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七巧《寵妳的美好時光》


出版日期:2016-12-02

年少時,因為家庭因素,他冷情孤僻得像個小老頭,
吃健康食物、按表操課過規律的生活、不喜歡與人打交道,更別說交心,
直到遇見她,班上同學說她像男人婆,但他卻覺得她像個太陽,
不管人們要不要,硬是將她的熱情散發到各處,包括站在角落的他,
她的香腸臘肉蛋炒飯、帶他去山上摘菜采水果……是他生命中最鮮明的記憶,
也造就他現在成了餐飲大亨,因為他也想給人吃到美食的感動。
十多年未見,他竟在餐廳撿到了這顆醉酒的太陽,但是……太陽哭了!
她的熱淚灼痛他,更激起他的保護欲,想將她護在翼下、讓她重展笑顏,
既然她情場失意,那就在伸展台上得意吧,他用專業幫她健康瘦身,
用探班、接送……告訴大家她是有人罩的,別暗中使小動作,
她的努力他看在眼里,盡管她的夢想是幫他最厭惡的那個人走秀,他也忍了,
好不容易,這個遲鈍的女人終于發現他的情意,彼此互訴情衷,
正開心享受兩人世界,突然黑函八卦鋪天蓋地而來,
說他們在一起是見不得光的桃色交易,他是介入別人感情的小王……


  楔子

    位于五星級飯店頂樓的「豐華饌餐廳」,視野、美食和設計都令人驚艷。

    餐廳吧台以線條洗鏈的大理石打造而成,搭配華麗燈飾與紫色調牆面,營造出雍容華貴的質感。

    餐廳料理更是聘請廚藝功力深厚的國際級名廚精心設計,雖為中華料理卻融入了法式料理的特色,不僅食材講究,料理創意,獨具巧思的精致擺盤,增添了視覺享受,宛如一道道藝術品,讓料理更美味加分。

    晚餐時間,座無虛席,穿著正式的男男女女,或在開放空間的中式圓桌用餐,或選私人包廂,在不受打擾的環境中,邊欣賞窗外都會璀璨夜景邊享用美食。

    此時,雙人包廂內—

    「我不能嫁給你。」

    李冠宸錯愕地看著辛明玥,無比意外她拒收他的求婚戒,且是直白的拒絕。

    「為什麼?」他眼一眯,內心霎時惱火,過去她一再拒絕他的追求,他因認為她特別而萌生挑戰欲,對她拿出難得的耐心,第一次為女人放低身段,討好她。

    如今兩人穩定交往,原本對求婚自信滿滿,未料她會拒絕,令他高傲的男性自尊受打擊,無法接受。

    「我們……可以再交往看看,或許相處久一點,會發現不是那麼適合。」辛明玥壓下內心情緒,試圖以平靜口吻建議。

    她因男友方才一番話,內心受到很大震撼,她沒想到他看不起她的職業,還要她婚後便放棄模特兒的工作,兩人既然認知出入這麼大,或許沒再交往下去的必要,但……她還是在意兩人半年多的感情,跟他相處的許多點點滴滴還是美好的。

    也許,男友只是今晚態度有異,過兩天就恢復如先前,她不該太快就判他出局。

    「你今晚若拒收我的戒指,那表示你不在意我們的未來,也沒繼續交往的必要。」李冠宸臉色一沉,不惜以分手為由逼婚。

    他向身為女模且名氣一般的女友求婚被拒的事,若被一干朋友及社交圈得知,會成為多大的笑話?他絕不能允許那種事發生!

    辛明玥因他威嚇的話,錯愕震驚。

    兩人交往時,她雖能感覺他有著大少爺脾氣,有大男人的獨斷性格,但他通常會尊重她的想法和意見,沒料面對婚姻大事,他竟強勢得不容她說不。

    她深吸口氣,再次開口,「如果你認為我們不適合,那就……」她很艱難的欲吐出「分手」兩字時,他打斷她的話搶白。

    「你好好想清楚,再跟我聯絡,否則我們就分手!」李冠宸早她一步道出這字眼,就算要分手,也該由他做決定。

    他霍地氣怒起身,不再看她一眼,轉身大步離開包廂。

    辛明玥望著男友悻悻然離去的身影,一臉怔然。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她心口一揪,眼眶不覺漫上水霧。

