宅不寧,寧王府不做是非之地。
  什麼,月餘?!美目微瞠的周盈瑞暗暗咬唇,將訝然藏在翦翦水瞳裡。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一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 www.happyfunnyland.com ☆♬☆

TOP


番外:【陸定淵】

  「王爺,本宮來送你一程了。」
  在宗人府的大牢裡,一個容貌枯槁,毛髮雜亂的男子曲著身,雙手抱膝地躺在扎人的稻草堆上,兩眼無神的不知望著何方,他的唇乾得裂開了,沾上污黑的血跡。
  女子的聲音令他轉頭,一雙扣東珠的金鏤鞋映入茫然的眼,渙散黯淡的黑瞳微微轉動,順著東珠晃動的鞋面往上瞧,是一件貴妃等級的五彩鷥鳳圖紋長尾霞華裙,頭上是綴著珠串的七尾鳳簪。
  原來是她,他曾經的寧王妃。
  「不怕髒了你的鞋嗎?貴妃娘娘。」發出的聲音又粗又啞,像是吞了發紅的鐵沙,燒啞了。
  「夫妻一場,人生最後,總得來看看你,省得你怨本宮無情。」好歹她也喜歡過他,被他當心尖尖上的人兒寵著。
  「何必呢!」他不恨她,真的,人各有志。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爬,人之常情。
  「可是本宮不把心裡的話說出來本宮很難受,你是唯一該知道的人。」她不後悔做過的事,這是她必須做的。
  他眼一瞇,「我該知道什麼?」
  「把你叛國證據放在你書房的人是我,是我讓你背上通敵罪名。」他從不懷疑她,讓她非常容易下手。
  聞言,死沉的雙瞳迸現怒火。「什麼?!」
  「一年前本宮就和肅王,也就是當今皇上好上了,他答應給本宮無比尊榮的身分,讓本宮擁有萬人之上的榮耀,所以本宮捨棄了你。」瞧!她做的選擇是對的,沒必要羞愧。
  「你……賤婦。」他無力的啐「口痰。
  「賤不賤是上位者來說,還輪不到你開口,不過本宮要告訴你一件非常可笑的事,當初你在香料鋪子外聞到的芍藥百合香不是本宮調的,而是你正眼瞧也不瞧一眼的側妃週盈瑞調的,她才是讓你一聞就迷住的調香者。」她只是正好跟她要了一瓶。
  「什麼?!」他倏地坐正。
  「還有你喜歡的香囊、香巾,揉了又揉的柔軟裡衣,以及你贊不絕口的宵夜、糕點,乃至於冬夜烤手的手爐,你頭痛欲裂時聞的熏香,全是她一手包辦的,本宮半點沒沾手,可你卻來謝本宮,讓本宮笑得好不開心。」簡直是個驢腦袋。
  他搞錯了,不是她,是……她?!
  「本宮是喜歡你,誰叫你有權有勢呢!可是周盈瑞那傻子比本宮還要喜歡你,簡直是發痴的愛你,只要本宮不經意說起你想要什麼或是缺少什麼,她熬夜熬到眼睛快看不見了也要趕出來給你,但她什麼也不敢說,只會默默地站在你背後看著你,那時本宮多得意呀!你愛的人是本宮。」
  「……為什麼要說給我聽,你原本可以不說的。」難怪他覺得打從她走後,房內衣衫的香味變淡了,也找不到那雙深情凝望的眼。
  週盈雲愉快地揚唇輕笑。「也許是你快死了吧,再不說就沒人曉得,沒人能讓
  本宮炫耀,其實,本宮那個妹妹也是死於本宮手中,誰叫她千不該、萬不該撞見本宮與皇上歡好呢!只好讓她死嘍!只有死人才會保守秘密。」
  「你居然連自己的親妹妹也下得了手……」根本是蛇蠍女,連畜生都不如的毒婦。
