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秋《一流女仵作》


出版日期:2022-08-24

  她是看遍生死的仵作,
  冰冷的外表下,卻是追求正義的熱血以及柔軟的心。
  他是出身高貴的縣令,
  戴著笑臉面具,實際上心硬如鐵對敵人行雷霆手段。

  一場驗尸,將本該毫無交集的他們牽扯在一起,
  她因他重新品嘗到快樂歡愉,揮去心中陰霾,
  他因她明白了什麼叫做溫柔,什麼是愛情……

  意外穿越,她本想繼續捧法醫這個鐵飯碗,
  誰知卻捧到皇帝的小舅母這個金飯碗……

  穿越前身為法醫,如今又是仵作之女,
  季亞襄毫不遲疑的再次踏入這一行,
  只是她萬萬沒想到,驗尸還能驗出個麻煩來──
  她揭穿米鋪女兒死亡的秘密,引來了新任縣令的注意,
  這男人仗著出身高貴,老愛油嘴滑舌的逗她,實在討厭,
  可他將從歹人手上騙來的十萬兩交給她,讓她用之于民,
  又讓她覺得他也是有那麼一點點優點,
  更別說當他知道燈會對她家代表的是一段悲傷記憶,
  他難得溫柔地安撫她,買面具,猜燈謎贏花燈哄她開心……
  可誰知,就在這燈光美氣氛佳的時刻,
  忽然有個囂張郡王要搶花燈,緊接著還出了命案……


第一章 當場驗尸

天順七年.奉春縣城郊。

幾匹精神奕奕、皮毛油光水滑的駿馬慢悠悠的行走在石板鋪就的官道上,上面坐著幾位容貌出眾的男子,或清潤、或溫雅、或氣勢凌人,幾乎是少見的風采,引得過往百姓頻頻回首,不時發出兩句驚嘆和贊許。

他們像是出外游玩的世家子弟,錦衣玉履,腰纏玲瓏玉佩,有的是書生模樣、有的腰佩長劍,一行人十分耀目,引得人眼珠子挪不開。

馬隊之後是一輛披著翠帷,懸掛華麗宮燈和瓔珞的八寶華蓋馬車不近不遠的跟著,駕車的青衣隨從年歲不大,約二十出頭,車內坐的不是主子,而是兩個暈車到吐的小廝,面色發青唇泛白。

而那一群騎在馬上的俊俏兒郎,外人看來氣質出眾,風度翩翩,可其實要不是在大庭廣眾下,他們恨不得咆哮出滿月復痛苦。

「做人要厚道些,自個兒不想醉生夢死,婢僕成群的讓人侍候,也犯不著拖別人下水,我寒窗苦讀十數年不是來給你當跑腿的,你良心到底痛不痛呀!」

說話的人叫寧煜,今科狀元,當朝寧相之子,有經天緯地之才,本得以入翰林院為儲相人才,可因某人的一句話,他苦命的以六品之身為七品官的師爺,隨之離京遠赴外地任職,心中深恨誤交損友。

「他還有良心?你這話說來要笑掉多少人的大牙,他從來就是無心之人。要不然你、我今日也不會在此,下次投胎離這廝遠一點,省得被陷害。」天下第一紈褲當之無愧,無人能出其左右。

氣不順的這人叫歐陽晉,臉色陰沉得快滴出墨水,他是武狀元出身,官任金吾衛中郎將,掌青龍旗,手底下有兩千名羽林軍,護衛皇宮安危,本有望升官,再晉一階,可如今官沒得升,反倒成了從五品帶刀護衛,為某個黑心知縣的貼身侍衛,期限不定,回京之日遙遙無期。

「你們都別埋怨了,我才是無辜受累的那一個,不過多嘴的說了句『好不好玩』,我家小舅二話不說的拎我上馬,說讓我出去見識見識,以免被養成井底之蛙。」他招誰惹誰了,明明是長亭外送行的人,結果卻成了被送之人。

