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輕《名花還無主》[兩相錯之三]


出版日期:2015-12-24



  女人考驗男人的方法,最愛玩約會遲到玩失蹤;
  男人考驗女人的方法,最常玩遠走高飛不見人。

  桑寧自認不是花痴,雖然她做人有點摳門,還喜歡貪小廣宜,
  但她可是貪得很有原則的。本來她是沒打算跟徐初陽勾勾纏,
  可誰教她難得踫上一個拿摳門當樂趣的極品男,
  讓她小心肝不小心跳了跳,一時沒把持住,因為貪吃,
  不但將自己給賣了,還很沒矜持地跟他好上了。
  也因為他說喜歡她,為了表示她不佔他便宜,
  她傻氣地被他拐上床。因為徐初陽說,他找女人,
  太愛錢的不行、太愛美的不行,太奢侈的更不行。
  而身為資深鐵公雞的他,雖然不算計人,但虧本買賣他也不做,
  更別說被人蹭吃蹭喝。不過坑他的人換成是桑寧時,
  他絕對不會生氣,還樂得變著法子要她拿人抵償,拐上床還債


  楔子

    新世紀購物廣場,地下停車場。

    罷剛和未婚妻講完電話的徐初陽將手機和車鑰匙一起放回口袋,可是大手還沒來得及從口袋里拿出,手機便又震動了起來。他的眉微微一動,再次將手機拿出來,瞄了眼來電顯示後才發現不是未婚妻,而是損友尤成漢。很湊巧,對方今晚也想約他出去見面。

    「今晚恐怕不可以。」他態度溫和地拒絕好友的邀約,「我有約了。」

    「哦,約會對象是誰?」他剛想開口,卻又被尤成漢興沖沖地打斷,「先不要說,讓我猜一下。」

    徐初陽無奈,連這種再明顯不過的事情都要猜。

    無視掉徐初陽無奈的笑聲,電話那頭的尤成漢自嗨著,「桑寧,是不是?」

    「是。」

    「嘖嘖,剛從巴黎回來就等不及要約會了阿,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哦。」

    淡定地無視掉好友的揶揄,即使只是在講電話,徐初陽還是維持著善意的微笑,「你找我有什麼事?」

    「當然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啦。」

    徐初陽走進電梯,貼心地幫後面的人按住開門的按鈕,接著用溫暖的笑回應著他人略帶感謝的目光。電梯門闔上,密閉的空間里共站了六個人,而他的存在理所當然地吸引了幾個年輕女生的注意。

    陽剛與溫柔,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卻在徐初陽的身上有了完美的融合。一百八十二公分的身高,精壯的肌肉均勻分布,他算不得很高,卻足夠強壯結實,黑色上衣,下胸肌凸顯,略松的V狀領口間,溜出來性感的肌肉線條,一副斯文的無框眼鏡柔和了他充滿剛硬俊朗的臉部輪廓。

    電話中,尤成漢的聲音仍在繼續,「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再不到兩個月,你們就要結婚了吧?」

    徐初陽垂著眼,禮貌地避開其他異性投來的花痴目光,而那習慣性上揚的唇,則因為尤成漢的提醒而擴大了弧度,「你沒有記錯。」再不到兩個月,他就要和交往不滿一年的女朋友桑寧正式步入婚姻的殿堂。

    「所以說……」短暫的停頓後,尤成漢充滿磁性的嗓音里夾著興奮再度響起,「我們該開始準備你的Stagnight了!」

    電梯升到三樓的時候,電梯門向兩側劃開。徐初陽往旁邊讓了讓,商場里明亮的燈光投進電梯,跳躍在他英挺的眉眼間。電梯里的人有出有進,他隨意地站在一側,笑容無奈。這就是尤成漢所說的很重要的事嗎,真是的。

    「嘿,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尤成漢的聲音添了幾分不悅,「明明很重要的好嗎,要知道,這是一種儀式、一種象征。」

