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輕《葉生不見花》[兩相錯之二]


出版日期:2015-09-17


拐他結婚時,他不愛她,她卻非要這男人不可;
哄他離婚時,她不想愛,他卻揚言不放她自由。
徐茵茵以為,跟賀昕的婚姻雖然是假的,可賀昕確實對她好,
不但給她吃、給她住,還幫她賺了自己幾輩子都花不完的錢。
而她明知道他不愛她,卻偏偏喜歡上這個對她有些冷淡的男人,
只是沒想到,原來他之所以會娶她,不過是為了合法跟她上床。
因為這句話,徐茵茵決定結束這場可笑的假結婚,
畢竟,她再蠢再笨也知道,賀昕從沒在乎她,而她愛不起這樣的男人。
賀昕這人驕傲慣了,這輩子從沒想過,有一天會被徐茵茵給甩了,
明明這場婚姻是她求自己給她的,離婚協議書也還在他手上,
這女人有什麼資格玩失踪?再說徐茵茵只可能被他掃地出門,
也不准她背著他離家出走,她想離婚,他偏偏就不同意!


第一章

  淩晨中的巴黎,夜色半退,顯得那麼寧靜,夜深人靜。

  高樓林立、街道寬闊的第十三區尚未甦醒,清淡的晨霧包圍了大街小巷,從不遠處的義大利廣場,到呈星狀放射出的六條大道,一切都顯得灰濛蒙的。

  咖啡機的提示音拉回了徐初陽一直黏在窗外的視線,他給自己倒了一杯濃濃的咖啡,精緻的白瓷杯上飄出晨霧般的熱氣。

  倒滿一杯后,徐初陽又回到了客廳。

  一切都和他進到廚房煮咖啡之前一樣,徐茵茵還在機械地往烤焦的吐司上抹 ​​花生醬,而擺在餐桌上的手機也依然安安靜靜地躺在桌角。徐初陽在她對面坐下,目光自徐茵茵和手機之間一盪,輕啄了一口熱燙的咖啡後,才開口,「茵茵。」

  「嗯?」心不在焉的眼還黏在那螢幕朝下放的手機上。

  「太多了。」

  「什麼?」呆呆地挪回視線,手下的動作也停了。

  徐初陽淡笑不語,直接伸手將她指間的餐刀抽出來。徐茵茵一驚,垂眼一看才發現自己幾乎把半罐花生醬都抹到了一片吐司上,輕咒了一聲糟糕後,便無精打采地將厚厚的吐司放回到盤子裡,小巧圓潤的肩膀十分洩氣地垂下來。

  「在等誰的電話嗎?」

  徐茵茵有些不甘心地再看了眼桌角的手機,違心地說:「沒有。」

  「嗯?」

  輕輕巧巧地一字反問,就擊潰了某人的偽裝, 「哥……那個,賀昕有聯絡你嗎?」徐茵茵擡頭。

  雖然沒有直接承認,可不管是問出口的話,還是充斥在那清麗眼眸中的不安,都已經明確地告訴徐初陽,自家小妹是在等賀昕的電話。他神色如常地點點頭。

  「什麼時候?」徐茵茵立刻眼睛一亮。

  「兩天前。」

  「他說了什麼?」

  這樣的對話,在這幾天裡已經重複了無數次。而兩天前那條簡訊的內容,他也不只一次地說給徐茵茵聽了,可她還是要問。徐初陽滿臉的無奈,好脾氣地再次重複,「他問我知不知道你在哪裡,我沒有回复。」

  「唔……」輕咬了下紅唇,不死心地又問:「昨天呢,昨天他有聯絡你嗎?」

  徐初陽搖搖頭。

  輕垂的眼睫遮住了徐茵茵光芒慘澹的眸子,「哦,這樣啊……」也就是說,從昨天到現在的十幾個小時裡,賀昕既沒有聯絡她,也沒有聯絡大哥。除了 ​​兩天前那通被自己掛掉的電話和不痛不癢的兩條簡訊外,他什麼消息也沒有。

  在我發火前,你最好自己回來。他在簡訊裡這樣說。到了這種時候,居然還這麼高高在上,徐茵茵當然沒有回,之後就再也沒接到他的簡訊。不過老爸的簡訊倒是接到了一條,問她這週末要不要回家吃飯,看來賀昕也沒有把這件事告訴爸媽。