一臉哀怨的是忠義侯之子顧寒衣,上有長兄下有弟,可惜命不好,愛看熱鬧,自告奮勇替母出城送行,本是來笑話親小舅的「落荒而逃」,誰知笑話沒看成倒把自個兒賠進去。

寧煜這時候卻調轉槍頭,轉向了顧寒衣,「你這只青蛙的確該跳出井底了,省得坐井觀天都養廢了,給你爹丟臉。」文不成、武不就,就一張嘴皮子俐落,舌戰群雄毫不遜色,皇上那里備了缺,日後的言官。

「喂!以我的出身就該游手好閑、不務正業,我要是有出息,朝上多少官員都要顫著股,唯恐我一人得勢,只手遮天。」

顧寒衣也想有一番大作為,可是時不我予,家世太顯赫反而不好太出頭。

當朝太後是他親姨母,皇上與他是表兄弟,父親手掌京郊三大營,二十萬大軍,佔本朝三分之一的兵權,他敢「虎父無犬子」引人猜忌嗎?只好庸庸碌碌的當個混吃等死的敗家子。

他們也怕功高震主,新皇登基七年,正是用人之際,故而對官員多有寬容,哪日羽翼已豐,玩起帝王權術,生出多疑之心,以往親近的眾人就要遭殃了,如同先帝親佞臣、遠忠臣,好大喜功,好在先帝死得早,否則朝堂大亂,被他的一意孤行弄得四分五裂,君臣離心,百姓不安。

「啐!你有這本事?」寧煜斜眼一睨,表現出輕蔑,人要有自知之明,夸大其實不是好事。

「別呸我,說不定我比你還有出息,龍困淺灘是一時的,等我哪天一飛沖天,你別來蹭著我吃肉。」顧寒衣下顎一抬,神氣活現的以鼻孔睨人。

「憑你?」寧煜哼了一聲,他身為讀書人有著文人清高,跟斗雞走狗、享家族余蔭的勛貴子弟不是同一路的,玩不到一塊,各有各的朋友圈,在京城也只不過表面交情,如今听對方張狂,就忍不住鄙夷。

顧寒衣得意洋洋,「憑我怎樣,別忘了我和皇上是什麼關系,你們辛辛苦苦的在底下打樁作基,我只要一句話就能得高官厚祿,你們能跟我比嗎?」他是怕給家里招禍,要不討個官做做有何難,要個爵位更是不費事。

此話一出,寧煜跟歐陽晉都啞口無語了,因他的理直氣壯想吐血,人和人真不能比,有些人費盡了心思一無所有,有些人什麼都不必做便坐享其成,這才扎心窩呀!

「比什麼比,飯吃多了是不是?」一身白衣勝雪,容貌俊美的男子回頭一睇,他眉飛入鬢、目若點漆、清貴卓逸,可眼神威嚴,讓顧寒衣縮縮脖子。

「小舅……」他不能不講道理,每回挨罵的人都是他。

君無瑕才不管什麼甥舅之情,收回視線語氣淡淡地威脅,「想改做小吏是吧!我成全你。」敢對他幸災樂禍的人世上沒幾人,自個兒找死就休怪他大義滅親。

「別呀!小舅,再貶下去我只有做捕快的分了,瞧我細胳臂的體弱樣,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只能干輕省的活,提提筆桿還行。」他瞪了一眼搶他師爺之位的狀元郎,他覺得自己更適合出策謀劃,用一張嘴擋世間魍魎。

「還可以守城門。」寧煜落井下石。

「閉嘴,小心我向寧相告狀。」

「小人得志。」寧煜狠狠地一瞪。

顧寒衣一臉得意的驅馬上前,與小舅並騎,「小舅,你真要屈就小小的七品官呀!咱們別斗氣,回去跟皇上表哥說一聲,這官不當了,沒得在窮鄉僻壤受氣,和一群刁民斗智斗勇。」一遠離京城,他看什麼都不順眼,沒有京城的繁榮和熱鬧,想找個地方飲酒作樂也不行,餐風露宿,把他這個養尊處優的世家子都折騰瘦了,一模一把骨頭,偏偏小舅不回去,他可不敢擅自回京。