    好吧,他又要開始了。

    「預示著你即將揮別美好的單身時光,然後不知死活地迎向枯燥恐怖的婚姻生活。而身為你的朋友,我雖然不能阻止你結婚,卻可以送你一個終身難忘的單身之夜。」他的聲音難得的一本正經,「在這一點上,我很堅持。」

    徐初陽很想說,婚姻其實沒那麼可怕。

    他們共同的好友賀昕,也就是他的妹夫,已經結婚將近四年了,現在還不是很幸福,不過……他看了眼時間,覺得現在並不是辯論這件事的時候。徐初陽已經來到了購物廣場的六樓,朝自己經營的素膳館走去。

    十九歲那年,他開始和朋友合伙做餐飲,成立了一家小的管理公司,那時的主要經營業務是提供其它餐飲企業咨詢、培訓和委托管理服務。二十二歲,徐初陽自立門戶,開始經營素食餐廳。

    二十四歲,經歷了幾次失敗之後,半品齋素膳館正式開張。二十七歲,徐初陽重拾管理的老本行,創辦了旭日餐飲管理公司。如今他二十九歲,公司業務走上正軌,而半品齋的名號更是越做越響,分店不僅遍布各地,甚至擴張到國外。

    所以就算拋開家族背景不談,徐初陽仍是個黃金單身漢。他有錢,十分有錢,可世上偏偏有這麼一種人,即使腰纏萬貫卻還是一毛不拔。

    「好吧,如果你一定要堅持的話。」徐初陽走進店,掃了眼充滿濃濃中國風的雅致餐廳,繼續說︰「不過呢,我一定要聲明……」

    「你是絕對不會付錢的。」

    徐初陽很溫柔地笑了起來,「是的。」

    「呿,我就知道。」尤成漢的白眼似乎都透過電話翻到了這頭來,「放心好啦,一切都包在我身上,反正就算你臨時悔婚,這個派對也不會浪費。」他所關心的重點本來就是在派對上,徐初陽的單身之夜只是一個噱頭而已。

    「我暫時還沒打算悔婚。」

    「最好是這樣。」

    正在對一個服務生訓話的年輕店長眼尖地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徐初陽抬眸看店長一眼,「好了,就聊到這里,我們改天再約。」掛斷電話,緊接著目光輕抬,看見店長已經打發掉那個服務生,一臉笑意地迎著他走過來。

    「老大。」

    徐初陽擺擺手,「叫老板。」

    店長搔搔頭,笑著改口,「來找主廚的?」

    「來吃飯。」

    「那正好,剛空了個包廂出來,你……」

    雖然半品齋的分店已經遍布各地,可徐初陽卻連屬于自己的專屬包廂都沒有,因為在他看來,單獨空出一間原本可以用來賺錢的包廂留給自己是十分浪費的行為,所以徐初陽每次來自己的店里吃飯,別說專屬包廂,連普通包廂都不肯用。

    「不用,我等空位就好。」

    店長無語地看著徐初陽。

    「現在叫到幾號了?」徐初陽一面自言自語,一面走向等候區。

    才任職不久,還對自家老板不太了解的店長趕緊跟上。叫號的語音系統在等候區響起,徐初陽掃了眼上方的電子螢幕,然後點了點頭。店長勸道︰「老板,兩人桌還要等五十六位呢,要不……」

    五十六位,那大概還要等上一個小時,要不要插隊呢?徐初陽很少這樣做,因為顧客就是搖錢樹、財神爺,他並不希望讓前面的五十六位財神爺等太久,畢竟顧客體驗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最終收益。

    所以徐初陽雖然在許多小事上都十分摳門、算計,可在經營餐廳時卻十分舍得辦打折、特惠活動,很會討客人的歡心。舍小得大的道理,他不僅懂,而且在生活中運用得得心應手。

    正有些猶豫著,電話又響了起來,是他的未婚妻,有趣的桑小姐。

    「你到了嗎?」那邊的環境有些嘈雜,鳴笛聲、說話聲,桑寧的聲音夾在其中,即使拔高了音量仍顯得模糊不清。

    「剛到。」

    他的回答換來一聲懊惱的沉吟,「我恐怕要晚一些。」

    「不用急,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塞車。」女人清淡好听的聲音攜了絲焦躁,「公車開得好像烏龜在爬,早知道就搭捷運了。」