    她抿緊唇,眨去眼中淚霧,不願在這里掉淚。

    原打算起身離開,又不希望出去撞見男友,看見桌上未動的紅酒,她索性拿起酒杯,仰頭喝下。

    此刻,她需要一些酒精安定內心千回百轉的紊亂情緒。

    她三兩下就喝完半杯高級紅酒,卻完全品嘗不出它的高貴價值。

    她深吸口氣,接著拿起桌上另一杯也未動的紅酒,繼續牛飲,看著桌上擺著那瓶已開啟還剩許多的紅酒,既然酒都開了,不喝也浪費。

    她不急著離開了,拿起紅酒,緩緩倒了半杯,不再牛飲的轉而默默地一口一口啜飲。

    她從不嗜酒,只在工作應酬的飯局,或跟男友吃飯會喝點酒,但現下她不禁想買醉。

    她為突然幻滅而結束的感情難過哀悼,即使兩人尚未真正分手,她已覺得彼此關系瞬間丕變,經過今晚的事件,兩人很難再繼續交往下去。

    她很難過,原來男友從未支持過她;她很難過她識人不清,愛錯對象……

    她愈想心情愈沮喪,幾度眼眶泛上淚霧,只能不斷眨去水氣,硬是不讓眼淚落下。

    她靜默地喝著酒,一杯接一杯。不知過了多久,她感覺神智倦累,倒完酒瓶最後一滴酒,眼皮沉重,一顆頭不由得朝桌面貼靠……

    身形高壯、穿著英挺的男人,輕敲兩下包廂門板,隨即推開門踏入。

    包廂內,一名女性客人趴在餐桌桌面,因醉酒而昏睡過去。

    因餐廳將打烊,服務生欲提醒包廂尚未離去的客人,卻叫不醒,正向餐廳經理報告,適巧他過來巡視,決定親自來處理。

    他走近餐桌旁,看一眼桌上擺著頂級紅酒空瓶,她竟將這麼高級的紅酒拿來牛飲買醉……他內心對被糟蹋的紅酒有些惋惜。

    他再看一眼醉趴在餐桌上的女性,也有些莫可奈何。

    听服務生轉述,這包廂內用餐的客人是對情侶,且男方安排今晚要向女友求婚,還讓服務生在送甜點時,擺上求婚戒,特地開了一瓶頂級紅酒要慶祝,但後來不知何故,男人臉色不悅的走出包廂離開餐廳,遲遲未再返回。

    之後服務生再進來這包廂時,卻見女客人獨自喝酒,服務生不好說什麼,默默地退開,直到打烊前半小時再過來,對方已醉得不醒人事。

    他微彎身,試著輕聲叫喚對方,趴在桌面、臉埋在手臂的女人忽地一動,抬起頭來。

    他倏地瞠眸一詫。

    是她?

    他很是驚訝,正想再看清她面容時,她忽地頭一沉,又埋進擱在桌面的雙臂間。

    他于是輕拍她肩頭,她又動了下,這次沒抬起頭,只是露出半張臉,雙眼仍閉闔。

    他盯著女人露出的半張側臉瞅瞧,俊容面露一抹困惑。

    真的是她?他與她有十數年未見,按理說不太可能一眼就認出她來。

    何況眼前的她,與記憶中的她差異頗大,光膚色就完全不同。

    但為何方才與她正面相對的剎那,他會將她與記憶中那女孩聯想在一塊?

    因叫不醒她,他只能略微出力的推推她肩頭,拉拉她手臂,邊好言提醒她,不能在這里睡覺。

    「好吵……」她忽地喃喃低語。

    她的聲音也令他無法確認,不好貿然用記憶中的名字叫喚也許是陌生人的女性客人。

    「小姐,餐廳要打烊清場,我扶你到餐廳外的公共空間休息,或者替你叫計程車?」他再次溫言建議,邊拉起她一只手臂要將她攙扶起身。

    想想這還是第一次在他的餐廳遇見獨自喝到醉昏沉睡的女客人。

    「我要睡覺……不要醒來……我不會哭的……」她喃喃又道,聲音輕微哽咽。

    只要睡著,她就不會去想失戀的煩心難過事,她更不願去想男友過去待她是真情或假意?