  不過這樣子真的正常嗎?今天是她來到巴黎的第四天,再加上浪費在飛機上的那二十個小時,徐茵茵整整消失了將近五天,可是賀昕,她新婚才半年多的丈夫居然冷靜得不像話。想想也是好笑,因為怕他誤會自己遭遇不測,徐茵茵還特意留了字條,沒有說出走的原因、沒有說去哪,就是為了傻乎乎地強調一下自己離家出走的事實。

  可他真的在乎嗎?現在看來,何止是出走前留字條的行為可笑,她絞盡腦汁所想出來的大計劃,根本從頭到尾都是個笑話!其實根本不用費盡心思地從他身邊逃走,只要開門見山地說自己想要離婚就好了,反正他也不在乎,所以肯定會同意。

  「茵茵?」徐初陽第三次開口。

  「啊?」她終於回神了。

  「你又出神了,在想什麼?」

  徐茵茵沒有隱瞞,將自己剛剛所想到的統統說給大哥聽。她本來是期待大哥可以和自己一起討伐賀昕的,可沒想到徐初陽卻沒有立刻搭話,反而是靜靜地盯著她瞧。

  在那極具標誌性的招牌笑容下,難以忽視的凝重感在悄然湧動,「茵茵,我想,還是要再問你一次比較好。」

  她沒有說話,乖乖地等待大哥發問,黑潤水靈的眼中滿是心虛。

  「你和阿昕真的是假結婚嗎?」

  幾個星期前,他接到了一通電話,是徐茵茵,她哭著求自己幫她。在徐初陽的追問下,徐茵茵不得不對大哥坦白,原來她和賀昕的婚姻其實只是一場交易而已,因為不想再繼續被逼相親、不想在父母的安排下嫁給陌生人,所以徐茵茵才會拜託賀昕和自己假結婚。

  「當然是真的。」徐茵茵點點頭,「要不然,正常的丈夫怎麼會在妻子消失這麼多天后還不聞不問。」

  連她自己都沒有發覺自己口吻中的埋怨。徐初陽若有所思地望著她,並沒有評價好友的絕情行為,而是緊接著就拋出了第二個問題,「可現在,你不想再繼續這個婚姻了?」

  徐茵茵還是給了他肯定的回答。

  「理由?」這是他第二次問。

  「我們……我們兩個人的差別太大,沒辦法生活在一起。」

  徐茵茵勻了勻氣,將已經爛熟於心的台詞再度搬出來,雖然向大哥坦白了假結婚的事,可對於離婚的真正理由,她卻不能說出口。雖然大哥看起來總是笑咪咪的,很好說話,可如果被他知道賀昕曾經說過那樣的話,那麼他們兩個肯定連朋友都沒得做了。徐茵茵不想把事情鬧得難以收拾,她只是想要離婚而已。

  「那當初為什麼要選擇和他假結婚?」其實到現在,徐初陽還是有很多事沒有搞明白。最開始知道這件事時,正在巴黎處理分店事宜的他本想 ​​立即飛回台灣,可沒想到徐茵茵卻攔下了他。她說自己正好想暫時離開台灣靜靜心,所以拜託徐初陽幫忙訂一張半個月後飛巴黎的機票,還哀求他不要告訴賀昕。

  來到巴黎後,徐茵茵一直都坐立不安、精神恍惚。她糟糕至極的狀態,令徐初陽覺得小妹話中的真實性有待考究,所以他給了徐茵茵幾天冷靜下來思考的時間,而自己也正好利用這幾天來好好觀察一下這對契約夫妻。而昨天,在通過調查得知賀昕已經訂了最近期的機票打算飛來巴黎後,他覺得是時候找小妹聊聊了。

  「呃……因為一開始不知道性格差異會這樣大嘛。」徐茵茵低下頭,眼珠亂轉,拚命壓榨著自己本就不多的聰明才智,「哥,你知道的,除了你之外,我唯一熟悉的異性就是賀昕,他對我不錯,考大學時還幫我補習,所以我以為和他是可以和平相處的。可誰知道結婚之後,很多問題就都出現了。」

  好吧,這個理由還算說得通,「既然不適合,為什麼不找阿昕談一談?反正你們不是真的夫妻,好聚好散不可以?」為什麼一定要逃?