    「公車?」可是她會暈車。徐初陽英挺的眉輕輕一皺,「那你會不會不舒服?不然你在最近一站下車好了,我過去接你。」

    「不要。」對方想也不想便拒絕了。

    桑寧不同于以往的生硬口吻令徐初陽微微一怔。電話那頭的桑寧似乎也察覺到自己的口氣不太對,靜默片刻後才清了清喉嚨說︰「總之你再等我一下。」

    「好,我等你。」

    幣斷電話後,徐初陽若有所思。這是他去巴黎出差兩周之後兩人首度見面,簡訊中,桑寧說今晚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他說,現在他卻忽然有種不大好的預感。

    「老板?」

    徐初陽回神,將手機放回口袋,「我等空位好了,你去忙你的。」

    打發走店長之後,徐初陽隨便找了張沙發坐下,一面翻看著眼前的菜單,一面等桑寧。

    四十分鐘後,他等到位置。又過了將近十分鐘,桑寧出現了,而這時徐初陽提前點好的菜還只上了一道。徐初陽招了招手,正在東張西望的女人立刻朝他走來。

    桑寧打扮得就像是剛剛下課的大學生,襯衫、長褲、高筒帆布鞋,一頭微卷的金棕色長發被隨意地束成馬尾,素面朝天的精致小臉上掛著疲倦、焦躁,還掛著一副幾乎要從小骨子上滑下來的大眼鏡。她的右臂上抱著幾本書,左肩上還掛著一個大大的布包包。

    那件棉制的襯衫看起來很舒適,卻過分寬大,本就松垮的領口又被布包包帶子壓住一側,在布包包的重力作用下扯得更開了些,露出線條漂亮的鎖骨。點綴在她頸間的那條項鏈還是徐初陽送的,這麼昂貴的一條項鏈搭配著她隨意樸素的裝扮,卻也不會顯得不協調。

    心頭的那絲狐疑瞬間被喜悅取代,徐初陽的眼楮一眨也不眨地追隨著她,兩周不見,他真的很想她。

    桑寧在桌子對面坐下,將手中的書堆到桌上。

    徐初陽瞧了眼她微白的臉色,忍不住探手過去摸摸她的額頭,「暈車很嚴重嗎?」

    「有一點。」桑寧輕抬眼睫,視線從大掌下溜過,滑向他掛滿擔心的俊顏。

    「喝點水?」

    桑寧搖搖頭,「一會吧,現在還不想喝。」她的腦袋暈暈的,鼻子里全部是汽油與廢氣的味道。

    徐初陽招手叫來服務生,他指了指桑寧手邊的那杯白開水,「換成檸檬水,要溫的。」

    「好的。」

    「那個……」桑寧抬手欲言。

    「加四片檸檬。」徐初陽替她補充道。

    桑寧抬眼看過去,對方暖到不行的微笑令她有些心跳加速。

    徐初陽並不是那種濃眉深目的標準帥哥,單眼皮、厚嘴唇,不算俊美卻很有味道,尤其是笑起來的時候,眉眼彎彎、牙齒潔白,簡直迷人得男女通吃、老少全殺。桑寧自認自己並不是花痴,一開始認識徐初陽的時候,也只是對他的店里的免費餐點比較感興趣而已,可伴隨著越發深入的交往,他的五官、身材、微笑,無一不在影響著她的審美觀。

