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樂《燦爛的極道生活》[好男人新規格之二]


出版日期:2018-02-02

龍幫未來幫主孫元浩有外表有能力又有財力,
黑道甚至傳言「寧願跟鬼打交道,也不要招惹孫元浩」,
可是和他真正「交手」後,她只有一個感想──傳言不可盡信。
她沒注意到交通標志擦撞到他的座車是她的錯,怎知他不是受傷昏迷,
而是太累睡死了?!醒來後看到她還笑得跟個傻子一樣,(有事嗎?)
後來他邀她到幫派總部參觀,但有他這麼土豪把房子蓋得像古堡嗎?
她還發現他吃飯的規矩很多,東西要好吃、食材要高檔、不能吃太飽,
他居然還說要她當他的女人?!實在不是她要吐槽他,她是律師,
她父親的死又和他們以前一個堂主有關,他真的認為他們兩個能成嗎?
還有啊,他有名有姓,偏要她叫他「小浩浩」,到底是想惡心誰?
只是簽個車禍和解書,居然也能被他說成是第一次約會……(翻白眼)
不過話說回來,她被某個案子的嫌疑人找碴,他幾句話就把人給嚇唬走,
她被設計下藥,也是他及時趕到救了她,
甚至保證會幫她找到十年前她父親被害死的證據,
看在他這麼有心追求她的分上,她準了,不過他得先答應她一個條件!


第一章

    晚上九點多,齊正薇從律師事務所下班,開車回到租賃的公寓,剛停好車,手機便傳來訊息提示鈴響,她拿出手機點開一看,是妹妹傳來的——

    姊,還在工作嗎?媽要我提醒妳星期六是爸的忌日,記得早點回來。

    她看著訊息好一會兒,才回了個好字,之後她拿起公文包下車,往公寓方向走去。

    走在不是很明亮的巷子里,她的心沉甸甸的,一轉眼父親已經過世十年了,父親走的那年,她十七歲。

    父親是警察,有天早上去上班的途中,被一個叫吳正勇的角頭老大唆使小弟開車惡意追撞,父親住院搶救了兩天,最後還是離開了,本來她高中畢業後想報考警大,以她的成績應該沒有問題,不過媽媽拚命反對,後來她只好改選念法律系,目前任職于銘拓律師事務所。

    當齊正薇走近公寓時,看見站在大門前的一男一女,她停頓了下,才走上前要打招呼,不過男人已經往另一個方向離開了。

    齊正薇走到大學好友任靜亞身邊,見她依然痴痴望著男人離去的方向,她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那個男人是她們的大學學長連承耀。

    任靜亞感覺到身邊有人,轉過頭一看,說道︰「正薇,妳回來得正好,這個是承耀學長要我交給妳的,是龍幫的最新調查資料。」她將手中的牛皮紙袋交給好友,表情有些哀怨又失落的說道︰「妳應該沒有那麼早睡吧,要不要去我那里喝杯咖啡?」

    齊正薇看得出來好友心情不好,便點了點頭。

    幾分鐘後,齊正薇坐在好友任靜亞租賃的小公寓客廳里,坪數不大,一房一廳,很適合單身或者情侶居住,其實她就住在隔壁而已,不過兩人在不同律師事務所工作。

    在好友煮咖啡時,齊正薇已經迫不及待打開牛皮紙袋看起了資料,眉頭微微皺起。

    沒多久,任靜亞端來了兩杯熱咖啡放在矮桌上,隨即往好友身邊坐下,也看向資料。「瞧妳,看個調查資料而已,干麼皺著眉頭,這樣會有皺紋的,怎麼,龍幫這陣子又發生了什麼事?不對,應該說孫元浩又做了什麼才對,我剛剛怎麼好像看到買什麼大樓。」

    由于好友一直在調查黑道龍幫,任靜亞多少也知道龍幫的事。

    龍幫這一代的幫主叫卓仁,大家都叫他仁叔,仁叔有一個親生兒子,另外還有一個收養的義子叫孫元浩,也就是未來的新幫主,仁叔早已不管事了,真正主事的是孫元浩,龍幫在他的領導和改革下,變得非常有組織和制度化,說來也有點諷刺,明明是個黑道幫派,卻強調犯罪率是零。

    另外,這些年來,他們陸續在每個堂口都蓋有一棟五層樓高的相同大樓,讓人清楚的知道,這里是龍幫的地盤,雖然不是高樓大廈,但近二十個堂口,光是買地蓋樓,也得砸不少錢,她這才知道原來龍幫這麼有錢。

    而做這些事,將一個黑道幫派當成企業般經營,徹徹底底將龍幫來個大改造的人就是孫元浩,不過這樣的大改革並非一朝一夕能夠完成的,听說他今年也才三十一歲,那麼他是從幾歲開始做起,二十幾歲?還是十幾歲?怪不得能成為黑道里響叮當的人物。

    齊正薇將資料拿給好友看,自己則端起好友煮的咖啡喝著。

    任靜亞翻看著資料,驚訝不已。龍幫近來不但成立龍仁集團,還花了近四十億台幣在精華地段買下一棟辦公大樓當總部,之後收購多個經營普通或不善的產業,像是物流公司或飯店等等,花了近百億元台幣,卻沒有向銀行借貸一毛錢,這龍幫也未免太有錢了吧!