  「因為……呃,因為我不敢……」

  「不敢?」這個敏感詞彙令徐初陽罕見地擰了眉,「他欺負你?」

  欺負?其實除了他說的那句話讓人無法容忍外,徐茵茵從沒覺得自己被欺負了,因為賀昕確實對她很不錯,給她吃、給她住,還幫她賺了自己幾輩子都花不完的錢。可這種好太強硬、太霸道,讓徐茵茵沒有一點被尊重的感覺,她覺得自己就像是這個男人豢養的一隻金絲雀,可偏偏膽小愚蠢的她喜歡上了這個惡劣的男人,一直都做不到狠心離開。

  直到那天,她偷聽到賀昕說,我之所以會娶徐茵茵,是因為想和她上床。

  一想到這句話,徐茵茵就覺得心臟刺痛。不過在大哥面前,她還是決定幫賀昕掩飾下他的惡劣,「不,他沒有欺負我,只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件事。」這句話倒是真的,畢竟假結婚的事是她主動提出的,賀昕也好心地幫了忙,就算他娶她的理由很過分,可同樣利用了他的自己也沒辦法把責任全都推出去,「所以想找個地方冷靜一下。」

  「現在冷靜夠了,你改變主意了嗎?」

  就算之前有過動搖,可在發覺賀昕對自己的不告而別完全不聞不問之後,那一絲絲的搖擺不定也不見了。徐茵茵下意識地掃了眼始終安靜的手機,咬了咬牙根,「沒有,我想……我和他還是離婚比較好。」她就算再蠢、再笨,也知道不能要一個完全不在乎自己的男人。

  「你決定了?」

  「是的。」

  「好,既然這樣,那就離婚。阿昕那邊,我幫你去說。」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番外篇

  鈴鈴鈴,徐茵茵站在鏤花的大鐵門外,柔嫩嫩的手指頭按住門鈴不放。

  「媽,好吵。」五歲的賀正鴻一臉不耐地捂著耳朵,「不用一直按裡面也聽得到吧。」

  「我……我很緊張嘛。」徐茵茵把手放下來,一面揉著手心的汗,一面不安地低頭看向兒子,「小鴻,一會兒到外婆家,千萬不要亂說話,你一定不要說我是因為……」

  「知道了,你說了很多次。」賀正鴻一臉的挑剔,「可不可以不要再叫我小紅,好難聽。」

  「小鴻怎麼了,小鴻多……」

  「你好,請問找哪位?」電鈴沙沙一響,繼而傳來說話聲。

  徐茵茵瞬間回過神來,「吳 ​​嫂,是我。」

  「小姐?」喀拉一聲,鐵門從裡面被自動打開了。

  從大門到公寓,徐茵茵還不忘一再地叮囑兒子不要亂講話。這時候已經是將近七點鐘了,莊雲眉和徐則禮正在吃飯,一見到女兒和外孫忽然上門都有些訝異,「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還帶著小鴻。」

  賀正鴻不忍再聽到這個稱呼。

  莊雲眉起身走過來,先是打量了一下徐茵茵的臉色,然後低頭摸了摸賀正鴻的頭,「吃飯了沒有?」

  賀正鴻搖頭。

  「吳嫂,再添副碗筷來。老徐,你餵小鴻吃飯。」說完看向徐茵茵,「你跟我過來。」母女倆離開後,徐則禮笑咪咪地對著賀正鴻招招手,「小鴻,來外公這裡。」

  賀正鴻走過去,由徐則禮抱著坐上餐椅,「小鴻,你喜歡吃什麼?」

  「外公,為什麼我媽要給我取名叫賀正鴻,她很喜歡紅色嗎?我想改名字。」他一點也不關心吃什麼,反而對名字耿耿於懷。

  「此鴻非彼紅啊小鴻。」說起來可真拗口。

  賀正鴻眨眨眼。

  徐則禮用筷子蘸了點水,在桌上寫了個紅字,「這個字,你認識嗎?」

  「認識。」

  「這個是紅色的紅。」

  徐則禮又寫了個鴻字,「再看這個字,你認識嗎?」

  賀正鴻搖搖頭。

  「這才是你的名字。」

  賀正鴻一臉正經地問:「那我的名字,不應該是賀正鳥嗎,和紅字有什麼關係?」徐則禮無語。

  這時,起居室裡,===莊雲眉拉著徐茵茵在沙發上坐下,開門見山地問:「賀昕是不是又欺負你了?」

  「沒有啊。」

  「沒有你跑回娘家幹什麼?」

  徐茵茵垂下眼,「我想你們了嘛,所以想回來住幾天。」

  「結婚六年了,現在才開始想我們?」莊雲眉一臉的不相信。徐茵茵上一次主動跑回娘家,還是幾年前和賀昕吵架的時候,在那之後除非他們叫,否則這丫頭絕不會主動回來,就算偶爾會娘家住,也會由賀昕陪著。所以她才不信在沒發生任何事的情況下,女兒會捨得拋下女婿自己回來。