    不知不覺間,徐初陽于她已經變成了和大賣場里減價商品一樣,是極具誘惑力的存在。

    「怎麼了?」見桑寧一直盯著他瞧,徐初陽開口問她,「有話要對我說?」

    這句提醒將她從徐初陽的魅力漩渦里拖了出來,桑寧眸子微顫,立刻撇開目光,該死,現在可不是花痴的時候,「沒什麼。」

    「對了,不是說今天有很重要的事要和我講,什麼事?」

    是啊,她有很重要、很重要的話要說。明明早已作好了準備、打好了草稿,可是在徐初陽的笑容攻勢下,桑寧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灑脫如她,還從來沒有這樣優柔寡斷的時候,「我想說……」

    「嗯?」徐初陽一臉很有耐心的樣子。

    適時出現的服務生解救了桑寧。她忙拿過杯子喝了口檸檬水,對上徐初陽探詢的目光後,忍不住又喝了幾口,再喝了幾口,直到將一整杯檸檬水都灌下肚後才放下杯子,忍不住打了個嗝。

    「再要一杯嗎?」她看起來似乎渴壞了。

    「不要了。」

    看桑寧似乎很難以啟齒地樣子,徐初陽很貼心地岔開話題,「那先吃飯吧。」

    「不要!」還吃飯,當初要不是因為嘴饞,也就不會有今天的情景了。更何況肚子里藏著心事,剛才又灌了這麼多檸檬水,就算是不要錢的晚餐,她還是一點都吃不下,「還是現在說吧。」

    徐初陽被她勾起了好奇心,笑意淺淺、眸色轉濃,「看樣子是很嚴肅的事情呢。」他微微傾身,輕按住桑寧的手。

    她下意識地縮了一下。徐初陽卻仿佛什麼都沒看到,粗糙的指摩挲著她柔滑的手背,「怎麼,是有關婚禮的事情嗎?」

    「應該算是。」

    「怎麼了?」

    桑寧垂眸看著那只覆在自己手背上的、骨節分明的大手,一想到自己即將要宣布的事情就覺得好心痛。可她知道自己的選擇是對的,如果不這樣做,她會更痛。當瞳眸深處的猶豫完全被篤定所取代後,桑寧才抬起頭,「我想取消婚禮。」

    徐初陽的手微微一顫,桑寧注意到了,她垂眼看去。

    幾秒後,徐初陽的聲音響起來,溫和好听,蘊著三分笑意,「好,如果你想要延期的話,我們就……」

    「不,不是延期。」是取消。桑寧抬起頭,卻沒有把話說完。

    沉默,令人頭皮發麻的沉默,桑寧感覺到那雙溫熱的大手被緩緩地抽了回去。徐初陽將手攏到桌下,不著痕跡地挺直了背脊。

    他的臉上並無異色,唇角甚至還保持著上揚的弧度,但桑寧卻能清晰地感覺到他的眼神冷了下來,帶有強大壓迫力的氣場從他身上散射而出,彌漫在兩人之間,「你的意思是……」

    桑寧摘下了眼鏡,一張秀淨素美的小臉呈現在溫暖的燈光下,沒有了障礙物的遮擋,徐初陽終于看清了對方的表情。他的目光越發冷沉,可桑寧卻硬扛著沒有將目光撇開,「我要分手。」

TOP


第一章

    桑寧並不是那種一眼就會令人注意到的美女,要不是之後成為了男女朋友,徐初陽根本不會想到她被眼鏡遮去了大半的小臉是如此的清秀可人,更不會知道那隱藏在寬松衣物下的嬌軀竟是那般惹火誘人。所以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徐初陽只是覺得這個女孩有點奇怪,僅此而已。

    九個月前,在某家分店的等候區里徐初陽第一次見到了桑寧。

    那時正值初春,乍暖還寒的時候,她穿著條紋T恤、黑色開襟毛衣,坐在等候區最角落的單人沙發上,正垂著頭看攤放在膝蓋上的一本書,披散的長卷發遮住了兩頰,碩大的眼鏡已經溜到了鼻梁中間。