    「這完全就是黑道版的土豪!」任靜亞將數據放到桌上。「看來龍幫的財力真的非常雄厚,難怪承耀學長會說孫元浩是個絕頂聰明又厲害的人,還說黑道有傳言,『寧願跟鬼打交道,也不要招惹孫元浩』,在我看來,孫元浩豈止厲害,簡直是可怕,正薇,妳以前不是有見過他,本人看起來如何?看照片是很帥啦,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也想見見他,我實在太想知道長得很帥又很厲害又很可怕的男人,本人到底是什麼模樣?」

    「我也只是遠遠的看了一眼,沒和他說過話,所以不清楚。」齊正薇回道。

    不過想起龍幫目前的規模,齊正薇不由得又皺起眉頭了。

    以前每個堂口各自有負責管理的龍幫產業,現在經營的觸角延伸廣泛,一個大集團的事業版圖漸漸浮上台面,來勢洶洶,相信要不了幾年,可能就會成為台灣前一或二的大企業集團,如此一來,她想要打探的事就變得更困難了。

    「正薇,妳如果再這樣繼續皺眉頭,我看妳不到三十歲額頭就會長很多皺紋了。」任靜亞勸道︰「承耀學長說過,他會盡力幫妳打听十年前的事,妳就放輕松點吧,別一直摧殘妳那張漂亮的臉。」

    齊正薇也知道自己太過緊繃了,可是沒辦法,這關系到她爸爸的死因,不過事情已經過去十年了,要追查真相本來就不容易。

    「靜亞,龍幫現在已經不是普通的黑道幫派,妳請學長調查時小心一點,自身的安全很重要。」

    「妳放心,學長又不是第一天當偵探,他曉得的。」

    「還有,關于這次的調查費用,這兩天我會找個時間去銀行領錢,妳再幫我拿給學長。」她請承耀學長幫忙調查關于龍幫的事已經兩年了,學長陸續交給她的資料約有六、七份,每次的費用都是靜亞幫她拿給學長的。

    「我這陣子有點忙,恐怕挪不出時間去跟學長見面,妳還是用匯款的好了。」任靜亞說完,低頭喝著咖啡。

    「靜亞,今晚妳跟學長一起吃飯,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齊正薇困惑又有點擔心的問道。

    這些年來,她一直在收集龍幫的資料,靜亞知道後,問她要不要請經營征信社的承耀學長幫忙調查,她不是沒想過請人調查,但沒有認識又值得信任的征信業者,靜亞這麼一推薦,她毫不猶豫就點頭了,兩年來,都是靜亞主動幫她跟學長拿數據,也是靜亞幫她將費用拿給學長。

    承耀學長比她們大了兩屆,外表帥氣英挺,是系上的風雲人物,女友是和他同班的班花沈瑋馨,兩人郎才女貌,是當年法律系最搶眼的一對情侶。

    在她們大一下學期,距離暑假還有一個多月,沈瑋馨因為被教授騷擾,學長去找教授理論,爭執中教授不慎摔倒,左手臂因此摔斷了,教授提起傷害罪告訴,怎料沈瑋馨居然當教授的證人,說教授並沒有騷擾她,教授拒絕和解,最後學長被判刑三個月,緩刑兩年,後來學長便休學了。

    沈瑋馨大學畢業後就出國留學了,那時有人說沈瑋馨是因為怕得罪教授,無法順利出國留學,才會做出對學長不利的證詞。

    靜亞是承耀學長的直屬學妹,大學時就很仰慕承耀學長,就算學長休學了,靜亞依然很關心學長,後來學長當兵退伍後,就在他父親經營的征信社工作,現在是征信社的總經理。

    「其實也沒有發生什麼事,不過就是我失戀了而已。」任靜亞看到好友訝異的看著自己,秀麗的臉龐堆起一抹苦笑。「晚上我告訴學長我這個周末要回新竹老家相親的事,學長沒有阻止我,也沒有太大反應,只淡淡的說,若是遇到不錯的對象,要我好好把握。」

    關于靜亞這個周末要回老家相親的事,齊正薇也知道,是靜亞的阿姨牽的線,對方比她們大六歲,今年三十三歲,留美碩士,目前在竹科工作,是公司的主管,有房有車,經濟狀況听說很不錯。

    靜亞的阿姨從事保險業,見過各行各業的人,听到她阿姨說不錯,靜亞的媽媽就逼著靜亞去相親,這件事已經說了一個多月,最後靜亞受不了她媽媽幾乎天天來電轟炸,只好答應了。

    任靜亞用雙手握著咖啡杯,有些哀怨的問道︰「正薇,妳說承耀學長該不會還喜歡著瑋馨學姊吧?」她替承耀學長覺得很不值,他為了瑋馨學姊賠上了自己的大好前程,瑋馨學姊居然還甩了承耀學長。