「小二子,你皮癢了,一會兒讓人給你捉一捉,先刮一層皮,再一片片的片肉,再剔骨去筋……」

「不要呀!小舅,我知道錯了,別拿我開刀,以後我一定兢兢業業地干活,不怕苦、不怕累,身先士卒,絕不給你丟人。」顧寒衣當場對天發誓,抖著身子求饒。

在京城,顧寒衣也算得上一霸,那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橫著走路無人敢擋,威風得像只螃蟹。

可人有克星,他這輩子連爹娘都不怕,還敢頂上兩句,唯獨面對小舅,他是老鼠踫到貓,膽滅三分先打個顫,小舅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狠人吶!他拍死四匹馬也追不上。

君無瑕是實打實的老來子,他娘都當祖母了,四十五歲高壽才生下他,差點難產死在產房,七、八個太醫搶救了兩天三夜才把人救回來,從此落了體弱的毛病,一入秋就畏寒,手腳冰冷。

故而一出生就注定了萬千寵愛,足以當爹的長兄君破軍拿他當兒子,卻比對親兒子更寵溺,要星星絕對不給月亮,想要上天還給梯子,護得無微不至,連自家護國公爵位都想讓給他。

二哥護國將軍君無敵,長年駐扎在邊關,可疼弟弟的心從不曾少過,從他生下來那一年到今時的二十有四,每一年都派人送回邊關的皮毛、藥材,以及關外的香料、寶石,各種奇珍異寶,慣出個二世祖。

老太君生有三子二女,小女兒是忠義侯夫人,長女便是當今太後,說起疼年幼的胞弟那是無人能及,外邦送的瑪瑙、珍珠、翡翠、玉石,各地上貢的貢品,皇上的孝敬……太後毫不手軟的賞賜,不嫌多、只嫌少,還怕他沒有爵位受人取笑,十六歲便賜下和王侯將相同等的府邸,平日不住人,就放他兄姊們給他的珍稀物件。

皇上看得眼紅,卻只能在心里月復誹,那是他親舅,即便在歲數上少了他十來歲,可是輩分在,他也要矮一截。

太後活著的一天,她的兄弟姊妹和親眷都動不得,除非犯了謀逆大罪,否則一世的富貴榮華跑不掉。

君無瑕面色平和的勾唇,看似溫潤如玉的面容卻給人一種邪肆的危險感,叫人額頭冒汗,「不指望你干件人事,可要是扯後腿……呵呵!本官就讓你少只腿。」

他自稱「本官」,端起官威了。

這是他親小舅嗎?分明是仇人來著。

欲哭無淚的顧寒衣韁繩一拉,放慢馬速,委屈的跟著小舅騎得馬後頭,又一次後悔為什麼出城送人,若不多事的笑話人,他還躺在侯府的大床上,作著左擁右抱,美女如雲的美夢。

馬蹄,邊走邊了解「民情」的眾人走了一個多月,終于把本來半個月不到的路程走完了,抵達君無瑕任職的縣城,遠遠便可看到高高的城牆,出入城門的百姓也越來越多。

驀地,一陣喧鬧聲大起,其中夾雜著若干悲戚的哭聲,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發生了什麼事?」

「我去看看。」

最愛看熱鬧的顧寒衣先一步跳下馬,十分熱切的往人多的地方擠,他不算瘦的身軀滑溜地像尾泥鰍,鑽呀鑽地鑽進最里一層,睜大雙眼看個究竟。

他這一看就忘了有人在等他,君無瑕幾人等了許久都未等到他回轉,心中略有納悶,是遇著什麼有趣的事讓他挪不開眼了。

好奇心人皆有之,于是他們紛紛下了馬。

君無瑕道︰「去看看。」

走近了一听,嗚咽的哭泣哀戚而悲憤,哭得撕心裂肺,令聞者鼻酸,眼眶跟著泛紅。

莫非有冤情?