    徐初陽隨意地掃去一眼,而後便在桑寧對面的沙發上坐下。

    「A35號、B22號、D4號顧客請入席。」語音叫號系統在等候區響起。

    徐初陽拿起眼前的美食雜志隨意地翻看,沒過一會,那道機械女聲又響了起來,「A35號顧客請入席,A35號顧客請入席。」語音叫號系統連叫了三次,然後跳過,開始叫下一位。

    徐初陽並沒有多留意,而是一面低頭看著雜志,一面抬手招了招。立刻有服務生湊上前,「請問你需要些什麼?」

    因為平時很少露面,再加上每次出現都乖乖等叫號吃飯,從來不要求特殊待遇,所以除了幾家分店的店長與主廚外,普通的服務生並不知道徐初陽就是自己的大老板。

    「一杯檸檬水。」

    「好的,請你稍等。」

    對面的女孩抬起了頭,看看他,又看看服務生。

    當徐初陽的檸檬水上桌之後,過了片刻,那女孩也招手叫來服務生。

    「請問你需要些什麼?」

    「你們這邊的等候區都提供什麼飲品?」

    服務生報了幾樣。

    「免費?」

    「是的。」

    「那我要一杯檸檬水。」

    「好的,請你稍等。」

    「欸,對了。」

    罷走開一步的服務生又折返回來。

    「你們這的檸檬水里有幾片檸檬?」

    服務生明顯地愣了一下,「一般都放兩片。」

    「放四片加錢嗎?」

    徐初陽的目光也從雜志上挪到了對面女孩的臉上。

    「呃……不加的。」

    「那我要四片檸檬。」反正又不要錢。

    「好的,請問還有其他需要嗎?」

    「沒有了,謝謝。」

    「好的,請稍等。」

    在此後的半小時里,桑寧一共要了三杯檸檬水,每杯都要了四片檸檬,另外還要了一碟點心,她古怪的行為不由得令徐初陽多看了她幾眼。

    徐初陽覺得這女孩就是來店里蹭WiFi、點心和檸檬水的。因為當他進去吃飯的時候,她坐在那里看書;當他用餐完畢離開的時候,她還坐在那里看書。

    離開的時候,徐初陽特意從等候區穿過,途經女孩身邊的時候忍不住側頭一瞧,不經意間瞧見了那張被隨意放在茶幾上的號碼牌。印刷在上面的黑體英文字母與數字透過眼鏡鏡片,清晰地在他眼前呈現,A35。

    原來她就是那個連叫幾次都沒出現的A35號。在等候區拿了號碼牌卻不吃飯,果然是來蹭東蹭西的。

    徐初陽搖頭一笑便離開了。他前腳剛離開,桑寧後腳便接到了閨密打來的電話。

    「喂,邢小妮,你搞什麼,怎麼還沒出現?」

    邢妮是她高中時期認識的好閨密,雖然畢業後對方去了加拿大讀書,可她們卻始終保持著聯絡。

    這一次閨密難得回國,兩人便約在了今天見面。可誰承想邢妮臨時遇到了些問題,電話雖然接二連三地打來,可人卻遲遲沒有出現。春風猶寒,桑寧不想傻站在風里等,可附近又沒有那種買杯飲料就可以坐一下午的飲料店或速食店,更何況她也並不想掏那杯飲料錢,于是便跑進了距離自己最近的半品齋,隨便取了張號碼牌,然後便躲進等候區。

    「這次是真的到了嗎?如果我出去後看不到你的話……」

    電話那頭的邢妮再三保證,她才緩和了語氣,「好吧,看在你一年才回來幾次的分上,再原諒你一次。」桑寧歪著頭夾住手機,胡亂地將書塞進布包包里之後便站起來朝店外走,「冷倒是不冷啦,我找了地方等。」快要走到店門口的時候,她又停下來,神色古怪地摸了摸小腹,「唔,小妮,你再等一下,我要先去下廁所。」