    「我想這種事恐怕只有當事人才清楚。」她不是當事人,不好做出評斷。

    「當事人?天啊,妳的職業病谷我還嚴重。」任靜亞不免失笑,隨即笑容一斂。「就算妳很喜歡一個男人,對他掏心掏肺多年,但人家未必一定也要喜歡妳,這個道理我很明白,我只是看到學長好像很落寞的樣子,想陪在他身邊而已,不過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而且自作多情很多年。

    「妳真的打算去相親?」齊正薇其實想問的是,她真的要就此放棄承耀學長?畢竟她喜歡學長很多年了。

    「我媽那種個性,我星期六中午以前若是沒有回到家,她肯定馬上來台北抓人,直接把我押回去,反正是我自己親口答應的,就當去認識一個新朋友吧!」任靜亞微微一笑道。  

    「我想妳阿姨介紹的對象,應該各方面條件都很不錯。」齊正薇倒也挺贊同好友去認識新的異性朋友,反正又沒有人規定相親就一定要在一起。

    「承耀學長也跟妳說了相同的話。」任靜亞苦澀一笑。「不過我很好奇,我好歹也有喜歡的人,但都被逼著去相親,妳別說男朋友了,連個喜歡的對象也沒有,齊阿姨都沒有意見嗎?」

    還在念大學時,她常去正薇家玩,和齊阿姨以及她妹妹齊正嵐都很熟。

    「我媽怎麼可能沒有意見,但妳也知道現在我沒有多余的時間和心思去談情說愛,不過我妹已經決定十月要和男友結婚,婚後他們會住在我家,接下來我媽會比較忙,暫時沒空管我了。」現在是四月,妹妹和妹夫還有半年時間準備結婚事宜,也就是說,她至少有半年不會被母親叨念。

    準妹夫跟靜亞一樣都是新竹人,在台北工作,一直都是租屋,小兩口打算婚後先住在娘家,若是生了孩子,母親也可以幫忙照顧,等存夠了錢再自己買房子。

    「妳說正嵐要結婚了?!篙托,她不是才二十五歲,干麼那麼早就結婚,她這樣教一堆姊姊們怎麼辦,是想逼死人嗎?」任靜亞驚訝的喊著,她還記得第一次見到正嵐,她還是個高中生呢,這一轉眼就要嫁人了。

    齊正薇忍不住笑了。「我妹不過是結婚而已,妳也說得太夸張了。」

    妹妹和準妹夫從大學就在一起,兩人交往五、六年了,其實她並不覺得妹妹太早結婚,反而希望妹妹婚後能快點生個孩子,讓媽媽含飴弄孫,她知道這些年來媽媽一直過得不開心。

    等咖啡喝完了,時間也不早了,齊正薇便拿了資料,回到隔壁自己的住處。

    洗了澡之後,齊正薇繼續看著關于龍幫的資料。

    根據承耀學長之前的調查資料,出獄後的吳正勇行事低調,要是不說,沒有多少人知道他以前可是堂主,目前經營一間卡拉OK店,規模不大,有幾個坐台小姐,上門的都是熟客,生意普普通通。

    他曾經是龍幫某個堂口的堂主,不過卻那麼剛好在十年前離開了龍幫,她想了解吳正勇離開龍幫的原因,或許跟她父親真正的死因有關,她甚至懷疑吳正勇應該認識警界的人,也許龍幫內部一些大老們會知道。

    她會有這樣的懷疑不是沒有原因的,當年父親跟她說了一些事,結果一個月後父親就發生意外離開了……

    十年前,母親高齡懷孕,不過身體狀況不錯,十四周時母親做產檢,醫師隱晦的告訴她是個男寶寶,那時全家人都開心極了,看著超音波照片,滿心期待著弟弟的出生,誰知道會發生這樣的禍事,母親大受打擊,孩子也沒有保住。

    想起那年發生的事,齊正薇心痛不已,眼眶微紅,一雙手握得死緊,當時媽媽失去爸爸又失去未出生的弟弟,雙重打擊之下,情緒非常低落,她和妹妹很擔心,每天一放學就馬上趕回家陪媽媽,白天則是請媽媽的好姊妹汪阿姨過來陪伴,經過很多年,媽媽才慢慢走出傷痛。

    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就這麼殘酷的被毀了,她一定要找出幕後真正的「凶手」,哪怕過了追訴期,她也絕對不會放棄調查!