    她雖還閉著眼,低聲囈語,他卻已能仔細瞧望她的臉。

    「辛明玥。」他緩緩吐出這個已太久沒提起的名字。

    听到有人叫喚她,她勉強張開眼,視線有些模糊的望著拉著她手臂的高壯男人。

    「你是?」她愣問,用力眨眨眼,欲看清對方。

    「我是—」他才要道出也許被她遺忘的名字,她忽地張大眼瞅著他。

    「成炎!」她伸手指著他,訝異喚道。

    他因她輕易認出他,不由得驚愕,她變了很多,而他也跟年少有很大差異。

    「真高興你認得我。」他唇角一揚,感到寬慰。「我幫你叫計程車送你回去,等你酒醒了,我們再找時間聚聚。」雖驚喜意外巧遇,但此時她的狀況,不適合兩人敘舊。

    他攙扶她欲走出包廂,她忽地腳下一軟,將全身重量都倒向他。

    他愣了下。「喂?」

    未料她再度閉上眼昏睡過去,任他怎麼叫喚都叫不醒。

    當他看見她眼角緩緩淌下淚,心口不由得輕抽了下。

    我不會哭的……

    前一刻她囈語的話,教他回想起在許多年前,年僅十三歲的她,曾說過相同的話。

    當時的她眼眶泛紅,卻逞強著不願掉淚……

TOP


第一章

    柄一的辛明玥,蓄著肩上短發,擔任糾察隊,在放學時幫忙指揮交通。

    「同學,不能亂丟垃圾,請撿起來。」她看見走出校門的一個男同學將喝完的鋁箔包隨手丟在人行道,忙上前出聲糾正。

    男同學轉頭看她一眼,輕嘖一聲,「愛撿自己撿。」不理會她,跟同行男同學甩著書包,邊笑鬧著走離。

    她撇撇嘴,雖心生惱意,顧慮已放學,沒追過去強行叫住走離的那人將垃圾撿起。

    她走上前,彎身撿起鋁箔包,連同牆邊一個食物紙袋也一並撿起。

    不遠處,成炎站在對面人行道看著,一邊等待司機來接他。

    他跟辛明玥同班已兩個多月,彼此並沒什麼交情。

    嚴格來說,是他拒絕她熱心腸的關懷。

    外型白淨斯文、成績優異,且家境富裕的他,一直頗受女生青睞。國小就不乏班上女生為他爭風吃醋,而那令他覺得反感且幼稚。

    他從小個性淡漠,不愛與人熱絡深交,又因母親緣故或父親工作調度,他國小就換了三所學校,那讓他更難交到朋友。

    因家庭因素,造就他內心早熟,卻也變得孤僻,即使換了新環境、新學校,他也無意交朋友,因他清楚,也許不用多久又可能轉學。

    但當辛明玥得知他是因搬家才轉來這兒就讀,在班上擔任風紀股長的她便主動跟他攀談,熱心表示若對這附近環境不熟,她樂意當導游。

    見他因父母工作及搬家緣故,耽誤到開學時間,晚了一個星期才來上課,她便熱心地要把上課標記的課本重點及各科筆記借給他,若他對已上過課的內容有問題也能問她,不過她也坦言,她的成績只是普普。