    糟糕,剛才的三杯檸檬汁要出來了!桑寧折回到店里直奔洗手間。而這時,已經開車離開的徐初陽也早已把今日的這段小插曲拋到了腦後。

    那天離開半品齋後,桑寧和閨密邢妮玩了一整天。

    晚上回到家,桑寧哀傷地發現裝在布包包里的飲料蓋子沒有擰緊,葡萄汁灑了半瓶,新買的布包包被染髒了不說,連里面的東西也都被殃及,飲料錢、重新購置新書的錢……清洗布包包時又聯想到今天多花掉的水費,桑寧不免更心疼了。

    「葡萄汁嗎,那你千萬不要用肥皂洗哦。」

    「啊?」桑寧舉著手機,低頭看向剛剛被她泡進洗手台的布包包。

    對清潔整理這種工作有著極高熱情的邢妮立刻來了精神,「因為肥皂是堿性的,會使葡萄汁的顏色加重……」

    桑寧立刻叫停,「你直接告訴我要用什麼洗就好。」

    「白醋、米醋都OK,浸泡在被染髒的地方,過幾分鐘再用清水沖洗就可以啦。」

    按照邢妮的方法,她成功地清洗掉了污漬。

    將布包包晾好後,桑寧繼續和邢妮講電話,她坐在臥室的地板上收拾原本放在布包包里的那些東西,將手機擺在床頭開著擴音,兩人有一句、沒一句地閑聊。

    聊到一半,桑寧忽然咦了一聲。

    「怎麼了?」

    「這是……」她將映入視線的幾張卡片撿起來,瞧了幾眼之後恍然大悟道︰「啊,是優惠券。」

    「什麼優惠券?」

    桑寧簡單地解釋了一下今天發生的事,「我今天在半品齋等你時撿到的。」

    「大概是哪個客人丟在那里的吧。」

    「為什麼要丟掉?」優惠券不是可以折價的嗎。

    「因為面額很小干,為了那點錢還要再去吃一頓飯,得不償失。」

    對一般人而言這樣確實有些虧本,可桑寧並不是一般人,她有著年輕女性的外形、家庭主婦的習慣和摳腳大叔的情商,雖然平素做事干淨俐落、大剌剌,可但凡與錢沾上關系的事,她都會體現出超乎尋常的智慧,絕對是鐵公雞中的戰斗機,更何況這樣的事並不是桑寧第一次遇到。

    桑寧眼珠一轉,已透出三分狡黠,「不過有的店是可以同時使用優惠券的哦。」

    「半品齋好像就是這樣子。」

    「你去過那里?」

    「沒時間啊,听說那里的東西確實好吃,只可惜加拿大沒有分店,巴黎倒是有一家……哎,看來又要等下次回國才能吃到了。」

    「那你試過同時使用多張優惠券嗎?」

    「沒有耶,前幾天我二哥去時倒是拿到幾張,只是還沒……」

    終于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桑寧紅唇一彎,黑潤的瞳眸亮得驚人,「你肯定是沒時間去啦,不如把優惠券送我好了。」

    「啊?」

    半品齋,後台廚房。

    罷剛嘗完上一道菜的徐初陽用清水漱了漱口,等了片刻後才又拿起筷子。

    「這道叫玲瓏醉。」

    精致的餐盤中,形狀飽滿、顏色漂亮的杏鮑菇圍成扇形,中央以花椰菜略做點綴,盤周擺有檸檬片。

    「名字倒是雅,賣相也不錯。」徐初陽淺淺一笑,挾了塊杏鮑菇入口。

    「怎麼樣?」

    「菇肉鮮甜軟彈,咀嚼過後唇齒間還殘留著淡淡的茶香,口感很清爽。」

    主廚剛想說些什麼,一抬眼便瞧見店長匆匆走進來,「怎麼回事?」

    店長看向徐初陽,他正在喝水,眉角稍揚,無聲地詢問。

    「老板,賀先生又來了。」

    「他找我?」

    店長搖搖頭,「他還不知道你也在。」

    徐初陽毫無訝色地點點頭,轉而看向主廚,「我們一會再繼續。」

    「好。」

    放下水杯,解開圍裙之後,徐初陽離開後台廚房中專門用來試菜的小間。

    正在收銀台前等候的英俊男人是徐初陽的好友兼妹夫,賀昕。長腿輕疊的他心不在焉地半倚在櫃台台面上,一只手插在褲子口袋里,臂間的空隙里放著西裝外套,姿態閑適卻難掩高貴。