    隔天上午,齊正薇剛坐進車子里,準備開車上班,便接到蘇伊寧的來電。

    伊寧是她的高中好友,現在則是她的委托人。

    「正薇,我今天一早又去翻找從我姊姊住處搬回來的東西,我找到一本記事本,上面寫了一些事情,這樣能不能當成證據,起訴那個人渣?」電話那端,蘇伊寧說得很氣憤、很激動。

    最初,因為知道正薇認識鐘立凱,怕正薇立場尷尬,她才會去找其他的律師事務所,可是都被拒絕了,她沒有辦法,只好來找正薇幫忙,正薇也答應她會全力揪出犯人。

    「這不好說,我要先看過內容,伊寧,這樣好了,妳下班後過來找我,我在事務所等妳。」伊寧目前在銀行工作。

    「好,下班後見。」

    伊寧的姊姊蘇伊欣是小有名氣的電視主播,以前她也見過伊欣姊幾次,大方得體,還有個年輕有為當警官的男友,人生看似美好的伊欣姊,卻在上個月在自己的住處輕生了,伊寧一口咬定她姊姊是被那個警官男友害死的,就算不是直接,也是間接,因此伊寧一直在找證據想要告對方。

    其實伊寧的心情她完全可以理解,當年父親突然過世,盡管她認為疑點重重,可是當時她才十七歲,不知道可以跟誰說,又可以相信誰,也擔心說出來後,會讓不知情的媽媽跟妹妹受到傷害,她只好一直一個人隱忍著,但始終沒有放棄調查。

    而且怕媽媽發現她在調查龍幫的事,所以兩年前她以律師工作忙碌為由,搬到外面居住,正好靜亞說她隔壁房客搬走,她就成了靜亞的鄰居。

    齊正薇發動車子,開車前往律師事務所。

    她想著伊寧說的記事本,若想要以記事本的內容提告,不是不行,但要是沒有其他有力的左證,最後應該會獲判不起訴。

    其實伊欣姊的男友她也認識,還是自小就認識的大哥哥,她父親過世的那年,那個大哥哥剛好從警大畢業。

    雖然兩人認識很久,以前也還算熟,可是自從父親過世後,她覺得不只是那個大哥哥,甚至是大哥哥的父親,都讓她感到很陌生。

    如果伊欣姊的死真的和對方有關,哪怕對方是個警官,也必須接受司法審判。

    孫元浩剛從英國回到台灣,外表依舊俊美如斯,不過細看的話,會發現那雙漆黑的眼眸里有著細細的血絲,因為他已經近三十個小時沒有闔眼了,剛剛在飛機上他依然還在工作。

    身為龍幫未來的幫主,實則已經當家多年的孫元浩,手上要處理的事情很多,每天平均只睡兩、三個小時,有時候一忙起來,一、兩天沒睡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他的身後跟著三個人,左後方是秘書蕭子儀,束著長發,長相十分斯文俊秀;他的右手邊是邊走邊低頭玩手游,染著一頭搶眼的亮橘色頭發,一副小鮮肉模樣的小孟,而最右邊則是高大英挺的保鏢段志杰,四個各有特色的男人走在機場大廳,頓時引起不少人的側目。

    兩輛黑色豪華大型休旅車已經等在機場門口,五名身著剪裁合身、經典三扣深灰色西裝的兄弟筆挺地站立在旁邊,一見到孫元浩出來,齊喊了聲「浩哥」,之後孫元浩等人坐上第一輛由阿赫駕駛的七人座車,另外四個人坐上後方的那輛車,一行人沒有耽擱,迅速離開。

    打開車里的小屏幕,人在龍幫總部的總管蕭子莫馬上出現在畫面中,歡迎浩哥回來。三十歲的蕭子莫是蕭子儀的大哥,他們兩兄弟從十幾歲就跟在孫元浩身邊,蕭子莫當年還跟著孫元浩一起到美國留學。

    「子莫,沒什麼事吧?」孫元浩問道。他這趟出門快一個月了。

    「是。」蕭子莫回道,「不過這兩個星期來,尚毅少爺幾乎天天都在問浩哥何時回來,一天要問好多次,十分鐘前又問了一次。」

    「那小子要做什麼?」

    「他說有秘密要跟浩哥說。」

    孫元浩輕笑了聲,問道︰「那小子的秘密是什麼?」

    「尚毅少爺這陣子常常和葉安琪見面。」

    听到葉安琪這個名字,孫元浩的笑容倏地一斂,淡漠的神情有著一抹無奈,那個傻小子就那麼喜歡葉安琪?