  被戳穿的徐茵茵臉一紅,「媽……」

  「說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徐茵茵低頭樞著手指頭,「真的什麼事都沒有,我只是想回來住幾天。」

  「賀昕捨得讓你自己回來?」莊雲眉決定換個問法。

  「他……」徐茵茵咬了咬唇,抬起眼,「媽,你給他打個電話嘛,就說你想我了,叫我回來住幾天。」

  「我才不想你。」

  「媽! 」

  「你讓我打這種電話,卻又告訴我什麼事都沒發生?」

  徐茵茵不說話了,她垂頭喪氣地坐著,情不自禁地紅了眼圈。

  當晚,應徐茵茵的要求,莊雲眉打了電話給賀昕。

  第二天,徐則禮打了一通給賀昕;第三天,徐初陽又打了一通。

  第四天,「今天你打算怎麼辦?」莊雲眉無奈地看著已經回來躲了四天,卻不肯回家,也不肯說出走理由的女兒。

  「唔……」徐茵茵窩在沙發上,小心翼翼地眨眨眼,「要不讓吳嫂打通電話給賀……」

  「徐茵茵!」

  「好嘛、好嘛,不打就是了。」

  「你到底要躲到什麼時候?」莊雲眉忍無可忍地瞧著她,「如果賀昕沒惹你的話,那是不是你做錯事了?」

  沒等徐茵茵回答,賀正鴻的聲音先一步響起,「媽,爸打電話來了。」

  「什麼?」徐茵茵嗖地一下子從沙發上坐起來,「打誰的電話?」

  賀正鴻晃了晃自己的手錶,「能打電話的手錶哦……」

  徐茵茵以光速從沙發上跳下來,衝到賀正鴻面前,一把摀住他的手錶,極小聲地說:「你就說我們還要再住幾天。千萬不要露餡。」

  「好。」賀正鴻點點頭,扭頭走出去了。

  當晚,賀昕出現在了徐家的客廳裡。

  本來下樓已經下到一半的徐茵茵渾身一凜,然後立刻轉身往樓上跑,一邊跑一邊罵:「賀正鴻你這個叛徒!」

  站在賀昕旁邊的賀正鴻小朋友聳了聳肩,伸手一拉爸爸的衣角,「答應我的事不要忘了。」

  「沒問題。」賀昕揉揉他的頭,轉身跟上樓。

  他在緊關的房門外站定,雙手插在口袋裡,幽幽地說:「徐茵茵,我都知道了。」

  「我不是故意的!」

  徐茵茵的聲音在很近的地方響起,賀昕猜她一定在用背抵著門,「我、我只是你打開門,我們當面談。」

  「不要,你、你會教訓我的……」

  「我不會。」隔著一道門板,賀昕忍不住勾唇,但聲音依舊平穩,「你打開門。」

  「你不生我的氣嗎?」

  「嗯。」

  「我不相信,你一定是想騙我出去……」

  她怎麼會怕成這樣,賀昕忍著笑,繼續騙人,「真的,你弄濕的那本集郵冊,本來就是我不想要的。」

  「真的?」徐茵茵的聲音一揚。

  「嗯。不過你如果再這樣把我關在門外,我就會生氣了。茵茵……」賀昕慢條斯理地威脅,「我生氣會怎麼樣,你是了解的,嗯?」

  房門離開打開了,徐茵茵站在門邊,滿臉膽怯,但一雙眸子卻被希望點亮,「你真的不生氣?」

  「當然是……假的。」一抹戲謔的笑,在賀昕的眼底閃過。

  「啊?」在她反應過來之前,整個人已經被賀昕扛在肩頭。

  徐茵茵尖叫一聲:「你果然在騙我!」

  「弄壞了我的集郵冊,以為這樣就可以跑得掉嗎。」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你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

  「回家我再教訓你。」

  賀昕扛著她走下樓,徐茵茵用力地捶打著他的背,一雙腿拚命亂蹬。

  「賀昕,你這是在幹什麼?」

  「媽,你救我啦。」

  「這幾天打擾你了,我和茵茵之間有點誤會。」

  誤會?又是誤會?