    未料她的行為引起班上幾個女生反感,以為她一再借故想跟他接近,認為她別有居心。加上他的反應冷淡,之後考試他的成績排名第一,她便不敢再主動要借筆記或想教他功課。

    逐漸地,她不再對他特別關照,彼此也沒什麼談話機會。

    一開始他對辛明玥沒什麼感覺,甚至因她屢屢想和他攀談,有些不耐煩。

    但一段時間過後,她不再刻意找他談話了,他反倒不自覺地觀察著她。

    在班上擔任風紀股長,在校內擔任糾察隊的她,很有責任心和正義感,看見不對的事便會指正,也因此難免樹敵。

    班上不少男同學私下說起她,都認為她是凶巴巴又粗魯的男人婆—因她身高比班上一大半男生高,是女生里最高的一位,且皮膚比一般女生黑,講話嗓門大,完全不像女孩子……

    他對那些批評並不認同,就他所見,她是個很有精神活力、樂觀開朗、個性直率的女生。

    盡管他對她態度冷淡,加上有女同學對她的行為腹誹,她不再如先前那麼熱絡跟他攀談,但每天一早來學校踫到面,她仍一臉精神奕奕向他主動問候、打聲招呼。

    不像一些女同學,刻意在他面前裝模作樣,故做害羞,卻又想跟他接近示好,令他更心生微詞。

    雖對她逐漸多了幾分好印象,但听到旁人批評她,他也不會替她說什麼話,依然獨善其身。

    不一會,一輛進口車停在他面前,司機下車為他開了車門,他彎身坐進後座,沒再注意對面人行道上的她。

    倒是這邊撿完垃圾的辛明玥,一轉頭看見站在對面的他,才打算朝他揮揮手道再見,他已彎身坐進自家車,揚長而去。

    她放下才舉起的手,不以為意。

    就算他看見她向他打招呼,也不一定會有回應,但她還是習慣在看到他時,主動向他問候一聲。

    她並非看見每個同學都一逕熱絡笑咪咪地先向對方打招呼,卻每每看見他,見他獨來獨往、顯得冷漠的神情,便忍不住先跟他問候,試圖打破他的面無表情。

    因他出色的外在條件,加上成績優異,且上下學都有專車接送,女生們已封他為王子。除了班上不少女生,听說隔壁班也有女同學心儀他。

    班上幾個男同學剛開始曾約他下課去打球或玩電動,融入他們的圈子,但都被他淡然回絕,之後男同學也不太跟他殷勤攀談。

    他並非被排擠,相反地,是他有意與大家隔離。

    那讓她有點看不過去,不願見他搞孤僻,是以仍忍不住主動向他問候。

    最近面對她主動打招呼,他不再如剛開始那麼視若無睹,偶爾會跟她回應一聲,甚至扯一下唇角,面露一抹輕淺笑意。

    那讓她莫名感到欣慰,也就持續向他主動問候。

    翌日放學後,辛明玥結束完指揮交通服務,返回校內,騎著腳踏車要返家。

    才騎一小段路,她意外看見旁邊人行道上成炎的身影。

    「成炎。」她騎著腳踏車靠近,開口叫他。

    成炎轉頭看她,「嗯。」淡應一聲。

    「你要去哪里?」她好奇問道,他向來一放學就被自家車接送回去,還不曾看見他在外流連。

    「回家。」

    「回家?走路回去?你家司機呢?」她忍不住又問。

    「他送我媽去機場,回來途中車子拋錨。」面對其他人發問,他未必會多說什麼,但對象是她,他便如實告知。

    「你家多遠?要不要我載你?」她不禁熱心說道。

    他看一眼她的「座車」,刻意揚了下眉,面露一抹不認同。

    「我載得動你的。」以為他是怕她載不動他,連忙強調。「我大弟比你重,我都載得動了。

    「要真不放心,讓你騎,我坐後面。」她給他另一個選擇。他走路回去應該有一段距離,且他對這里的路況並不熟。

    「我不會騎腳踏車。」他坦言。母親認為騎腳踏車太危險,也沒必要,完全不讓他學。

    「那就我載你。」辛明玥不禁堅持道。

    「不用。我知道怎麼回去。」成炎謝絕她的好意。原本要搭計程車,一時攔不到,索性選擇走路。

    「那我陪你用走的。」辛明玥轉而將腳踏車牽上人行道,選擇配合他。

    成炎意外她的舉動,斜睨她一眼,故意道︰「干麼?藉機跟我親近?」

    聞言,辛明玥吶吶地抬眼看他,隨即噗嗤一笑。

    「我知道你很有異性緣,被女生愛慕怕了,但我對你沒有那種想法喔,我承認對你有多一分在意,但那是基于同學的情分。」她藉機想跟他好好談談,「不過你可以不理會女生示好,但也沒必要跟全部的人隔離,當個孤單憂郁王子。」