    「仁叔的態度如何?」尚毅比他小了八歲,是仁叔的獨生子,他五歲那年父親過世後,仁叔收養了他,將他帶進龍幫,成為這個大家族一員。

    「仁叔很生氣的責罵尚毅少爺,還說浩哥一定不會同意尚毅少爺和葉安琪在一起,就算他哭、就算他抱著浩哥的大腿都沒有用,要他死了這條心。」

    孫元浩嘆了口氣,很是無言。

    此時車里的人,除了段志杰只當了浩哥一年半的保鏢,其他人都跟了浩哥許多年,但就算段志杰資歷淺,本人話少,他也知道仁叔的態度很明顯,就是已經答應了,還教尚毅少爺找浩哥哭,還要尚毅少爺抱浩哥的大腿。

    段志杰還沒有進入龍幫之前,就听說過關于龍幫幫主卓仁的事,明明是黑道幫派的幫主,卻最是不喜歡打打殺殺,上次仁叔中槍受傷,最後還原諒了始作俑者,而葉安琪算是幫凶,這樣的人,浩哥應該不會答應讓她進入龍幫。

    不過這也未必,像他這樣的人都能進入龍幫了,似乎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浩哥,關于葉安琪近況的調查資料,我已經將檔案傳給子儀了。」

    「我知道了,跟仁叔說我大概一個小時左右回總部。」

    「是。」

    關掉車內的小屏幕,蕭子儀已經打開平板計算機,將葉安琪的檔案打開,然後將平板計算機交給浩哥。

    當車子進入市區,在一個路口等候左轉,待左轉綠燈亮起,阿赫向左行駛,卻發現前方有輛銀色轎車像是沒有發現已經紅燈了,居然直駛而來,速度還不慢,眼看著就要撞上車子的側邊,那里正是浩哥坐的位置。

    曾經是賽車手的阿赫,反應敏銳的快速尋找閃躲方位,前方斑馬線上有路人,無法急駛前行,一旁又有幾輛機車停在待轉區,僅是零點一秒內的決定,他加速後急煞,在原地來個一百八十度的甩尾。

    雖然最後銀色轎車依然撞上他們座車左後方的車燈,但比起兩輛車子撞在一起,小擦撞已經算是很輕微的了。

    車子停下後,小孟往外看了下,覺得可惜了,這麼漂亮的甩尾,若不是待轉區那邊有機車,連擦撞都不會發生,不愧是拿過冠軍的賽車手。

    不只小孟,蕭子儀和段志杰也都是第一次體驗這種急速甩尾的刺激,只是他們還來不及夸一下阿赫,下一秒他們都露出驚慌失措的神情,因為……

    浩哥暈過去了!  

    兩個小時後,在國華醫院的頭等病房里。

    一個年輕可愛的小護士手里拿著耳溫槍,看著坐躺在病床上、長相英俊的男人,她語氣細細軟軟的說道︰「孫先生,我現在要幫你量體溫喔。」

    「麻煩妳了。」

    「你不用這麼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事。」

    「國華醫院的護士都像妳這麼溫柔可愛嗎?」孫元浩輕笑著問道。

    「孫先生,人家哪有可愛,比我可愛的護士多得很呢!」小護士被稱贊了,小臉蛋紅紅的,量完體溫後,她柔聲的告知體溫正常,接著又量血壓。

    雖然她不知道這位孫先生的身分,但稍早可是由尹文佐醫生親自送昏迷的孫先生住進頭等病房,尹醫生可是國華醫院董事長的親外孫,也是醫院未來的繼承者,而能讓尹醫生這般重視的人,身分應該很特別,更何況外面走廊上還有不少人守著。

    後來梁小靜學姊也來探視孫先生,小靜學姊不久前剛和尹醫生度完蜜月回到醫院工作,學姊點名由她負責照料孫先生,讓她欣喜不已,她更沒想到這位超英俊的孫先生這麼風趣幽默,她更要好好表現。

    而站在病房一隅的齊正薇,看著長相不錯的花花公子和可愛小護士的調情戲碼,她表情淡定,不動聲色,但內心有著戒備。

    因為此刻在病床上,露出迷人俊笑,把清純小護士逗得花枝亂顫的男人,可不是一般的紈褲子弟,而是黑道人人敬畏的「浩哥」,孫元浩。

    今天早上她大概是因為在想事情,沒有注意到前方號志燈已經轉為紅燈了,不小心闖了紅燈,那一瞬間,她還以為就要攔腰撞上前方要左轉的豪華休旅車,幸好最後只是小擦撞。

    緩了下受到驚嚇的情緒後,她連忙下車要看看對方車上有沒有人受傷,還有兩輛車子受損的情況,可是她才剛走到車頭,就看到從黑色豪華大型休旅車副駕駛座下來一個留著長發的男人,她微驚了下,她認識他,不,應該說看過調查的照片,他叫蕭子儀,是孫元浩的秘書。

    蕭子儀神色慌張的對坐在後面那一輛相同車款車子的人喊道︰「快點把車子開過來,浩哥昏過去了,得馬上去醫院!」

    說完,他轉身時朝她看了一眼,她發現他的眼神閃了閃,但是並沒有多說什麼。

    他們沒有等警察和救護車到來,快速的將孫元浩抬到後面另一輛車,接著一行人坐上車後,還有幾個人坐上出租車,隨即揚長而去,只留下司機一人,等著警察到場處理和做筆錄。

    之後她表達想要私下和解,不過開車那個叫李力赫的男人說他無法做決定,得問子儀哥,因此他打電話詢問,然後她听到他順便詢問浩哥的情況。

    听到孫元浩還沒有醒來,齊正薇驚訝又擔心,他不會真的被撞出什麼問題吧?