  賀昕一邊說,一邊扛著徐茵茵往外走,可徐家夫婦卻不會就這麼讓他把女兒扛走。

  「爸、媽,救命啊!」

  莊雲眉和徐則禮剛想上前,就被個子小小的賀正鴻給攔住了。

  「正鴻,你和外公、外婆解釋。」賀昕說著將一臉震驚的兩人甩在身後,大步而去。

  徐茵茵眼睜睜地看著爸媽離自己越來越遠,不由得崩潰道:「賀昕,你把兒子落下了!」

  「我接下來要做的事,他不宜旁觀。」

  回到賀昕的公寓後,第二層,右邊走廊的第三間房,賀昕專門用來集郵的房間,賀昕直接把徐茵茵扛進這間房,然後丟上書桌。

  而在屁股所坐位置的旁邊,就擺著那本被她不小心弄濕的集郵冊。現在的徐茵茵完全沒有剛才在娘家時的氣勢,畢竟形勢比人強,她現在賀昕的地盤上,而且旁邊就擺著自己做錯事的罪證。

  「徐茵茵,你以為逃回娘家,這件事就可以解決了嗎?」要不是有兒子通風報信,他竟然真傻得以為她是回娘家小住幾天。可是沒想到,這蠢女人竟然是因為這種事情跑回娘家的。賀昕站在她面前,居高臨下地睨著她垂下的小腦袋,眼底笑意難掩,「做錯事還要說謊,簡直是錯上加錯。」

  「我、我不是故意的。」

  「不管是不是故意,反正錯已經釀成,你就該承擔,不是嗎。」

  徐茵茵垂著頭,覺得既愧疚又傷心,她很清楚賀昕對郵票的酷愛,也一直暗暗地猜測自己的地位或許還沒有郵票重要,所以才會闖禍之後,嚇得立刻跑回娘家。可是現在聽賀昕親口這樣說,她還是覺得好難受、好委屈。

  她忍住眼淚,賭氣地說:「那我賠給你。」

  「好。」

  嗚嗚嗚嗚,他還真的要她賠,說什麼愛她,根本就是騙人的,其實在他心裡,自己還不如郵票重要。

  「我跟你要一樣東西,你給我,我就不追究這件事了。」

  徐茵茵抬起頭,淚眼汪汪,「什麼東西?」

  哭了,糟糕,玩笑是不是開太大了?賀昕俯身,溫熱的手指輕輕蹭去她臉上的淚水,「一個女兒。」

  早春三月,小客廳裡的壁爐,終於在對的季節、對的時間燃了起來。

  徐茵茵躺在柔軟溫暖的地毯,歡愛的餘溫尚未散去,她香汗淋漓地被賀昕摟在懷裡,左邊是火焰明亮度壁爐,右邊則是同樣渾身是汗的賀昕。他側撐著身子,正聚精會神地盯著她瞧,晶瑩的汗水在他的肌肉上均勻地抹開,效果如同最好的乳液。

  徐茵茵揪著身下的地毯毛,嘟囔道:「一本集郵冊換一個女兒,我虧本了。」

  「是嗎?」賀昕用手指,輕繞著她汗濕的髮絲。

  當徐茵茵被賀昕強行抱走的時候,她把犯罪證據當成了自衛武器,抄起一旁的集郵冊檔在胸前,結果卻被連人帶冊一起抱到這裡來,所以現在那本集郵冊,正擺在兩人的身邊。

  徐茵茵抬手摸了摸它,故意說:「我只是把集郵冊弄濕了而已,根本不嚴重,說不定烘乾之後……」

  賀昕伸手越過她,拿起那本集郵冊丟到了壁爐裡。

  徐茵茵驚呼了一聲。

  「現在夠嚴重了?!」賀昕把她高抬的小手壓下來,順勢貼過去,「這樣給我一個女兒虧不虧?」

  「你、你耍賴……」

  溫熱的薄唇,封緘了她所有的抗議,所有的委屈與難過,全部都化成了糖果般的甜蜜,她和郵票到底誰更重要,似乎已經再明顯不過了。

  搖曳的火光將男人與女人交纏的身影,清晰地映射到對面的牆壁上去,他們的影子糾糾纏纏,就像那兩顆心一樣,永不分離。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分享

TOP

3Q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thanks

TOP

謝謝

TOP

Thx

TOP

期待看這部作品

TOP

谢谢分享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