    成炎因她的話微訝。「我不孤單憂郁。」他辯道。他是有些孤僻,但思想並不憂郁。

    「我知道你很聰明,也許還有點自負,可能認為同齡同學都很幼稚,無意融入群體中跟大家嬉鬧。」

    她常在下課後,看見他獨坐在座位上,無視旁邊的熱鬧笑談,一雙眼注視著窗外天空,又或自成一格,不在意周遭吵鬧,安靜看著書。

    他看的書並非課本,而是一些外國名著。

    「我沒這麼想。」成炎試圖要反駁,卻又懶得解釋,「若你這麼認為,那就當我是那種人。」

    「如果不是那麼想,那就是你刻意不要交朋友。為什麼?」辛明玥並非一逕地認定他的心態如何,只是想推敲他真正的想法及處世態度,或許是因為過去沒遇到個性這麼淡漠的同學,她不自覺想了解他。

    「沒必要,反正現在結交的朋友也不會長久。」

    「才不會,如果你跟我交朋友,一定可以友情長久。」她脫口承諾。

    成炎偏頭看她一眼,愣怔了下。

    「我說的是真正的同窗情誼,不是什麼男女朋友喔。」怕他誤會,她再度強調。

    「吶,成炎,要不要跟我交朋友?」辛明玥一副哥兒們口吻,一手拍拍他肩頭問道。

    雖說班上有些男同學認為她凶巴巴像男人婆,但她也跟不少男同學打成一片,甚至比跟女同學相處得自在,她不介意被當成哥兒們。

    成炎對她的話再度怔了下,卻沒回答。

    兩人步行數分鐘,轉個彎,餃接一所國小圍牆旁的人行道。

    「大姊!」忽地,有人叫喚她。

    辛明玥看見三弟從那方側門邊跑出來。

    「明康,怎麼還沒回家?又跟同學打架?」見三弟身上制服沾著泥巴,臉頰也有傷,她皺了下眉頭,將牽著的腳踏車停好,忙上前關切地問︰「明勇、明威呢?」

    她奇怪三弟這時間怎麼還一個人留在學校?她三個弟弟念同一所國小,平時三個人會一起走路回家。

    「大哥、二哥要練球,要我今天跟同學一起回家不用等他們。結果……有同學笑我沒媽媽,我就跟他打了一架,怕被大哥罵,所以在這里等大姊,再跟大姊一起回家。」才國小三年級的辛明康,說得委屈難過。

    辛明玥听了,一陣難過心疼,她伸手揉揉弟弟的頭,溫言安撫道︰「大姊不是說過,別因這種事跟同學吵架。會笑你的,是他們太幼稚,別理他們。」

    她彎身拍去弟弟身上皺巴巴的衣褲沾上的塵土,邊又道︰「打架受傷不是更難過。下次告訴那幼稚鬼同學,我們不是沒有媽媽,我們的媽媽在天上,她在天上保護我們。而在家里,有我這個大姊代替媽媽照顧你們,知道嗎?」

    「嗯。」辛明康點點頭。

    「還有,以後不能自己一個人放學後還留在學校那麼久,那可能會遇到危險。」她藉機向三弟叮嚀提醒。「走吧,大姊載你回去擦藥。」

    辛明玥轉身對一旁的成炎道︰「對不起,我先載我弟回去,不能再陪你走路了。」

    他們的家在同一方向,不過她家稍遠一點。現下三弟跟同學打架受傷,雖只有些微擦傷,還是得先回家處理傷口。

    「沒關系。」成炎一臉無所謂,原就沒要求她走路作陪,何況都已走了一半路程,離他家已不遠。

    他看著她拿起弟弟的書包,放進前頭已放著她書包的腳踏車籃子,再將腳踏車牽下人行道,待弟弟坐上後座,她這才騎上腳踏車,邊向還站在一旁的他道聲再見。

    成炎望著她載著弟弟離去的身影,不覺觀望半晌。

    他先前听說她母親在她國小就病逝,卻沒想到她的弟弟會因沒媽媽這件事被同學嘲笑,甚至因而打架。

    看見她溫言安撫弟弟的情景,令他心生意外,也有抹動容。她與他同齡,她就要姊代母職照顧三個弟弟,她安慰弟弟的話也表現出她的心智成熟與豁達。

    他向來自詡自己比同齡孩子成熟,如今才覺得她才是真正因成長環境而歷練出早熟,他甚至能看見她臉上流露一抹母愛溫暖,教他心生敬佩。

    他雖有母親,卻不曾感受真正的母愛溫暖……

    這一日,是成炎與辛明玥同班近三個月,對她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星期六下午,成炎坐在自家房車內,司機正要送他去上鋼琴課,他無所事事望著車窗外。