    明明只是個小擦撞,其他人一點事也沒有,為什麼孫元浩會這麼嚴重?

    在修車廠的人來將她車頭有些撞凹的車子拖回去修理後,她打電話向律師事務所臨時請假,接著來到國華醫院,想確定孫元浩的情況,並向他道歉,只是他還沒有恢復意識,她便和幾個龍幫的人一起站在走廊上等候。

    就在剛剛,蕭子儀從病房里走出來,告知站在走廊上的弟兄們浩哥醒了,已經沒事了,大家不用擔心,浩哥讓他們下去備車,待會兒就要離開醫院,然後,蕭子儀向她自我介紹他是孫元浩的秘書,浩哥讓她進入病房。

    她還記得自己一走進病房,隨即感受到一道犀利的盯視,她順著視線往病床看過去,只見坐躺在病床上的男人,一雙幽深的黑眸直直盯著她,讓她的心猛地抖了下,因為男人看她的目光,有著審視,有著興趣,有著玩味,彷佛把她當成獵物一般,讓她感受到一股危險的氣息。

    正當她想著孫元浩是不是在氣她撞了他的座車,害得他進醫院,打算著要如何對付她時,怎料下一刻他卻笑了,那笑容帶著慵懶隨興,看似友善,卻教她不由得戒備著,而兩人都還沒有開口說話,小護士便來了,接著就是這調情的一幕。

    就在小護士量好體溫和血壓後,尹文佐醫生來了。

    尹文佐一進入病房,發現除了護士、子儀、小孟還有段志杰外,居然還有個陌生的女人,女人留著短發,長相亮眼,不過在他眼里,沒有人比得上他老婆梁小靜半分,只是他不曾見過她,因此他在女人的面前停下腳步,淡漠的神情夾帶幾分冷厲,他直接問道︰「妳是誰?」

    兩個小時前蕭子儀他們幾個送阿浩來醫院,告知發生車禍,他當時緊張不已,不過不但沒有外傷,檢查結果也一切正常,但人卻依舊「昏迷不醒」?

    後來問過蕭子儀,知道了原因,他只好把人送到頭等病房來,之後去忙自己的事,知道人醒了之後,他才又過來。

    尹文佐本就長得人高馬大,加上神情冷冽,目光凌厲,就算齊正薇見過不少犯了罪的凶惡之人,還是免不了被驚了下,但還不至于嚇到腿軟,況且她知道尹文佐這號人物。

    他雖是個外科醫師,但其實是龍幫前幫主的兒子,自小和孫元浩一起長大,兩人是感情很好的哥兒們。

    面對尹文佐的質問,她還沒有說話,卻已經有人替她回答了。

    「她是肇事者。」孫元浩看著她,俊美的臉上依舊帶著笑意。

    「肇事者?」尹文佐充滿警覺性的盯著齊正薇。

    此刻可說病房里所有人都看著自己,齊正薇的神情有著幾分的不自在,不過她沒有退縮,她拿出名片遞給尹文佐,簡單的自我介紹道︰「尹醫生,你好,我是齊正薇,我是銘拓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她接著又道︰「我不小心誤闖紅燈,撞上孫先生的座車,害他住院,我是過來道歉,並商談賠償事宜。」

    「妳是聖揚他家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尹文佐有些詫異的問道。

    李聖揚是他小學的老同學,銘拓律師事務所是聖揚他老子開的,在台灣頗有知名度,後來他老子把事務所交給聖揚管理。

    尹文佐看了下齊正薇的名片,又看向她。「妳認識我?」

    「是,去年四月你和孫元浩先生來參加我們總經理的婚宴,我听其他同事說起兩位,還有些印象。」

    「齊律師,妳知道什麼叫作聰明反被聰明誤嗎?」尹文佐問了一個毫不相干的問題。

    齊正薇沒有說話,她不明白他為何突然這麼問?

    「妳能進去銘拓那樣的大型律師事務所工作,表示妳的腦袋或工作能力還不錯,不過妳剛剛那番話,說得看似完美,但其實破綻連連,妳……」

    「阿佐,你們醫院的頭等病房還真不錯,視野好,護士更是溫柔又貼心,你們醫院應該把這麼棒的頭等病房放在官網首頁當宣傳才對。」孫元浩突然夸起頭等病房,面對好友訝異又質疑的眼神,他加大了笑容。

    尹文佐看到某人朝他笑得很惡心,他又轉頭看了眼齊正薇,沒有繼續剛剛的話題,而是順著某人的話說道︰「宣傳什麼頭等病房,這里是醫院,又不是飯店。」說完,他走向病床,請護士先出去。

    看到護士走出病房,齊正薇想著他們也許有話要說,她是不是應該先離開,但她又很想知道尹文佐剛剛那句話是什麼意思,還有,孫元浩為何要突然插話打斷尹文佐的話?難道在替她解圍?應該不是,畢竟在這之前,她和他根本就不認識,而且她還害得他此刻躺在醫院里。