    「阿昕。」

    賀昕聞聲抬眸,露出半掩在縴長睫毛下的,冷厲如黑晶石的雙眸,「你也在?」眼角稍揚,表示詫異。

    「來嘗嘗新菜。」

    徐初陽走到收銀台後,與他面對面而站,「小鴻又想吃蛋黃奶香包了嗎?」

    賀昕點了點頭。最近這段時間賀昕來半品齋的目的只有一個,給兩歲的寶貝兒子賀正鴻買他最愛吃的蛋黃奶香包。徐初陽的精明與吝嗇是眾所周知的,所以要不是兒子喜歡,賀昕才不會傻得跑到這里來讓徐初陽痛宰。

    「其實也不用你跑一趟。」吩咐廚房去做之後,徐初陽笑吟吟地看向賀昕,「打個電話來,我直接讓人送去就好。」

    「你會這麼好心?那可以不付外送費嗎?」

    賀昕的質疑換來一個人畜無害的微笑,徐初陽的笑容更溫柔了,「當然不可以。」

    好吧,這才是他的行事風格。賀昕冷聲譏笑,「我很好奇,免費給小鴻提供蛋黃奶香包這個承諾你能堅持多久。」

    「直到他不再喜歡吃為止。」對待自己的外甥,徐初陽還是很大方的。

    「最好是這樣。」

    在等待蛋黃奶香包出爐的這段時間里,兩人聊到了徐初陽最近的感情問題。

    「听茵茵說你的相親又失敗了?」徐茵茵,他的小嬌妻,也是徐初陽的妹妹。

    「我以為你不會關心這些八卦的。」

    「確實如此,只是連續十幾次相親失敗的你也難免會勾起我的好奇心。」賀昕優雅地抬手支住下巴,淺唇微勾,黑眸中透出一絲幸災樂禍,「這次的女孩還是不合你的意?」

    徐初陽點頭,笑容無奈。

    賀昕一點都不覺得奇怪。鐵公雞的性格特色已經融入徐初陽的四肢五髒,觸及到他生活中的每個角落。除去工作和生活,在感情方面徐初陽都難掩吝嗇的本色,連找個女朋友都以是否節儉為標準。

    太愛錢的不行、太愛美的不行、太小資的不行,太奢侈的更不行。在這十幾個女孩里,生活條件優越或者普通的女孩都不夠節儉,他不喜歡;而生活條件清貧寒酸的女孩又大多是看中徐初陽的家境與財富,誰也不肯在嫁人之後還過摳門的日子。所以相來相去,徐初陽始終沒踫到中意的。

    他雖然不急于結婚,可爸媽卻催得很緊,所以這樣屢相屢敗的經驗令徐初陽被老媽念得焦頭爛額。

    「真想知道到最後你會娶一個什麼樣的女人做老婆。」

    「我的擇偶標準很簡單。」他只是想找一個節儉的女人有這麼困難嗎,徐初陽也覺得很無奈、很委屈。

    賀昕吊著眼角睨他一眼,「恐怕只有你一個人這樣覺得吧。」

    這時服務生將已經打包好的蛋黃奶香包提了出來,徐初陽眼中的無奈立即被笑意取代,他看向服務生,「再給這位先生外帶一杯龍岩。」

    賀昕眉頭一擰。

    徐初陽解釋道︰「這是我店里最好的茶飲。」

    「你……」

    「味道很不錯呢,路上慢慢喝。」徐初陽丟給賀昕一個微笑,「價錢給你九五折。」

    「徐初陽,你真是夠了。」

    這家伙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改掉強迫推銷的毛病,賀昕還想再說,卻見徐初陽已經施施然地往後台廚房走去。