    他看見路邊蹲著一個身影,愣了下。「等等。」他開口要司機停車。

    那是辛明玥,似乎她的腳踏車出了問題。

    他難得多事,要司機將車停靠一旁,下車走向她。

    辛明玥因腳踏車掉鏈,正蹲在地上動手修理,卻遲遲無法將鏈子套妥,她不免有些氣惱,想到一些事,更覺心煩難受。

    「可惡!連你都要跟我作對。」她氣惱抱怨,一雙手沾到鏈條上的針車油,黑抹抹的,動作更為粗魯。

    「怎麼?跟腳踏車生氣?」身後突來的聲音,教她驚了下。

    她轉頭仰起臉,看見穿便服的成炎,高挑身形佇立在她身前,愣怔了下。

    「你怎麼會在這里?」這里離學校有段距離,也不是他回家方向,且今天學校放假。

    「去上鋼琴課。要搭便車嗎?」心想她的腳踏車可能修不好,不介意讓司機送她一程。

    「不用,謝謝。」有些意外他會邀她搭便車,心下竟有些感動,眼眶不由得微紅。

    「你怎麼……發生什麼事?」成炎低頭望著她,察覺她神色萎靡,不同之前一看到他,總面帶笑容,精神奕奕。

    「沒……」辛明玥搖搖頭。被他一問,竟有想哭的沖動,她其實一直在隱忍悲傷。

    「我外婆她……生病住院……」她說著,聲音一哽。

    「情況怎麼樣?住哪間醫院?」他從不在意不相干的人,卻因她的緣故,心生一抹在意。

    「听說很嚴重……外婆跟舅舅住在台北,我爸早上搭車去探病,我很想一起去,但要照顧弟弟。」她很擔心害怕,卻必須堅強,代爸爸好好照顧三個弟弟。

    因全家人一起去台北花費太貴,也不方便,父親要她留在家里,他去探看外婆就好。

    「你擔心得想哭吧?」看出她極度壓抑著情緒,那令他不禁在意她的心情。

    「我不會哭的。」辛明玥抿抿唇,用力眨去眼眶些許水氣,強調。

    「難過時想哭很正常,不需刻意壓抑。」尤其她是女生,哭泣並沒有什麼。

    「我不會哭的。」她搖搖頭又說一次。「我答應過我媽不會再哭了。不管以後遇到什麼事,都不會哭……」說著,她聲音不由得又輕哽,鼻間又泛酸。

    當初媽媽病危時,她在病床旁哭不停,媽媽要她別再難過哭泣,要她勇敢堅強,替她照顧三個弟弟,還有爸爸,那媽媽在天上才會安心。

    因為跟媽媽的承諾,她往後遇到傷心難過的事,總忍著不輕易掉淚,尤其不能在弟弟們面前表現軟弱無助。

    媽媽過世後,外婆也告訴她,身為長女,她今後要辛苦地姊代母職,幫忙照顧弟弟們。

    她雖跟外婆相處時間不多,但她一直很喜歡外婆,外婆也代媽媽教了她很多事,有機會便會鼓勵她、安慰她,她很害怕……會再次失去重要的親人。

    成炎听了,不由得替她有些心疼,而那是他不曾有過的情緒。

    他伸手將蹲在地上的她拉起。

    辛明玥抬眼看他,納悶他不僅將她拉起,還將她拉往三、四步距離的一棵路樹下。

    「哭不代表軟弱,適當的宣泄情緒才能更勇敢前進。」他聲音溫潤說道,從口袋掏出手帕塞進她手心。

    「你替這棵樹澆點水,我不會看你的。」將她拉到樹干另一側,他隨即背過身,面對馬路、手插褲袋站立著。

    辛明玥因他的舉動和言詞怔了怔,低頭看著他塞給她折得整齊方正的白色手帕,心口漫上一股熱度。

    他要她改在這棵樹下哭泣,太刻意的舉動她哪哭得出來?