    尹文佐直接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雙手環抱在胸前,對著孫元浩無奈的搖了搖頭。「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因為兩、三天沒有睡覺,直接昏睡不醒人事。」他責備的語氣有著濃濃的關心。「阿浩,賺錢固然重要,但你也要有命花,你再這樣把自己當成鐵人似的工作,本來你應該可以活到一百歲的,至少要折壽十年。」

    「九十歲很不錯了。」孫元浩笑了笑。「謝謝尹醫生的良心建議,我現在就回去好好休息,再不回去,仁叔他們就要沖來醫院了。」剛剛他醒來,子儀向他報告仁叔他們已經知道他發生車禍進醫院的事了。  

    尹文佐看著好哥們下床要離開,恐怕不是怕仁叔擔心,而是要回去工作吧!因此他對蕭子儀說道︰「子儀,待會兒我會開幾包助眠的藥,這小子回去若不休息,你就丟個五、六包在他的咖啡里,務必讓他好好睡一覺。」

    「尹醫生,你這是公然要謀財害命。」孫元浩調笑道。

    「反正你都沒命花了,我來替你好好花錢。」

    「怕了你了,回去我會好好休息,行了吧!」孫元浩已經穿戴齊整了,「快中午了,你要不要帶你老婆回總部一起吃頓飯?」

    「改天吧,中午我有便當吃,小靜懷孕後胃口不太好,這些日子中午都是我岳母做好便當送過來。」

    小靜娘家的大嫂生了孩子後,岳母便辭去工作,專心在家照顧孫子,小靜度完蜜月回來瘦了些,因此岳母積極幫小靜補身子。

    「好,下次一起吃飯。」孫元浩說完,便和尹文佐一起往門口走,其他三人也跟著離開,大伙彷佛忘了齊正薇的存在。

    蕭子儀在浩哥走出病房前問道︰「浩哥,齊律師呢?」

    孫元浩停下腳步,回過頭,依舊用那傲然肆意的審視目光看著齊正薇,然後說道︰「帶上她,一起回總部。」說完,便和尹文佐走出病房。

    齊正薇真的要被氣笑了,什麼叫帶上她?她又不是他的所有物,而且一說完就走出去,他就那麼肯定她會跟著他們一起離開?

    其實見他們要離開病房,關于道歉和賠償的事,她想著改天再跟蕭秘書聯絡,剛剛尹文佐說孫元浩是因為很多天沒有休息才會昏睡,她也不想耽誤他,讓他可以快點回去好好休息。

    不過,一听到可以去龍幫總部,又讓她猶豫了。

    她真的要去嗎?那可是黑道幫派的總部,就算龍幫再怎麼漂白,就算真的零犯罪率好了,但是他們依舊是黑道,有所謂黑白兩道,正邪不兩立,雖說未必黑道兄弟都一定是壞人,畢竟誰也無法保證白道警察里沒有老鼠屎……

    況且她一直想要認識龍幫的大老們,哪怕只是套個小交情,她都想探問關于十年前的事,要是錯過了這次機會,父親真正的死因會不會就沒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她的手握緊公文包的提帶,盡管內心掙扎,但她很快就做出了決定。

    小孟跟段志杰已隨著浩哥他們走出病房,蕭子儀見齊正薇依然站在原地,開口問道︰「齊律師,妳不走嗎?」

    「好,一起走,還要談和解跟賠償事宜。」齊正薇跟著離開。

    就算那里是龍潭虎穴她也得去,她不想錯過任何機會。

    雖然齊正薇是抱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心態,跟著孫元浩等人一起離開醫院,前往龍幫總部,不過上車後,听到孫元浩說的第一句話,她突然有點後悔自己做出這個決定,是不是太沖動了點?

    「齊律師,我沒想到妳這麼听話,居然真的跟我一起走,真乖!」

    她突然發覺自己彷佛上了賊船,如果說在病房時,孫元浩用盯著獵物的眼神看著她,那麼此刻他就像是認定獵物已經到手了,因為他完全就是一副對寵物說話的語氣,什麼真乖?她可不是他的寵物!

    還有,剛剛上車時,他們幾個人似乎都有固定位置,只見蕭子儀坐上副駕駛座,小孟和段志杰很快坐在最後一排,孫元浩坐在中間,然後就只剩下孫元浩身旁一個位置了,莫名的,她不想坐在他旁邊,偏偏後面龍幫的兄弟催促她快點坐上車,要關車門了,完全不給她抗爭的機會。