幾人交換一個眼神,寧煜上前問道︰「請問發生什麼事了?」

一位大嬸頭也不回的回一句,「冤死人了。」

「冤?」君無瑕目光一銳。

「是呀!冤,陳家的媳婦被說偷人,有孕七個月,可她才成親四個多月,陳家人大怒要休,指其失貞,但她娘家人請了大夫去瞧說無孕,各說各話,活活逼死人,那真是好姑娘呀!娘家是開米鋪的,逢年過節施粥施米的……唉!老天不長眼……」

另一個大叔罵道︰「還不是衙門的那些人心太貪,有銀子打點好說話,錢給少了就吃虧,你看李家老小多憋屈……」

「噓!少說幾句,小心被城門口的衙役听見,捉你下大牢。」壓低聲音的大嬸拉拉嗓門大的街坊,唯恐他禍從口出,引火上身。

「嗯嗯!不說、不說,上回賣燒餅的周老頭就被捉進去,花了十五兩銀子才放人……」

「我們縣的縣太爺怎麼還不來,老百姓快活不下去了。」還算樂觀的大嬸指望來個青天大老爺,讓他們奉春縣有好日子可過。

「來了又如何,還不是手眼遮天,哪個好官肯到咱們這個小地方,三年清知縣,十萬雪花銀,當官的都一樣……」哪有河清海晏,只求別剝削得太過,給人一口飯吃。

「哎呀!別說了,真想給家里惹事呀!欸你瞧,看看陳家媳婦那肚子,大得古怪,真沒懷娃?」

原本是將信將疑,李家米鋪在地方上風評甚佳,比起為富不仁,與官家勾結的陳家人,城里百姓偏李家人居多,可是瞧瞧現在打開的棺材,李家姑娘那渾圓的肚皮可騙不了人,足足有懷胎七月大小,一方說肚里有娃,不貞,一方說那是病了,你來我往各持己見,還為此告上公堂。

可惜山中無大王,猴子當老大,奉春縣縣令平調調往外地,縣衙里已有兩個月余無縣太爺主事,此事全權交由縣丞大人處理。

只是這案子不知是怎麼審的,最後的裁定出爐,陳家以一紙休書成立休掉新嫁娘,而李家被判騙婚罪名,賠償一千兩銀子和現成米鋪一間,若干嫁妝由陳家沒收。

判決一出,全城轟然,李家人自是不服,揚言要告到府衙以討回公道,不料衙門剛一傳出新婦休離一事,人在陳家的李家姑娘居然懸梁自盡了,死狀可怖。

陳家不以死者為重,反而一口薄棺就要將人往城外亂葬崗扔棄,不讓其入土為安,得知消息的李家人連忙出城攔棺,兩邊人馬便在城門口鬧起來了,引得百姓圍觀。

新任地方官的君無瑕就像無關緊要的外地人,一直被排擠在外圍,怎麼也擠不進去,在一堆大叔、大嬸、老頭子當中顯得特別無奈,鶴立雞群形成另一道風景。

沒人讓路,他有心為民喉舌也開不了口,但是……

「快讓讓,季神手來了……」

「誰是季神手?」君無瑕順口一問。

「季鬼手家的娃兒。」一名老婦眉開眼笑的回著,彷佛季神手一來便能真相大白了。

「季鬼手又是誰?」又神又鬼,沒個人嗎?

「衙門仵作。」

衙門仵作?君無瑕眉頭一擰,他抬頭一看人群一分為二,神色略帶畏敬的把路讓出來,一名身形削瘦,束發的俊秀小子由遠而近的走來,臉上沒一絲笑意,冷若秋日寒霜。

「人在哪里?」

「亞襄,快過來,這邊。」熱心的鄰里招著手。

身著藏紅色衣衫,頭發高束的俊秀少年緩緩走近,背後背著類似書箱的竹簍,人一靠近,前面的人不約而同的往後一退,似避諱,又似恐懼的讓其通行,見狀的君無瑕等人卻是尾隨其後跟進。