  「什麼親妹妹,本宮是嫡女,她是庶女,庶女是什麼你知不知道,那是奴才,那是下賤的婢女,那是養不死也不能讓她好過的狗,要不是她呆得要命,本宮也不會帶她來陪嫁,頂一個側妃的位置,本宮要有為自己辦事的人。」
  「你利用她——」他吃力地大吼。
  「是呀!那又如何,你不也利用她?利用她的溫柔、利用她的體貼、利用她的關懷、利用她愛你,你比本宮還狠,你明知道她愛你卻視若無睹,糟蹋她愛你的心。」
  「我……對不起她……」他的心……好像快爆開來,又痛、又酸、又澀、又……不捨。
  「王爺,這杯酒是皇上賞你的,你早早喝了早早上路,也許她還在奈何橋上等著你,本宮祝你一路好走。」素白小手端起注滿酒液的瓷白酒杯,送到滿臉僬悴的陸定淵面前。
  「皇上賞的酒……」看著酒杯裡反照出自己的可怖面孔,他笑了。
  一飲而盡,不留半滴。
  陸定淵閉上眼,不再看那張美麗卻醜陋的臉,他細細地回想另一張秀妍端麗的小臉,那一抹羞澀的笑……
  週盈瑞,若人生能再重活一回,我,陸定淵定不負你,一生一世只守著你一人,回報你對我的深情。
  血,由嘴角溢出。
  寧王爺,薨。
  【月季】
  我,不要懷疑,就是那個倒楣到不行的穿越者,就為了吃一顆據說不吃會後悔的肉圓,我居然噎死了。
  誰說不後悔,我後悔死了!穿越小說看了一籮筐,人家不是穿到千金小姐身上,不然也是還算過得去的庶女,最少是種田文裡的農家女,白手起家,成為十大
  青年楷模。
  只有我,一個頂級芳療師,做一個客人是以萬起跳,沒想到睜開眼一看,居然是個讓人使喚來、使喚去的丫鬟,還是貌不驚人的那一種,隨時可以被人賣掉或被大老爺、小少爺給圈圏叉叉的,自尊比紙還薄。
  幸好長得不美也有不美的好處,像那個叫白芷的長得多水靈,才十三歲耶!可憐的孩子,就被表少爺和狐群狗黨給推到假山後欺侮了。
  其實我很想跟白芷說,好死不如賴活著,當是被狗咬了一口,何必要跳井呢?真正該死的是那些惡人。
  不過幸好我能離開週府了 ​​。
  明天呀!愛裝模作樣的二小姐要嫁人了,夫人簡氏把我給了她當陪嫁丫鬟,大概看我長得不漂亮吧,對她沒什麼威脅,帶著湊數。
  嗯!寧王府聽起來很氣派,我就裝酷吧!少說少錯,我還想多活幾年呢!希望別遇到個變態的王爺。
  還有,要想辦法拿回賣身契,一輩子當奴才我才不干,有機會我就「跳槽」,另尋明主。
  忠誠是什麼,啐!能當飯吃嗎?
  【小青】
  我是小青,我不愛說話的,可是每個人都說我很愛說話,一張嘴像麻雀嘰嘰喳喳說個不停,我……
  (以下是三千六百七十五字,她真的很不愛說話。)
  ……王爺在瞪我了,我長話短說……
  (短話說了一個時辰,又九千八百三十二個字。)
  啊!小世子在哭了,我得去哄他了,不然王妃又要說我多話了……
  (這次只說了三千七百五十一個字,很短。)
  你看、你看,洛錦根本是個啞巴,不要拿我跟她比,我覺得被羞辱了……
  (以下字數算不清,省略。)
  「小青,閉嘴。」
  ……我是小青,我很可憐,有嘴巴不能說話太痛苦,王爺、王妃、小世子,我能不能開口呀——
  【洛錦】
  ……我是洛錦。
  我姓厲,厲南天是我大哥。
  沒了。



    ☆♬☆ www.happyfunnyland.com ☆♬☆

TOP

好看,喜歡

TOP

Thanks

TOP

Thanks

TOP

Thx

TOP

谢谢分享

TOP

谢谢

TOP

返回列表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