    接著孫元浩又說話了,這次,齊正薇真的後悔自己不該這麼沖動一起上車,就算很想知道十年前的事,還是要三思而後行才對。

    「齊律師,妳的手機呢?現在我就坐在妳的旁邊,妳不用偷拍了,可以正大光明的拍我,愛拍幾張都可以。」

    孫元浩突然提起手機偷拍的事,齊正薇先是一愣,後來像是想起什麼事來,她頓時震驚不已。

    去年四月,事務所的李總和相戀多年的女友結婚,在婚宴上她意外見到孫元浩和尹文佐,很是驚訝,她不知道李總怎麼會認識兩人,忍不住用手機偷拍幾張孫元浩的照片,不過當時現場滾客眾多,他是怎麼知道的?而且她記得,那時跟在孫元浩身邊的只有蕭子儀而已。

    再說了,已經事隔一年了,沒想到孫元浩居然還記得這麼清楚,所以說,當時她拿手機拍照的動作,不只被發現,同時她也被觀察著?不然都過這麼久了,他竟然能認出她來。

    她自認為行事小心,但顯然還是太大意了。

    大概是因為是和父親有關的事,讓她失去平常該有的冷靜,一時忘了身邊這個男人有多麼厲害,她想起調查資料的內容,他十八歲到美國留學,只花了五年的時間就拿到博士學位,這家伙不是妖怪就是絕頂聰明的天才,當然,這世上哪有妖怪!

    孫元浩見她沒有說話,徑自續道︰「齊律師,妳當時偷拍我的時候,不只是我,連子儀也發現了,妳真的太不小心了,子儀,你也還記得那天的事吧?」

    坐在前座的蕭子儀被浩哥點名,馬上側過身回道︰「對,那天當浩哥走進李聖揚律師的喜宴會場,齊律師就拿手機對浩哥拍了約二十秒,之後浩哥走去找佐哥,一起去前面和新郎說話時,齊律師又拍了浩哥,這次大約是一分鐘,二十分鐘後我們要先從側門離開,齊律師又拍浩哥了,拍的時間超過兩分鐘,直到我們從側門離開。」

    雖然齊正薇剛剛猜測自己當時可能已經被反觀察了,但听到蕭子儀說得如此詳細,依舊讓她心驚不已,背脊發涼,難怪在車禍現場,蕭子儀當時看她的眼神怪怪的,大概是認出她了吧!

    既然孫元浩知道她是誰,為何還要叫她一起回龍幫總部?該不會是想要……齊正薇不由得緊張起來。

    她想起黑道傳聞「寧願跟鬼打交道,也不要招惹孫元浩」,听說那是因為招惹過孫元浩的人,都已經從地球上消失了,她不想往最糟的情況想,希望那真的只是傳聞而已。

    老實說,在經歷了父親和未出生弟弟的死亡後,她不怎麼怕死,只是會難過還沒有揪出害死父親的真凶,也放不下媽媽跟妹妹,尤其她舍不得媽媽為她傷心難過。

    不過,她是跟孫元浩他們一伙人從醫院離開的,那麼多人看見,也有監視器,想來他們應該不會對她怎麼樣才對,而且只要她小心應付,應該有機會安全下船的,這麼一想,她放心許多,不過仍有些懊惱她差點自亂陣腳。

    孫元浩就坐在齊正薇身邊,自是將她的表情全看在眼里。

    雖然她表面上故作淡定,但眼神騙不了人,那雙晶亮有神的眼楮里,可是噴著小火焰呢!

    不過她的雙眼是他見過最好看的,黑白分明,炯然有神,當她垂眸時,眼睫毛真長,而且這麼近的看她,他發現她不只五官精致,肌膚也很光滑,白白嫩嫩的,讓他很想摸摸看。

    他想起稍早在病房,她並沒有像一般女人對他眼露著迷,只是定定的站在原地,一臉的防備,那模樣像是誤闖了狼窩的小缸兔,全身警戒著,彷佛在說我可不怕你。

    這個女人真是太有趣了!

    剛剛他一提起她在聖揚婚宴上偷拍他的事,他看得出來她不只緊張,還有著害怕,神色一陣慌亂,結果下一秒,她的表情又變得淡定,真是太出乎他意料之外了。

    大概是猜他不會對她做什麼,因此不害怕了,明明處在劣勢,卻還能冷靜思考,這個女人還真是讓他感到驚訝又驚艷,小缸兔如此聰慧又可愛,讓狼對她興趣更大了,她還能逃得出狼窩嗎?

    他看著她,又想逗逗她了。

    「齊律師,我想知道妳為什麼要偷拍我?難道是對我一見鐘情?」

    一見鐘情個鬼!齊正薇在心里大罵一聲,而後暗自深呼吸了口氣,剛剛吃了幾次悶虧,她得保持冷靜才行,而且他應該還有後話吧!

    因此,她靜靜的看著他,沒有說話。

    「為什麼不回答?」孫元浩側過身,凝視著她那張漂亮的臉蛋。「如果不是對我一見鐘情,那麼是……別有目的?」

    答案看似有兩個選擇,但其實只有一個,難不成她還能說別有目的?

    只是,就算她回答對他一見鐘情,他會相信嗎?

    就在齊正薇想著該如何回答時,車子停了下來。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3Q

TOP

Thx

TOP

d
:))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