一口薄得用手一掰就能折成片的棺木橫在官道中央,一邊的陳家要抬走,嫌晦氣,管事的還嚷嚷著不潔婦人就該曝尸荒野,任野狗啃食,一邊的李家人拼命攔棺,哭喊要天理不公,要讓女兒沉冤得雪。

你推我擠的,把草草蓋上的棺蓋推開,露出亡者發紫的面龐,紫中又帶黑,雙目圓睜。

「驗一個五兩,這銀子誰出?」季亞襄清冷的嗓音有如冷泉敲過玉玦,清亮而清冷,不帶半絲個人情緒,讓人不自覺打冷顫。

「我們李家人出。」李家人高喊。

「在這里驗還是另闢他處?」

「回李家……」

「不行,這是我們陳家的事,旁人休得插手。」陳家管事神情凶惡,半點不肯退讓。

「哼!人不是被你們休了,還說什麼陳家事,我們李家的姑娘由我們李家做主。」欺人太甚,人都逼死了還想死後潑污水。

「我們陳家說了算,誰敢和陳家作對後果自負。」管事口出威脅,針對季亞襄。

「你!」李家老爺怒指對方,太過分了。

季亞襄冷冷又問︰「還驗不驗?」

「驗。」

「不淮驗。」

雙方人馬吼出不同的聲音,季亞襄面無表情的將竹簍放下,手指修長的打開竹簍蓋子,里面放著驗尸器具,取出自制的口罩戴上,再拿出一雙皮制手套套入。

「只要死者家屬同意,而且有銀子付現,我馬上驗。」

「我付。」李家老爺當場取出五兩銀子。

「簽解剖同意書。」

「好。」

為免喪家反悔告上衙門,先立字據為憑,李家老爺簽好名字,面對陳家人的阻攔,季亞襄面不改色的一喊,「五筒,布圍。」

「是。」

一個十七、八歲的小伙子跑出來,手里抱著一堆布。

把布攤開一看,每隔一尺縫上一根竹子,竹子底端削尖,他直接將尖端往地上一插,將棺木圍在布圈里,不留旁人。

君無瑕等人亦未能入內,只能听到里頭的聲響。

季亞襄先驗過尸體外表以及,發現尸斑已經固定,尸僵有緩解的跡象。

原則上,尸僵會在人死後十二個小時出現,維持十二個小時,再經過十二個小時漸漸消退,顯然死者已經死亡超過一天,再者死者身上並沒有自縊而死會有的痕跡,反而……

「刀來。」

五筒听到吩咐,趕緊遞上刀子,季亞襄割開皮肉,肉眼得見月復腔內有積水,還有碩大囊腫,順勢一劃,便溢出了血水。

「五筒,記錄。」

「是。」五筒手里握著筆,準備在厚紙做的小冊子書寫,冊子不大,長五寸、寬三寸,以麻繩串成冊。每一頁標上數字,在空白頁數上記下驗尸結果,末了是日期、時辰,何時何地,由誰主驗,誰代書。

「死者月復中無胎,肚脹原由是積水與囊腫,此乃疾患,並非不貞,而死者生前並未圓房,仍是處子之身……」

因為眾人都屏息等待結果,季亞襄的聲音雖然不大,卻也足以讓最內圈的圍觀民眾和陳李兩家的人听見,一時間議論紛紛。

「什麼,還是閨女?」

「天哪,都成親四個多月了,怎麼沒有圓房?」

「嘖!是不是陳家二少不行呀!嬌滴滴的媳婦躺在身邊居然踫也不踫,這人是傻子嗎?」

「哈!不會是不愛紅顏愛須眉吧!」

一群人哄堂大笑,越說越不像話,各種不堪臆測如野火燎野般傳開,听得陳家管事及其下人惱羞成怒,又氣又急的想撫平流言。

但事實就在眼前,由不得人狡辯。

李氏清白的結果引起的議論剛剛消退,季亞襄接下來的話又引起軒然大波。

「死者死因當是中毒,死亡時間昨日巳時到午時間……」

「中……中毒?」

「不是死于自縊。」

一听死于毒殺,眾人錯愕。

慌張的陳家管事隨即張狂的大喊,還沖進布圍作勢要打人,「胡說、胡說、胡說八道,我家二少夫人明明是吊頸死的,你休要妖言惑眾,別以為人家叫你神手就能造謠生事,我捉你見官去……」