    雖這麼想,但她又想到病危的外婆,心口一揪,眼眶瞬間漫上水霧,她蹲下身,忍不住掉下眼淚。

    已許久不曾哭泣的她,抑不住眼淚一顆接一顆滑下臉龐,卻仍哭得壓抑,雙肩輕顫。

    成炎雙臂盤胸,望著馬路時而駛過的汽車、機車。雖然她沒有哭出聲,但他能感覺身後蹲在樹干後方的她正無聲掉淚,釋放壓抑許久的情緒。

    好半晌,辛明玥站起身,用他的手帕抹抹臉,吸吸鼻子,繞過樹干,朝他走近一步。

    「澆完水了?」成炎這才轉身看她。她眼眶紅紅的、鼻子紅紅的,他卻覺得她的神情比前一刻自然多了。

    「這樣很奇怪。」再次面對他,她不免一陣尷尬別扭,他一副替她把風的情景很是詭異。「萬一被路人誤以為我蹲在樹後尿尿,豈不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她以玩笑口吻欲化解尷尬氣氛。

    「會開玩笑,表示心情舒緩了。雖然情況不明還是會焦慮擔心,但別把自己繃太緊,我相信你外婆會度過危機。」他難得對人表達安慰。

    辛明玥因他的話,眼眶不由得又漫上水霧,哽咽道︰「謝謝你,成炎,原來你很溫柔,我之前誤解你,真不好意思。」她朝他揚起一抹笑。

    聞言,成炎愣怔了下。他絕不是溫柔的人,他已習慣對人淡漠,卻不由得關心起她,他的行徑連自己都意外。

    「你不是要去上鋼琴課?我沒事了。我還要去買菜準備晚餐,先走了。」辛明玥朝停在幾步距離的腳踏車走去。「手帕我洗好星期一再還給你。」轉頭又對他說道。

    回想方才情景,她還是心生尷尬,那不同她平常的個性表現。

    「腳踏車不是壞了,你要牽回去?」這里離她家距離應比從學校返回還遠很多。

    「我先牽去腳踏車店修理。」

    「算了,我好人做到底,讓司機載你。」不待她回應,成炎邁大步走向停在一旁的自家房車。

    他向等在車里的司機交代一聲,司機隨即下車,將她的腳踏車抬進後車廂。

    「上車。告訴葉叔叔腳踏車店在哪里?」成炎直接拉開後座車門,要神情怔愕的她上車。

    他不是溫柔熱心的人,但面對她,他不自覺就做出不尋常的舉動。

    稍後,他陪辛明玥到腳踏車店,並沒立即就離開,而是等到她的腳踏車修好後才準備離去。

    辛明玥向他和司機叔叔再次道謝,朝坐上車的他笑笑地揮手道再見。

    看見她再度面露熟悉的笑容,成炎內心感到寬慰,完全不在意因她而耽擱上鋼琴課的時間。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一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幕後秘辛…… 七巧

    這個故事,不僅是重寫那已習以為常(?)的波折,幕後更有一番汗水交織的曲折秘辛……

    幸好最終得以苦盡甘來,有幸成書,且容我訴說一下那些不為人知的幕後甘苦~

    這故事的前前前身,寫了三個版本(都斷頭……Orz)

    第一版,寫到第四章,卡住……感覺不對,選擇局部修改……

    第二版,寫到第五章,又卡住……感覺還是不對,只好再做修改……

    第三版,好不容易,總算能推到第七章,又又卡住了!!(面壁吶喊)

    這次感覺依然不對,怎麼樣也無法繼續往下,即使很想硬著頭皮寫完,也完全推進不了,不得已只能擱下了~TT

    又過一段時間,突然有想法,再度打開Word面對它,換了開頭,再重說故事,也將未完成的版本,又做適度修改。

    這次,總算,終于完成它!(自己喝采+寬慰)

    總算得以終結這篇長久的斷頭文啊~>D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樓主分享!

TOP

謝謝分享

TOP

谢谢

TOP

Thanks

TOP

謝謝

TOP

返回列表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