    將主廚新研制出的菜色一一嘗過之後,已經到了晚飯時間,徐初陽吃得半飽,便打消了在店里吃飯的念頭,準備就此離去。

    位于新世紀購物廣場的這家分店整體裝潢是中國風,小橋流水、涼亭樓閣,就連腳底下的地板都仿成了鵝卵石小路,迂回蜿蜒,穿插在造型別致的桌位之間,獨具匠心的布局安排,使得店內賓客滿座,卻不見絲毫喧囂擁擠。

    徐初陽穿行于其中並沒有引來太多的關注,不過但凡有人抬眼看到了他,視線就一定會駐留片刻。雖說不是濃眉大眼、唇紅齒白的標準帥哥,可徐初陽的外型仍舊是十分出眾的,堅持健身的習慣使他擁有一副顯而易見的好身材,肩膀寬闊、腰背間實,是任何布料都無法掩飾的精實線條。

    就像現在,徐初陽穿了件駝色毛線衣,微松的圓領口中露出內里白色T恤的圓領。淺色的水洗牛仔褲包裹著肌肉結實的傲人長腿。明明是簡單居家到不行的打扮,卻被他穿出了一種強烈的自我風格,那種溫暖又誘人的氣質比模特要硬朗,卻又比硬漢要柔和。

    徐初陽並不自戀,卻也習慣被女孩注視,可很顯然,現在這個迎面走來的女孩和他以往所見過的不一樣。

    當徐初陽經過等候區的時候,正巧遇到一個女孩從里面走出來。眼前的路有些窄,女孩直直地走到他面前,停下,抬頭推了推眼鏡。

    徐初陽微笑,往旁邊一讓。照理說,任何女孩對他的笑容都不具備抵抗力,可這個女孩卻完全不吃他這一套,隨口道謝後,便低著頭走了過去。

    徐初陽微微一愣,片刻後又搖頭失笑,難道他也被尤成漢傳染得自戀起來了嗎,真是的,又不是所有女孩看到他都應該臉紅。只是那個女孩怎麼看起來似乎有些眼熟呢。

    「欸,你瞧,她又來了。」

    「誰?」

    「就是剛剛進去的那一個。」

    身後傳來的議論聲令徐初陽步伐略停。

    「啊,是那個吝嗇女哦。」

    「你們在說誰呢,什麼吝嗇女?」又有第三個人參與了進來。

    「就是她啦。」

    短暫的一靜。徐初陽猜她們是在給第三個人指明目標人物。不知道為什麼,他本能地覺得她們是在說那個面熟的女孩。

    「她怎麼了?」

    「你是新來的還不知道,這已經是這個月里她第三次來我們這邊蹭飯了。」

    蹭飯,徐初陽眉頭一擰,似乎陷入了回憶。片刻後他眉心舒展,啊,是她,那個不久之前他偶然遇到的,在等候區蹭東蹭西卻不掏錢吃飯的女孩,怪不得會覺得眼熟,怎麼,她又來蹭飯了?

    「哈,蹭飯,那為什麼還要放她進去?」

    「其實也不算蹭飯啦,只是……」

    徐初陽也覺得奇怪,于是不由得返身朝那幾個女服務生走去。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最後由 shek 於 2016-11-8 19:03 編輯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兩相錯系列介紹》——

    *想看賀昕如何將徐茵茵吃干抹淨?別錯過臉紅紅系列809兩相錯之一《有花不見葉》。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5681


    *想看賀昕如何讓逃妻徐茵茵帶球回家?別錯過臉紅紅系列814兩相錯之二《葉生不見花》。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5682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OP

TOP

謝謝分享

TOP

谢谢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谢谢分享

TOP

Thx

TOP

Thx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