眼看著拳頭就要往頭頂落下,季亞襄手中悄悄握起長針,只要他敢動手便長針侍候。

誰知陳家管事的手就停在頭頂上方,隨即慘叫聲伴隨著骨折聲響起,她抬眸一看,眼前多了錦衣玉帶的清俊男子,而陳家管事被人壓制在地,腦袋上踩了一只做工精致的雲頭靴。

「用不著見官,我家大人就是官。」身兼打手的護衛歐陽晉以鞋底輾了兩下,堂堂武狀元淪為車前卒,他一肚子火無處可泄,正好有個送上門的讓他出出氣。

「你是新來的縣太爺?」收起長針,她慢條斯理地將剛才剖開的月復部縫合,井然有序的將用過的器具以烈酒清洗過後放回竹簍。

「何以見得?」君無瑕進入白布圈內。

「奉春縣缺個縣令,而你是個官。」山高水長,這段路走得崎嶇,姍姍來遲的知縣也該露臉了。

「不錯,本官便是新上任的知縣,你是縣衙的仵作?」看來年紀不大,可驗尸的本領不下多年老手,倒讓他開了一回眼界。

「是也不是。」

「何意?」

「我是仵作備用,不吃官糧,若是衙門征用以件論酬,一件五兩銀子不二價,童叟無欺,若是離城五里外的外地需另外支付食宿車馬費,以距離、日數計算,平日接一般百姓委托調查死因,讓死者家屬得個心安。若是大人有驗尸需要大可來尋,絕不抬價,我爹是衙門里的仵作,可透過他與我接頭。」

听著連縣太爺的銀子都想賺的話語,君無瑕忍不住想笑,「你說此女中毒而亡,可有證據?」

季亞襄翻出死者的指甲一指,指甲下方內側出現一條深色的黑線,「這是中毒現象,若要更明確的查出中毒與否,可檢驗內髒。」

「為何不是死于自縊?」他問。

「大人請看,上吊身亡主要是因喉部左右兩側的血脈被壓迫,窒息而死,在頸部會留下瘀傷,但死者是死後被吊上去,死人的血不會流動,故而不會產生淤血痕跡。」

「的確是死後造假,你觀察入微,有沒有興趣干脆來衙門當差?」他樂當伯樂。

季亞襄頓了一下,用著頗有深意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不合適。」

「有何不合適,本官用人只看本事,你入了本官的眼,本官便能提拔你。」沒人會放著似錦前途不走,有他拉拔著,何愁不出頭。

「大人還是想清楚得好,日後就知道了。」季亞襄手一擺,背起竹簍往外走,接下來沒仵作的事了。

五筒連忙把白布收起,連著竹管卷成一捆,抱著布卷跟在季亞襄後頭,準備入城。

君無瑕卻叫住了兩人,「等一下,剛才的驗尸記錄給本官,本官好查出下毒者。」新官上任三把火,總要有建樹。

抿了抿唇,季亞襄眼露不快,「一會兒我讓五筒抄錄一份給你,還有,因為器械時間不足,無法詳細檢驗,我方才雖說被害人是中毒而死,但她身上不僅有一種中毒的癥狀,究竟誰才是造成她毒發身亡的真凶,還需調查。」

說完,季亞襄轉頭離開,留下如菊清幽的背影。

「不只一個凶手……」說得真肯定,難道早知內情?看著遠去的身影,君無瑕若有所思的撫模下顎,眼中閃過肅殺的冷意,一上任就送了個見面禮……好,甚好。

「大人,苦主在此,這案子接不接?」看熱鬧看得起勁的顧寒衣興奮莫名,有好玩的事絕少不了他。

苦主李家人趴在棺木上痛哭失聲,為自家姑娘的死感到痛不欲生,眼眶發紅的李老爺下跪求告,不論眼前的年輕人是不是新縣令,只要能為他女兒洗刷冤屈便是李家的大恩人,當以長生牌位供奉。

君無瑕仰頭一望朗朗晴空,「接。」

「不是說好按兵不動,先做一番觀察再動手。」師爺寧煜低聲提醒,強龍不壓地頭蛇。

君無瑕呵呵一笑,「就當是老天爺給了把刀,先宰幾條小魚添菜。」

本想悄然無聲的立足奉春縣,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拿下萬千民心,使往後的縣政運作更加通行無阻。誰知人算不如天算,橫空劈出一筆,還沒進城就接下一樁人命官司,讓他隱密的行蹤揭露無遺。

罷了,這是天意吧!叫他少耍心眼,循規蹈矩的干好本分事。

「你想要整頓衙門?」蠹蟲不除,危害百姓。

「不,先捉人。」君無瑕笑容溫和有若春風拂面,「先把陳家父子捉起來,關上三天再開堂,陳家宅中許進不許出。」在無法得知外界的情況下人會心慌,便易露出馬腳。

「什麼罪名?」總不能平白無故擾民。

君無瑕嫌棄地瞥了眼寧煜,「殺人罪。」文狀元的腦子不怎麼靈光,不知道如何過了殿試那一關,皇帝外甥那天鐵定犯了傻病,才點了這麼個傻子為一甲頭名。

人死在陳家,經仵作驗尸為他殺,還是中毒而死,死者身邊人自是涉嫌重大,再者人死不到三日就急著運往城外棄尸,不合常理,能夠做主這麼吩咐的家主和丈夫肯定知道些什麼,若非主謀也是幫凶。

不論是誰下的毒手,先捉再說,世上最不缺的是自以為聰明的人,陳家父子被捉,發現事情有敗露的可能,凶手便會想盡辦法掩飾或逃跑,他拿著桶子坐在邊上等魚跳上岸。

「沒有證據。」實事求是的寧煜有著寧相的正直,卻少了他洞悉人心的精明,一根腸子通到底。

「沒證據就去找證據,你一個文狀元還要本官教你怎麼搜證找出真凶嗎?」

「大人,我只是師爺,不是捕頭衙役,捉人的事不歸我管。」要不是皇上下令他隨行,他管這廝死活,這廝鬧得京城天翻地覆,而後手一拍走人,啥都不管。

身為名符其實的國舅爺,皇上的小舅,君無瑕可說是京城霸中之霸,上有太後給他撐腰,又有皇上明里暗里的護航,護短的兄姊寵上天,那些個皇親國戚怎麼跟他比,一個個輾壓成泥。

想當然耳,他京中的名聲可沒一聲好,打馬球、玩蹴鞠、上酒樓听曲,和人在百花宴上玩博戲擲壺……整日縱情玩樂,虛度時光。

他唯一的長處是從不失控,酒喝得再多不見醉意,旁人皆瘋癲唯他獨醒,冷眼旁觀他人的丑態,或賦詩、或作畫,將別人不堪入目的丑樣描述得唯妙唯肖,公諸于世讓眾人嘲笑,自然引起出丑的人的公憤。

「啊!是本官搞錯了,打架的事應該由武官去,歐陽晉,此事交由你負責,別讓本官失望。」他是甩手掌櫃。

誰說捉捕犯人是打架,把那人找出來,他保證不把人打死!歐陽晉剛降下去的火又往上冒,他一火大就有人要出事了。

TOP


第二章 竟是女子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各懷心思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深夜邀約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拉近距離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懊悔招惹他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福王的馬腳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心動的時刻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秘密引殺機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對付爛桃花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一章 挺身護住他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二章 此生很圓滿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https://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OP

謝謝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Whisky Boutique Createch Computing : Software Development Company in Hong Kong Yame Green Tea 空姐鞋 護士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